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可以写得很好看 40-41

历史 Linda 8个月前 (05-20) 177次浏览 0个评论

【老照片】十月革命是他主导 因为出身不好一把手让给列宁

@gugufan1:数百名乌克兰人聚集在基辅的大饥荒受难者国家纪念馆,向在20世纪30年代乌克兰大饥荒期间丧生的人们致哀。在1932至1933年期间,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大饥荒,夺去了大约330-750万人的生命。 @老照片bot:李韩烈(1966.8…

[40]

当陈友谅的水军不断取得胜利时,他的部下向他报告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镇守洪都的将领叛变了,投降了朱元璋,这个消息惊呆了陈友谅。

所谓洪都就是今天的江西南昌,王勃的滕王阁序中就有洪都新府之言,这个地方对陈友谅太重要了,因为他的吴国首都在江洲(今江西九江),这两个地方有多近,去过江西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相当于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安了个钉子。他决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陈友谅没有匆忙进攻,从他一贯的军事风格来看,他是属于那种想了就干,干了再想的人。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同,他吸取了教训,要准备好一切再去作战,他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和朱元璋从至正二十一年打到至正二十二年,都是小打小闹,他没有这个心情和贫农朱元璋闹下去。

他在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在此之前,先忍耐吧,朱元璋,你终究会露出破绽的。

他确实等到了这个机会

至元二十三年(1363年)二月,张士诚突然向朱元璋北边邻居韩林儿和刘福通发动了进攻,他攻击的是韩系红巾军的重要据点–安丰(今安徽寿县),更为致命的是,韩林儿和刘福通都在城中,一旦城破,他们就完了。

张士诚攻击韩林儿的原因很简单,他已经于至元十七年(公元1357年)投降了元朝,现在他是正规的元朝政府军了。和坏事做尽、做绝还敢洋洋得意的陈友谅相比,他是个软骨头,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之后不久,他又恢复了自己的国号吴,真是个私盐贩子啊

刘福通正在绝望之中,徐寿辉是红巾军系统的,可是他不在了,还能指望谁呢,自己打了一辈子仗,就是这样的下场?

只能靠朱元璋了,虽然自己没有把都元帅的位置封给他,但相信他还是能念在同是红巾军的面子上来救我的。

他向朱元璋送出了求救信,朱元璋收到了,他找来了刘基商量这件事,刘基不说话,先问朱元璋的意见,朱元璋认为一定要救,原因有二,其一,自己也是红巾军,而且韩林儿从名义上说还是自己的皇帝。其二最关键的是,安丰是南京的门户,如果安丰失守,南京也会受到威胁,唇亡齿寒。

这又是一个看似无懈可击的理由,而且作出这个决定的还是朱元璋本人,但刘基反对。

他能用什么理由反对呢

刘基与朱元璋针锋相对,对朱元璋的两点理由作出了逐条批驳,

首先韩林儿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去救韩林儿,不救出来还好,救出来了怎么处理呢

其次,安丰失守是小事,如果陈友谅趁机打来,该怎么办?

真是难于抉择啊,朱元璋经过苦苦的思考,决定还是采取自己的意见,出兵安丰。

刘基十分少有的坚持自己的意见,他拉住朱元璋的衣袖,不让他走,一定要他放弃进攻安丰的计划。

朱元璋是一个很顽固的人,长久以来,他的感觉都是对的,这次他仍然相信自己的感觉。

从这件事情上看刘基,就会发现此人确是奇才,不但懂得天文地理,厚黑学水平也丝毫不低于陈友谅,他明白,要想避免弑君的恶名,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君主自己死掉。

刘伯温的名声果然不是白白得来的

而朱元璋当时(注意这个词)在这方面的水平明显不如刘基。

朱元璋终于率领他的大军出发了。

大错就此铸成

与三年前他站在狮子山上看着陈友谅一样,此时陈友谅也在江洲看着他。

一股强烈的喜悦感冲击着他

机会终于到来!

[41]

朱元璋去了安丰,陈友谅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但令人费解的是,他居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他为什么不珍惜这个机会,是一个难解之谜。

后来的军事分析家们往往以他反应迟钝,判断错误来解释,然而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

作为陈友谅的忠实同盟,张士诚在此时攻击安丰本来就带着威胁应天的意味。在之后的战争进程中,他还会给朱元璋设计一个圈套,一个大大的圈套。

至正二十三年(1363)三月初一,朱元璋出发救援安丰,他此行的战果可能是

1、安丰解围成功,韩林儿和刘福通得救,他将获得巨大的威望,韩林儿从此成为他的傀儡。

2、安丰失守,韩林儿和刘福通死去,自己将不受任何人管辖。

三月十三日,朱元璋到达了安丰,并且得到了他最后的战果。

安丰失守,刘福通战死,韩林儿却于乱军中被他救了出来。

这是一个让朱元璋哭笑不得的结果,不但没有守住门户,反而多了个累赘。

而他不知道的是,一张更大的罗网已经向他张开。

陈友谅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朱元璋的表演,并准备着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是的,安丰还不够远,远远不够,这里不是一个理想的地点,必须找一个地方让朱元璋耗尽他的全部力量,然后再与他决战。

洪都背弃了我,我却没有攻击洪都,不是我不想,只是时候未到,在此之前,我只能忍耐。当你被那张罗网困住的时候,就是我出击的时候。

朱元璋,我改主意了,我不赶你走了,我要杀了你!

敢于与我为敌,不服从我的人,只有灭亡一途!

朱元璋带着失望的情绪踏上了回应天的路,看着身边的这个韩林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张士诚的军队并未就此罢手,在朱元璋撤退的路上,他们组成小股武装对朱元璋的数万大军不停的进行骚扰,这个让人厌烦的私盐贩子!这种不打不逃的游击战术让朱元璋很是恼火,于是他做出了他军事生涯中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进攻庐州!

朱元璋终于钻入了圈套。

庐州就是今天的安徽合肥,此城非常坚固,而且有张士诚的重兵把守,朱元璋的打算很明显,他攻下了庐州,就打开了通往张士诚老巢江浙一带的道路,这也可以算是此来徒劳无功的一种补偿。

但徐达坚决反对他的主张

在朱元璋的营帐中,徐达反复陈述着他的主张,救援安丰已经是失策,而现在进攻庐州,坚城之下,必然难克,如陈友谅此时出兵,必有不测之祸

朱元璋却不以为然,自己出军安丰,陈友谅毫无动静,此人见识不过如此,有何可惧?

徐达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朱元璋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了徐达,他的眼中燃烧着怒火,此行不但毫无建树,还给自己弄来个不清不楚的领导。如此狼狈,回去有何面目见刘基。他下定了决心:

“你不用再说了,我决心已下,必取庐州!”

“出征!”

与此同时,被朱元璋认为毫无见识的陈友谅正在他的行宫里,最后一次打量着他的王宫,在他身后,站着汉军的所有高级将领。

他一刻也没有闲着,在这里的几十个日夜里,他已经动员了这个最强大战争机器里所有的潜力,组成了六十万大军,将乘着无敌的战舰,对朱元璋发起最后的攻击!

再也不用忍耐了,朱元璋,你的末日到了!

他端起了酒碗,对着他的将领们说出了最后的话:

“此次出征,我军空国而攻,是取不留后路,破釜沉舟之意!此战有进无退,有生无死!荡平朱逆,只在一役,天下必为我大汉所有!”

他一饮而尽,将酒碗碎之于地

“出征!”

两支军队,从不同起点,向着不同的目标出征了,但他们终将到达那宿命中的战场,迎接最后的决战!

 

–未完待续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可以写得很好看 40-41

【老照片】真正的迷信:中共公检法告示上的章能“避邪”?

@贺延光:【往年今日】哭诉无门——几位无助的农民长跪痛哭,他们14岁的儿子被一流氓团伙用刀捅死,只因为首的是均县镇一名副镇长的侄子,至今没有受到应有制裁——2000.03.27.湖北丹江口。 李若建:1958年10月,汕头市一批四类分子共1789人被迁居于粤北…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可以写得很好看 40-4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