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疫后首家破产零售商 奥巴马夫人最爱的品牌倒下了

  • 新闻

日本靖国神社厕所惊现“将武汉人全部杀掉”字迹

  在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的男厕所里,4日发现写有将武汉人“全部杀掉”的涂鸦,目前东京警视厅麹町警署正以涉嫌损坏器物为由展开调查。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目前在日本广泛蔓延,感染者多达1万5千多人,死者也超过500人,因此出现了一些中伤中国人的涂鸦,在社交网站也…

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知名服装品牌J。 Crew申请破产保护,成爲美国疫情爆发以来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全国性零售商。J。
Crew总部位于纽约,曾受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青睐。该公司原本揹负着沉重的债务且遭遇销量下滑,新冠疫情使企业面临的困境进一步恶化。据美媒报道,受疫情影响,美国服装业收入整体下降约52%。

相关阅读:这些年,米歇尔·奥巴马的着装故事

纽约时报

这一切是从杰·雷诺(Jay Leno)开始的。

更确切地说,是从2008年10月开始的。当时刚刚有消息披露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Sarah
Palin)的竞选服装预算是15万美元,于是时任《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主持人的雷诺转向他的嘉宾,民主党总统提名人之妻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带着一种“抓住你了”的劲头兴高采烈地问道,“我想问个与你的衣柜有关的问题。我猜大约是六万大元?你这套装备要六七万吧?”

“J. Crew,”奥巴马说起自己身上的丝绸衬衫、金色裙子以及用一个大大的水钻胸针系住的羊毛开衫。“女士们,我们都知道J.
Crew。网上能找到一些好东西!”

由此诞生了一个历时八年的执念。更不用说还诞生了一种新的方法,用来讲述衣裙与权力的故事。

奥巴马看到了公众对她那套服装(是针对佩林的新闻专门挑选的)的反应,也了解了当初那个回答的影响力,于是便开始对服装的功用进行战略反思。它们不仅在她担任第一夫人期间帮助她塑造了形象,还开启了一场讨论,其内容远远超出她的服装品牌和造型,然而这场讨论现在或许已经走向尽头。

虽然有种种关于政治遗产和历史变化的讨论,时尚在其中似乎是最不重要的话题,但是,要考虑到,从第一次竞选开始,有多少文章专门探讨这位第一夫人和贝拉克·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的着装。要考虑到,在五年半的时间里,有一个博客专门记录米歇尔·奥巴马的服装选择,它可以说是第一个专门记录一位政治人物服装的博客。还要考虑到,贝拉克·奥巴马身穿浅黄色西服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事真的引爆了互联网(还有他不戴领带那次)。还要考虑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一名教授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发表名为《这位第一夫人如何推动了市场》(How This First Lady Moves
Markets),研究的主题正是米歇尔·奥巴马对时装品牌的影响。

考虑到所有这些,就不能忽视这个事实:在这两个任期里,服装发挥的作用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届政府。

第一夫人在丈夫的两届任期里穿过许多设计师的服装,下面是一份不完整名单:卡洛琳娜·海莱娜(Carolina
Herrera)、纳西索·罗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迈克·高仕(Michael
Kors)、玛利亚·科奈约(Maria Cornejo)、桑姆·布朗(Thom Browne)、伊莎贝尔·托莱多(Isabel
Toledo)、吴季刚(Jason Wu)、普拉巴·高隆(Prabal Gurung)、唐娜·卡兰(Donna
Karan)、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拉夫·劳伦(Ralph
Lauren)、玛切萨(Marchesa)、汤姆·福特(Tom Ford)、王薇薇(Vera Wang)、庄司正(Tadashi
Shoji)、Cushnie et Ochs、托里·伯奇(Tory Burch)、纳伊姆·汗(Naeem
Khan)、布兰顿·麦斯威尔(Brandon Maxwell)、罗达特(Rodarte)、比布·莫哈帕特拉(Bibhu
Mohapatra)、扎克·波森(Zac Posen)、芭芭拉·范可(Barbara Tfank)、王大仁(Alexander
Wang)、瑞格布恩(Rag & Bone)、约瑟夫·奥图扎拉(Joseph Altuzarra)、翠西·瑞斯(Tracy
Reese)、莫尼克·鲁里耶(Monique Lhuillier)、塔库恩(Thakoon)、克里斯蒂安·西里亚诺(Christian
Siriano)、卡尔文·克莱因(Calvin Klein)、索菲·西奥雷(Sophie Theallet)、瑞德·克拉考夫(Reed
Krakoff)、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林达克(Derek
Lam)、普罗恩萨·施罗(Proenza Schouler),以及爱丽丝&奥利维亚(Alice &
Olivia)。还有Talbots。还有Target。还有安·泰勒(Ann Taylor)。啧啧。

当然还包括:古驰(Gucci)、范思哲(Versace)、纪梵希(Givenchy)、阿拉亚(Alaïa)、渡边淳弥(Junya
Watanabe)、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洛克山达(Roksanda)、莫斯基诺(Moschino)、浪凡(Lanvin,那双充满争议的昂贵帆布鞋)、德里斯·范·诺登(Dries
Van Noten)、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杜罗·奥罗伍(Duro
Olowu)、浪凡(Lanvin)和Kenzo。等等。

不管按照哪种标准,这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名单。

这位总统的历史性质,再加上他的任期正值社交媒体兴起之时——它把每一个公共时刻都变得可以分享、值得评论——共同创造了一个新的现实:每一次亮相都很重要。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倾听所有的演讲,阅读所有的分析,或者考虑当时的背景。但大家都会停下来,用一秒钟评价那个形象。这对夫妇一生都被人作为先锋进行审视,他们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们没有去限制它,而是利用它去发挥影响。如果你知道大家都会看你穿什么,并进行评价,那么你的着装就会充满意义。当然,米歇尔·奥巴马作为一名当代模范人物的重要性远远超越她的形象,但没有人比这位第一夫人更了解服装的角色和它的潜在用处。

“她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做的每件事都会产生后果,”桑姆·布朗尼(Thom
Browne)说。他为米歇尔·奥巴马定制了参加2013年就职游行时穿的外衣和连衣裙,以及参加2012年民主党全国大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和当年第一次辩论时穿的连衣裙。他还说,她知道,“人们不仅想知道她看起来怎么样,而且想知道她代表着什么,”后一个问题她可以通过服装来给出隐含的提示。

改变就是承诺,改变就是造型——远不只是上臂的裸露程度,或者颜色和印花的丰富多样。或者开襟毛衣。

但她真正的贡献远不只是让女性得到喜欢衣服的权利,用它们来歌颂自己的力量和女性气质。尽管关于第一夫人对一个品牌的价值的研究引发了人们的关注——“我已发表文章25年,”这项研究的作者、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教授戴维·耶麦克(David
Yermack)说,“但没什么能比得上我对这项研究的兴趣”——但它终究不是关于盈利的。事实上,尽管得到了米歇尔·奥巴马的支持,她穿过的一些品牌依然在财务上艰难挣扎,包括J.
Crew;已经倒闭的Maria Pinto;以及上周申请破产的Bibhu Mohapatra。

相反,和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南希·里根(Nancy
Reagan)等第一夫人一样,奥巴马知道服装是为一个政府创造身份的一种手段。但不像其他任何第一夫人,她不是把服装视为自己必须遵从的规矩,暗示着一个场合的规则和约束,而是把它视为展现自己的独立性和特点、履行自己的职责、阐释丈夫的愿景的方式。

“我们精彩的多样性——我们在信仰、肤色和信条上的多样性——并不是对我们身份的威胁,而是我们身份的组成部分,”她在最后一次演讲中说。她的服装就是证明。虽然大部分第一夫人依靠少数信任的设计师帮助创造自己的造型(肯尼迪选的是奥莱格·卡西尼[Oleg
Cassini];里根选的是阿道夫和詹姆斯·加拉诺斯[Adolfo and James
Galano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劳拉·布什[Laura
Bush]选的是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但奥巴马似乎和所有人合作。

不过最重要的是,她的衣橱代表着丈夫想要领导的国家。

它关乎大熔炉和建制势力;关乎1%的和廉价的。她的衣橱包含给所有人穿的衣服,但她不受制于任何设计师——不忠诚于某个品牌或与某个品牌联系在一起。她通过助手梅雷迪思·科普(Meredith
Koop)保持距离,为本文接受采访的设计师都表示,他们都不知道她买的服装将在何时穿着(如果是为私人使用,她的确会买下它们,虽然往往是以优惠价;如果是为国事场合,它们由设计师赠送,并被国家档案馆或博物馆收藏)。他们不会预先得到通知,只能和其他人同时看到服装的亮相时刻。这是一种商务关系,而非个人关系。

这会继续下去吗?在一定程度上,前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妻子萨曼莎·卡梅伦(Samantha
Cameron)和剑桥公爵夫人(Duchess of
Cambridge)都效仿奥巴马的服装选择方式,从高端到低端,与伦敦时装周的多位设计师合作,加拿大第一夫人索菲·格雷瓜尔·特鲁多(Sophie
Grégoire Trudeau)也是如此。但是据耶麦克称——他曾研究过剑桥公爵夫人和前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萨科齐(Carla
Bruni-Sarkozy)的市场反应——“她们绝没有收到同样的效果。”

也许是因为,奥巴马着装的要点从来都不仅是用一群设计师的服装填充衣橱,而是用服装来表达能引起共鸣的观点或理念——那是服装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也许,其他和她处于相同位置的人是否采取同样的方式真的不重要。毕竟,每届政府都有自己的理念。是否追随则取决于我们。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全美疫后首家破产零售商 奥巴马夫人最爱的品牌倒下了

特朗普不想发动「自杀式贸易战」幕僚表态藏秘密

美国总统特朗普香港时间周一的谈话,令各方深忧「关税人」重出江湖,中美贸易战卷土重来!但时隔仅一天,特朗普幕僚们却放轻了对中国施压称︰只要中国守诺买美国货,美方不会为经济制裁加压。 白宫幕僚这一表态其实并不出奇,因为最愚蠢的政客也不欲看到,美国在全球经济萧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