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与中共悄悄地进行决斗

  • 时政

最近,下属的国际教育局的搬家问题,成为了中欧外交战的内容。

娜塔莉·吉伯特(Nathalie Guibert)撰写的文章表示,这场战斗在对外毫无透露的情况下,于2021年7月休战,但它将会在2022年复燃。

这场让欧洲中共对抗的战斗涉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准确地说是涉及该组织下属的国际教育局(IBE)。这个机构现在位于日内瓦,但它有可能会搬迁到上海

文章表示,是否拥有国际教育局是个特别能显示软实力的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在教育领域这一机构具有制定标准的规范作用。国际教育局向世界上所有有需要的国家提供课程,这些课程从幼儿园,到成人教育,到教师培训,甚至还包括医学院的课程,可以说,各个水平、各个领域的课程都有,无所不包。

国际教育局的新址设在哪里,这一事件反应出了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作用日益增强的问题。在2017年川普决定美国退出随后以色列也跟着退出之后,这给北京制造了机会,使得北京有机会填补美国以色列留下来的空白。

几年以来,华盛顿都不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愿捐款了,给该机构留下了6.15亿欧元债务。北京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救世主,在强制性付款中排名第一。再加上自愿捐款,中国每年捐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金额达到6500万欧元,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年度总预算为约5亿欧元。中国驻比利时前大使曲星被任命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副总干事。

世界报刊出的文章表示,国际教育局的新址争夺战开始于2019年秋季,当时瑞士写信通知193个成员国,说它不希望再给国际教育局提供支持。国际教育局是有名的成本高还管理不善的机构。从2019年10月到2021年7月,相关的幕后谈判一直都很艰难,时不时地搅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第一个提议接收国际教育局的国家。反对海湾逊尼派君主制进行文化控制的欧洲人怎么办呢?因此,西班牙承诺投资1400万欧元在瓦伦西亚安置国际教育局,西班牙认为这一提议已经足够慷慨,可以避免让国际教育局搬到海湾地区或者是搬到中国。这时,每个人都在等着看北京的报价,但北京并没有立即报价。

根据法国《世界报》的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执行会议一次次举行但始终没有决定,当然,这也有新冠疫情的原因,疫情让一切都变得非常复杂。据说,这时有一个想法:把国际教育局设在巴黎,但要降低这一机构的雄心。目前的国际教育局是一个“1类中心”,这意味着东道国要支付该机构的费用。随后,瑞士又让事情复杂化了,瑞士又建议,它可以只保留国际教育局的档案部门,让其业务搬到西班牙的瓦伦西亚。几个月后,阿联酋撤回了自己的提议。马德里最终也撤回了自己的提议。

这样,中国就提出在上海设立国际教育局。中国同时还宣布,将该机构2021年的预算增加到1000万欧元,要知道,2019年该机构的预算只有400万欧元。当然,北京并不是一切从头来:中国在2017年就已经提出要在上海师范大学里创建一个国际教师培训中心。

包括法国、西班牙、德国和葡萄牙等在内的欧洲国家随后都动员起来反对这一搬迁举措,巴西和加拿大也加入到了这一行列。欧盟采取了共同立场,决定不将这一问题政治化。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没有做任何让北京难堪的事情。依赖北京财政支持的大部分非洲国家都支持中国的提议。日本韩国则是低调地充当起了调解人。

最后,国际教育局的搬家问题被推到了2022年10月由执行委员会届时做决定,并提出了一项旨在不让北京丢面子的建议:这就是在中国创建一个、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非常关注的女孩和妇女教育的1类中心。

相关推荐: 习近平的共同富裕确定了既劫富又劫贫!

图:中共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 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后,“共同富裕”、“三次分配”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9月5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官网在其《强国论坛》栏目发表文章,《第三次分配:在共同富裕道路上发挥慈善公益的力量》,更加清晰地暴露出中共的真实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