被谷歌AI错杀 全职奶爸程序员崩溃 “睡后收入”终结

  不用上班,在家带娃,靠软件开发副业赚取被动收入,柏林程序员Azer Koulu过着人人羡慕的生活。

  但最近,他的收入来源被谷歌的AI机器人毁掉了。

  他在Chrome上的付费插件,被谷歌的AI删掉,已付费的用户纷纷前来退款,插件服务即将关闭。

  柏林程序员和他的副业

  Azer是个程序员,活跃的开源贡献者。

  不过,程序开发只是副业,他的主业是全职奶爸,你看他的GitHub头像:

  

  虽然只是副业,但Azer的工作还挺硬核的。

  2016年,因为Azer在npm上的kik模块和一家叫KIK的公司重名,他收到了这家公司的律师函要求撤掉。Azer不同意,KIK公司便威逼利诱npm,迫使npm把kik包转给了KIK公司。

  Azer一怒之下就把自己发在npm上的273个模块全都撤掉了,包括left-pad等被广泛应用的模块,于是数千个软件都出现了问题,引发了轩然大波。

  

  但这次,和Azer杠上的不是npm(后来npm被GitHub收购,GitHub被微软收购,约等于微软),而是谷歌。

  2017年,Azer做了一个叫Kozmos的浏览器插件,可以方便的帮助人们管理收藏的书签页面,分类显示书签,还能快速搜索自己曾经收藏的书签,并以4.99美元/月的价格向用户收费。

  

  因为有用户付费,所以Kozmos插件算是奶爸Azer的被动收入来源,而且这个插件Azer自己和家人也在用,比如老婆怀孕的时候上网用这个就很方便。

  被算法支配的人生

  但插件上线不久后,自2018年起,Azer就陷入了和谷歌AI机器人反复过招的噩梦。

  Azer称,自己的插件没有违反任何政策,但谷歌的AI机器人却反反复复的发来“你的插件将被删除”的通知,他不得不反反复复的和AI机器人过招,就像这样:

  

谷歌AI机器人:我们将删除你的插件。

Azer:诶,你肯定搞错了。

谷歌AI机器人:没搞错,你看看政策条款,你的插件违反了其中一条。

Azer:一条都没违反,你搞错了!

谷歌(这次是人类):啊不好意思,真的搞错了。

  每过几个星期,上面这样反反复复的过程就会反反复复出现。

  但是,AI机器人发邮件可不会累,带娃的Azer回邮件就很崩溃。

  天长地久有时尽,邮件绵绵无绝期。

  直到有一天,Azer的副业彻底被AI算法支配。

  这次,谷歌AI机器人没有发邮件来,而是直接删掉了他的插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

  Azer愤怒极了,谷歌本来可以查看电子邮件记录,搞清楚自己的插件没有违反任何政策,但却任凭AI错杀他的插件。

  他觉得谷歌压根不关心自己制定的插件政策,非要把自己的插件置之死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而且,发布插件是要付费的,费用为5美元,但却找不到任何收费方的联系方式,也没有支持系统,没法找Chrome团队的人类进行沟通说明。

  Azer觉得自己再重新提交插件也没用了,反正迟早有一天AI机器人还会将自己的插件自动删除,带娃也挺忙的,没空跟机器人扯皮。

  几个月来,Kozmos插件的用户一直在退款。Azer决定关掉这个插件服务,等到最后的几位用户把自己的书签备份下载带走,Kozmos就会完全关闭。

  网友:霸道的谷歌,就知道省钱

  Azer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遭遇的开发者。

  斯坦福HabitLab插件的作者也不得不关停服务,这个插件有大约12000名用户。作者觉得,Chrome插件团队对开发者的敌意与日俱增。

  

  还有人吐槽,跟谷歌做生意就像跟一个威权主义政府打交道一样,需要“内部有人”。

  

  也有人觉得,现在是时候停止推崇Chrome,转向Firefox了。

  

  有人认为,谷歌只想省钱,过度依赖AI了,虽然成本很低,但并不完善。

  

  尽管这种自动化的方式非常便宜,会低成本服务大多数人,但总有少数人被错杀,被算法支配。

  沉迷于推荐算法中的你,是否也正在过着被算法支配的人生?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被谷歌AI错杀 全职奶爸程序员崩溃 “睡后收入”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