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 新闻

作家叶永烈: 欲除“左毒” 终难脱离体制束缚

二十岁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二十一岁写出畅销科幻小说。当时仍在北京大学就读的叶永烈本该继续撰写科普作品,但八十年代的一场政治运动彻底改变了他的写作生涯。在他的后半生写下了陈云、毛泽东、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传记的叶永烈周五在上海病逝,享年八十岁。 中国媒…

5月7日,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北部的县级市舒兰新增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5月15日,官方通报的该名患者的关联确诊病例已增至29人,舒兰与吉林市区两地防控相继升温。“封城”突降、传染源仍然未知,这个小城正经历后疫情防控时代的一场“复试”。

记者|郜超

实习记者|岳颖

小城风险升级
▲▲▲
舒兰在哪?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在因新冠疫情发布“封城”禁令以前,这个人口不到70万,位于吉林和黑龙江交界处的东北小城不为人知。在春节以来的新冠疫情第一次爆发并席卷全国阶段,舒兰也一直安然地处在疫情漩涡之外。
吴青是舒兰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她回忆:“武汉疫情爆发时,从武汉回来的舒兰人就有400多人,紧接着邻市五常病例增多,舒兰都没有出现过本土病例。”直到5月7日,这个小城的首例新冠确诊本土病例出现;10日,新增11例确诊病例,均与首例病例有关;截至15日,这条传染链上共出现29名患者,其数量占同时间内全国确诊病例数的1/3以上。令人揪心的波动,出现在原本日趋接近0坐标的全国每日确诊病例曲线上。
舒兰市政府原本趋缓的工作节奏随疫情降临而重新绷紧。吴青告诉本刊:“大年初一开始,每周不休息;大概从四月初开始,机关单位食堂在双休日不再提供伙食,休了三四个周末。“五一假期结束后,双休日又被取消。吴青的丈夫同在舒兰市政府内参与防疫工作,夫妻俩原本就聚少离多,直到4月,每次回家,丈夫都要里里外外消毒,不允许孩子与自己接触,直到4月末,这条“家规”才有所松动。5月7日舒兰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开始,封城的准备工作已经在进行,丈夫每晚不再回家,睡在单位。夫妻俩每次电话,只能聊一两分钟。
2020年5月12日,吉林舒兰,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工作人员志愿者在小区门口为进出人员检测体温并登记。(图|人民视觉)
5月9日,“封城”的征兆浮现。药店店主王健接到政府通知,沿街的小型店铺暂停营业,城区药店、诊所停止销售“一退两抗”药品(退热、抗病毒、抗生素类药品),诊所禁止接诊发热病人。控制措施的标志物重新出现在居民区。“舒兰是一座小城,市区都是80年代的住宅,没有封闭式小区,就把2月份用过的护栏重新架上。”王健告诉本刊。
直到5月10日,“封城”降临,这意味着:吉林省将舒兰市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除运输农用物资和生活物资外,其他车辆和人员严格限制通行;各小区原则上封闭管控,每个小区仅保留一个出入通道,外来人员及车辆一律禁止进入;已复学的高三、初三年级学生恢复网上授课模式,停课不停学等。
后防控时代的“封城”
▲▲▲
封城的决定下得很突然。李强是与舒兰相邻的蛟河市公安局的一名协警,5月10日中午他正在火车站执勤,突然收到消息,要求从舒兰市、吉林市来的所有旅客必须立刻隔离,刚从吉林市来的旅客可以选择在火车站直接返回。同时,40多名警力被派到两市的交界设置关卡,禁止舒兰人入内。 
此时距离高考还有60天左右,舒兰一中高三学生晓易所在的班级刚刚结束周测,突然有同学大喊, “舒兰上热搜了!”教室随即骚动。这天是“封城”实施的5月10日,本应是周日放假,但学校决定在转为网课前有所交代,临时通知学生正常上课。“各科卷子加起来发了100多套,每个人的桌上都是厚厚一摞。”另一位同学告诉记者:“由于场面混乱,大部分同学缺卷,不过两个月根本做不完这么多。”有人把所有的书本都装在箱子里拿走,做好了高考前不回来的准备。
焦虑的场景在高考前被放大。老师的电话一直在响,在讲台上显得焦头烂额。住宿生和陪读生因为家不在市内,需要家长来接市外的家长需要乡里或者村里开介绍信才能进来。晓易走出教学楼时,发现门口都是家长,黑压压地看不见出路。从人群挤出来,她才突然发现,对面所有店铺都关门了,街上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她才明白公共交通都已停运。晓易本来与5个同学一起包车上下学,但其中3位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是密切接触者,他们已经请假回家隔离。 
晓易会同这座小城一起经历“复读”吗?她和周围几个要好的女生小声议论起来,后来越来越激动,直接躲进厕所接着讨论。担心首先来源于学习:“学校会停课还是封闭管理?”“本地教育水平本来就差,再上网课怎么和别人竞争?”随后,晓易试图理解这个原本快要远去的,象牙塔外的异常世界:“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患者?”“他们都在哪里?”
未知的感染
▲▲▲
根据吉林市卫健委公开信息,5月7日,舒兰市公安局的一位45岁洗衣女工确诊,9日,该患者的丈夫、大姐、二姐、三姐、三姐夫相继确诊,另有该夫妇的6名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者确诊。截至5月14日,舒兰市累计流调排查3892人;截至15日,共发现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452人。吉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刘奇志介绍,吉林此次突发疫情呈现高度的家庭聚集性和单位聚集性,所有病例均与最初确诊病例直接或间接相关。
与正在显现的传染链相比,感染源头至今还没有确证。根据此前通报的活动轨迹,7日确证的首例患者既无省外居住史和活动史,也暂未发现境外、重点省份返吉人员接触史。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认为其未必是源头病人,因为病人的潜伏期不同,如果洗衣工的潜伏期较短,可能早于源头感染者发病。
2020年5月15日下午,14日吉林省舒兰市滨河小区出现新疫情 ,按照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命令,防疫人员实施相关单元楼的消毒封楼工作。(图|人民视觉)
俄罗斯入境病例是否是感染源头?舒兰距离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的绥芬河口岸大约六七个小时车程,历来有大量人员在俄务工经商。在4月13日黑龙江新增的79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有15例为舒兰籍。自3月开始,从绥芬河和满洲里口岸共有313位舒兰籍务工人员被接回舒兰,其中有8人确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喻成波此前认为,有可能在对这313个人接送或者隔离的某一环节存在一定的疏漏,需要反复排查是否存在上述工作人员在工作后或接送交通工具消毒不严导致存在间接感染的情况。
由于公安局涉及到接送俄罗斯入境人员的工作,有人怀疑洗衣工可能是在洗制接人公安的衣服过程当中感染。对此,吴尊友表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根据此前对空气中病毒含量的研究,在医务人员更换隔离服的空间中,空气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要判定这次舒兰的本土病例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是否有关,需要将二者的病毒进行基因序列分析,看他们的同源性,如果同源性非常吻合,那就可以推定是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有关。
2020年5月14日,吉林舒兰,中央公馆小区门口,市政府组织市民免费做核酸检测。舒兰市人民医院医生为市民做咽拭子采集。(图|人民视觉)
截至5月15日,舒兰疫情的感染链已经延伸到邻市和邻省。沈阳出现了3例舒兰疫情的关联确诊病例。吉林市丰满区已有8位确诊患者,分布于丰满区的5个小区,其中两位患者分别是小区保洁员和水果店售货员,接触人流很大。5月13日上午,吉林市疫情防控小组决定,吉林市城区比照高风险地区,实行提级管理,关闭吉林市火车站,全面实行封闭管理。 
在感染源未知的情况下,5月14号上午,晓易爸爸接到电话,说现在全市居民都可以自愿选择免费做核酸检测,原来早在前一天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专家团队就到达舒兰,协助舒兰连夜搭建起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该实验室核酸日检测能力达到1000份以上。截至15日,舒兰市采集14216人次,累计完成核酸检测19228人次,力争在16日突破30000人,完成检测任务。
(文中吉林市市民皆为化名,实习生钟灵对此文亦有贡献。)



    大家都     



B站解读☞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再测珠峰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阅读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东北舒兰小城,何以成全国唯一高风险地区?

    特朗普重申不想与习近平谈话 对贸易协议失去少许支持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5日在前往戴维营度周末前于白宫接受采访时表示,当下不愿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谈话,并指对美中两国 年初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失去少许支持”。 特朗普13日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专访时提出,对中国未能成功控制住新冠病毒暴发感到“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