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前 习近平的清场行动

从提出“共同富裕”、整肃娱乐圈到恒大的爆雷,习近平当局近期异动连连。种种迹象显示,去年至今习当局掀起的各种风暴,或都是在为准备二十大的召开进行最后的清场,一系列动作指向被习暗批为“野心家”的江泽民派系势力。

马云与江泽民孙子不得不说的故事

一手缔造阿里商业帝国的马云,创业不久便崭露头角。公开报导显示,江泽民长孙江志成初出道时,便盯上了这颗冉冉升起的商业新星。

马云近期遭习当局整肃。多家外媒披露江派高官家族在马云公司中持有大量股份。

江志成(Alvin Jiang)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之子。路透社2014年曾刊登特别报导《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披露说中共太子党借助权势,利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权基金聚敛财富,而江氏长孙江志成就是最突出的代表。

2010年,24岁的江志成创立了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从事私募投资业务。大纪元3年前的一篇报导(原文链接)曾揭秘江志成的敛财术。其中包括,博裕资本2011年低价购入中共特许免税店“日上免税行”的控股股权,单笔交易获利逾5亿美元,投资回报率至少700%。

但江志成更看重的是马云。当时阿里巴巴推出的“支付宝”(蚂蚁的前身),成为江志成觊觎的目标之一。

2011年5月,阿里公然违反合约和国际规则,无视雅虎等股东的权益,强行剥离支付宝,并转给旗下的浙江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前身)。市场传言,江志成是阿里强夺支付宝的幕后推手。

尽管大纪元无法独立核实该传言,但江志成确实在阿里巴巴和雅虎的关键交易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2年9月阿里巴巴引入中信资本和国开金融等中共背景投资者,从大股东雅虎手中回购了所持有的股份。

公开报导显示,促成该笔交易的,正是创立仅两年的博裕资本。

博裕资本2012年对阿里巴巴投资4亿美元,两年后在阿里上市时赚取了逾20亿美元,获利5倍以上。但江志成的胃口远不止这些。

据港媒和《华尔街日报》等外媒披露,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等公司的股权结构,透过复杂和不透明的VIE架构和离岸公司,隐藏了大量股份的持有者信息,为中共权贵提供了权钱交易,包括利用资本市场圈钱的温床。

在2017—18年,欧美监管层严查离岸逃税的风口期,阿里股权结构突然“诡异瘦身”,无意泄露了背后“红色大鳄”的踪影。

根据阿里巴巴2014年IPO(首次公开募股)公告,阿里仅公布了约70%的股份持有者,并未披露剩余30%流通股的股东身份。

Alibaba股权结构/时间

2018年7月18日

2017年12月31日

Alibaba美国登记股东/机构数量

128家

1,926家

Alibaba美国登记股东/机构持股数量(比例)

16.7亿股(64.4%)

10.5亿股(40.54%)

数据来源:Alibaba(阿里巴巴)2018年20-F年报&Yahoo! Finance对2017年13-F季报的分析(大纪元制表)

对比阿里巴巴从2017年底到2018年7月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年报信息,2018年前半年中,阿里巴巴的美国登记股东从1,926家锐减至128家,所持股份反而从10.5亿股激增至16.7亿股。这种变化意味着,大量阿里股票流入美国,并被转移到少数股东手中。

2017年11月,一家大型离岸金融公司泄露了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1340万份财务信息文件,曝光了全球多国政客名流利用离岸公司来逃避税,或隐匿不当财富;其中也包括中共权贵家族在海外隐藏巨额财富。

例如《纽约时报》2014年7月21日报导《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披露说,博裕资本当时对阿里的股权投资,是透过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注册的多重空壳公司持有。如此复杂的股权设计,唯一的作用就是隐藏股东身份。

美国、欧盟随即开始打击开曼、百慕大等离岸避税天堂。受此影响,大量匿名投资被迫从海外回流美国。有美国市场人士分析说,2017—2018年阿里巴巴的股东变化,可能是中共权贵通过离岸公司进行交易。

阿里巴巴为江志成攫取了巨额利润后,支付宝(蚂蚁金服)在江派权贵眼中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肥母鸡。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江派权贵子弟随后纷纷插手,欲从蚂蚁身上分一杯羹。

但令江志成、李伯潭等江派大鳄没想到的是,养了10年的“蚂蚁”会在最后一刻被习近平打得“鸡飞蛋打”。

根据蚂蚁集团大股东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去年对蚂蚁IPO的估值,蚂蚁市值高达2,350亿美元。在习当局叫停上市,并对蚂蚁实施强监管后,据彭博社今年报导,富达投资已数度下调蚂蚁估值,7月或将其估值削减到670亿美元,与IPO前相比削减了三分之二。

大纪元记者已就本文相关内容向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寻求置评,并询问能否披露博裕资本、其董事江志成和它们实际控制的经济实体,在马云公司中所持股份的数量。截至本文发稿前,阿里、蚂蚁等原马云旗下公司尚未回应。

另据《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由于担心遭到习当局清算,博裕资本从2019年起向新加坡转移,其两名联合创办人已移居新加坡。

另外一家与蚂蚁遭遇相近的中国知名互联网公司“滴滴出行”,同样与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关系匪浅。

滴滴今年6月底不顾习当局警告、强行赴美上市,旋即遭政府整肃,股价随之大跌。

2012年上线的“滴滴”因网约车业务的特殊性,一直存在合规性的困扰,但多年来闯过了多地政府、甚至商务部等部委的关卡,成长为IPO估值逾千亿美元的行业巨头。

尽管滴滴利用VIE等架构隐藏了幕后股东的持股比例,但其上市文件证实,江志成的博裕资本是大股东。其招股书显示,滴滴上市时,最大股东“软银”将退出公司董事会,同时博裕资本也会退出董事会。

“花样年”花样不再习近平风暴刮向曾庆红

除了在“共同富裕”中大出血的蚂蚁、腾讯之外,另外一家不太出名的中国房企的境遇,或许是习释放出的更明确的讯号。

2021年9月14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大陆房地产开发商花样年控股集团(花样年)的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今年7月,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和穆迪已将花样年展望下调为“负面”。下调原因主要是花样年的债务危机,该公司或不足以应对到期债务。该公司发行的债券已被花旗及瑞信的私人银行部门停止接受作为抵押品。

花样年于2009年上市,主要在深圳、成都等地开发房地产项目。该公司引人关注的地方不在于其经营业绩,而是其创办人。花样年由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在1996年创办,曾宝宝一直是公司执行董事和大股东。

从某种程度上说,曾宝宝“花样年”陷入债务危机,意味着曾庆红家族的危机。

大纪元记者已就“花样年”信评被下调、以及其公司与曾庆红家族的关联等问题,向花样年寻求置评请求。但截至发稿前,“花样年”并未回应。

最近一本前中共权贵白手套在海外出版的新书,披露了中共官商勾结的深层内幕,相当于为习近平的“共同富裕”做了不一样的注解。

今年9月7日上架的、揭露中共权贵家族腐败内幕的新书《红色轮盘》(Red Roulette),披露了作者前妻段伟红,同温家宝夫人张蓓莉,以及孙政才、令计划、贾庆林、曾庆红和江泽民等中共顶级权贵打交道的经历。

《红色轮盘》一书通过结交权贵的中国商人的角度,讲述了中共红色家族利用权势、内幕消息和监管审批权来攫取财富的内幕。

该书作者沈栋现居英国,写书原意是为纪念失踪4年的前妻段伟红。但在新书上架前夕,段伟红突然从中国打电话给沈栋,警告不能出版该书。

段伟红与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过往甚密,2017年孙落马后,段随即失踪,下落不明,疑似遭当局控制。

2017年7月15日孙政才突然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2018年5月8日孙政才被判处无期徒刑,步了其前任薄熙来的后尘。

在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通过的中纪委工作报告中,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六人被习近平当局定义为“野心家”和“阴谋家”。

孙的仕途发迹与江泽民家族密切相关,他受江派大佬贾庆林、刘淇、曾庆红等长期栽培,并被立为中共接班人选。

赵薇涉“二十年资本布局”

最新被卷入中国娱乐圈整风运动的赵薇,成为习当局政治风暴的又一个风向标。

网传9月14日赵薇(图中戴帽者)现身安徽芜湖移动营业厅,并与营业厅工作人员合影。(来源:中国网民在微博上爆料)

8月26日,赵薇的影视作品突遭影音平台悉数“除名”和下架,其微博超话被关闭,并被点名为“劣迹艺人”。

与那些涉嫌偷漏税、强暴或吸毒等明确事由的同行有所不同,赵薇这次遭封禁,几乎是毫无征兆。

8月底多家陆媒揭批赵薇“20年资本布局”,称赵薇和其夫黄有龙以6000万元自有资金,用51倍杠杆撬动30亿元并购交易,扰乱资本市场。陆媒抨击赵薇交好马云,入股阿里影业,频频与马云出席各种活动。

9月6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发文揭露演艺圈资本市场乱象时,直接点名赵薇,影射了她出事的背后原因。

有官方背景的《中国经营报》旗下新媒体“等深线”2017年曾刊发多篇报导,起底赵薇、黄有龙发家经历,暗示黄有龙与江泽民亲信、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有瓜葛,并指赵薇夫妇与肖建华的“明天系”关系密切。

肖建华是最早为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等多个家族捞钱洗钱的“白手套”之一,2017年疑似被习当局从香港押解回中国大陆。2020年7月,“明天系”公司被中共当局接管。

值得一提的是,遭陆媒口诛笔伐的马云和赵薇,近日多次在大陆互联网上被露脸。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指出,“从马云到赵薇,这些被卷入最新政治风暴的明星富豪们所拥有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习近平掌权之前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而且结交的都是江派权贵。”

他表示,马云、赵薇能够在被严格管控的中国互联网上露脸,虽然不一定代表他们今次逃过一劫,但至少代表着习近平当局尚未决定对他们下狠手。

恒大危机来袭分析:习近平是敲山震虎还是直捣黄龙?

同样被卷入最新政治漩涡的,还有引爆债务炸弹的恒大集团。

昔日的中国地产龙头,今日落魄至破产边缘,恒大的变迁似乎预示了一个旧时代的结束。

8月31日恒大发布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披露,截至6月底,集团总负债达到1.97万亿元。恒大债务危机迅速登上全球新闻头条。

在中国大陆的舆论宣传中,恒大的危机是十多年激进扩张的恶果,而且作为民企,恒大也并非“大到不能倒”。广东地方政府的袖手旁观,以及中国银行系统的抽身止损,似乎都预示了许家印和恒大的穷途末路。

但对恒大而言,近2万亿的负债并非无可救药,这不仅是尚未资不抵债,也是因为高负债本就是中国经济、尤其是房企的典型特征。

真正将恒大推下深渊的,是当局态度的微妙转变。具体表现包括,近年来恒大越来越难以从中国资本市场筹措资金,而这本是恒大老板许家印能够成功的底牌之一。

去年在网络上曝光的恒大2020年8月24日发给中共广东省政府的“求救信”,揭破了恒大自2017年起借壳上市受挫,进而面临偿还战略投资的流动性危机。随后,在多省国企接受债转股的“帮助”下,恒大逃过一劫。

但恒大去年的“求救信”泄露出许家印命运转折的一个时间点,即从2017年起,许和他的恒大似乎不再能享受当局的关照,其中包括银行资金的支持。

熟悉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能够帮助民营企业打开银行大门的,主要是所谓的人脉或者说权钱关系。而以前的许家印不缺这种朋友。

“等深线”2017年揭露赵薇、黄有龙的发家经历时,披露了一个背景不凡的组织,而许家印和赵薇同为该组织成员。

这个组织就是所谓的“香港文化产业联合总会”。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是其荣誉赞助人,董事成员包括新世界集团主席郑家纯、信和置业主席黄志祥、英皇主席杨受成、星岛集团主席何柱国等香港重量级富豪和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

该协会注册的公司,董事名单包括了赵薇、许家印、杨受成、凤凰集团董事局主席刘长乐、明天控股集团(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等人。这份名单中的大多数人都属于许的朋友圈。

许和他的香港富豪朋友圈,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红色“朋友”,那就是把持香港数十年的曾庆红家族。曾庆红被认为是江泽民派系的二号人物;其弟曾庆淮以文化部特别巡视员的身份驻守香港,暗中操持香港黑白两道。

2017年,江泽民、曾庆红等红色家族的白手套肖建华东窗事发,被习当局绑回大陆。许家印一度被传涉案,最终虽安然脱身,但恒大自此频传债务危机。

许家印那个显赫的“朋友圈”曾经支持其公司上市,更助其渡过了多次难关。但这一次,许的朋友们并没有,或未能出现。

就债务危机等问题,恒大没有回应大纪元记者的置评请求。

评论员李林一认为,恒大如今的境遇颇具象征意味,代表了江派“先富起来”时代的终结。

“从马云、赵薇到许家印,这些被卷入政治风波的富豪明星们,他们先富起来的经历都被烙上了江泽民贪腐治国的时代特征,他们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江泽民、曾庆红等中共权贵家族的身影。这或许就是他们引火烧身,成为习近平最新打击目标的原因。”

他分析说,这些中国富豪、明星们的境遇勾勒出习近平监管风暴、共同富裕等政治运动背后的暗线。“这些政治运动表面上各有动机,背后却暗藏机锋,都是在整肃和打击习的政治对手的势力。”

李林一表示,所谓的江习斗从未停止过,前几年习近平为揽权与江派妥协,在反腐斗争中放了江曾一马,结果打蛇不死、自遗其害。“现在二十大临近,习近平可能是发现养虎为患了,他的连任梦想可能又遭到江派狙击。所以习近平要为他明年连任进行布局和清场,至少要勒紧江派的钱袋子,从经济上打击、遏制江曾势力。”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习近平会做到什么程度。”他补充说,恒大迄今仍未等到当局的最后发落,马云、赵薇还不时被露脸,“这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习反复敲打与江派牵涉甚深的明星人物,是在敲山震虎,警告江派不要阻扰二十大布局。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习还在犹豫,要不要彻底打掉最后的大老虎。”

相关推荐: 疑点重重!中国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家中失火身亡

8月27日深夜,中国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因家中阳台失火受伤,抢救无效死亡。过火面积为2平方米成为人们质疑的焦点。有民众这样评论:“他不重要,但他不存在很重要,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网络还扒出金人庆2007年闪辞的原因是与中共高层“公告情妇”有染的丑闻。 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