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沪宁带着“复旦帮”不断给习近平挖大坑

  • 时政

作为江派给习近平安插的国师,王沪宁带着“复旦帮”不断给习近平挖大坑。图为二人出席今年3月中共政协的闭幕会上。

在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里头有个王沪宁,他分管意识形态和宣传,被称为习近平的“国师”。在中共党史中,王沪宁是个不多见的人物,因为他是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三朝国师”,被民间戏称为“不倒翁”。

从1978年考上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研究生,到1995年离任直奔中南海,王沪宁曾任复旦大学教授、系主任和法学院院长。17年的时间,他在复旦有着深厚的根基。

2017年,王沪宁擢升至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达到了仕途的顶峰。王深谙中共的政治和当权者的心态,投其所好地为江泽民发明了“三个代表”,为胡锦涛搞了“科学发展观”,又为习近平弄出了个“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被写入党章。

王沪宁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红二代”,但却成了为中共打气输血的重要人物。他利用意识形态的宣传,把习近平推上了在中共历史上仅次于毛泽东的权利中心,把习近平执政初期“反腐打虎”积累的一些民望彻底打碎,使其成了当今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独裁者。

王沪宁的“捧杀”左右著习近平的治国理念和外交思想——从中美贸易战,到中共病毒疫情,再到战狼外交,一次次使习近平陷入被动。

虽然王沪宁没更多政治背景,但他却有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复旦帮”。

今年5月31日,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主题是“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受邀为政治局常委们讲课,张维为因此被称为“新晋国师”。显而易见,如果没有王沪宁的举荐,张维为是进不了中南海的。

张维为讲课的细节虽未被披露,但他次日在党媒的采访中透露,其外交思想遵从中共“伟光正”的主旨,即错的不是党,而是这个世界,是西方对中共的“恶意误读”。

张的建议也很明确,那就是“该出手就出手,该调侃就调侃,该当头棒喝就当头棒喝”。

张拥有多个闪光头衔,也是知名的“贬美专家”,其代表言论包括“中国全面小康了,而美国有4000万人生活贫困”。张还著书《中国战疫》,称疫情是世界快速向东方倾斜的催化剂,让西方跌下神坛。

另一个为中共创造“战狼外交”理论的是张维为的同事、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党媒《文汇报》撰稿人郑若麟。

今年5月10日,郑在媒体上鼓吹“舆论战靠‘外交战狼’远远不够”,媒体和学者都要上。他呼吁,中国媒体在反击西方的舆论战中“应该承担起主力军的角色”,最重要就是“重复、重复、重复”,“谎言重复一千遍就真的成‘真理’了!”

郑还提议全力支持为中共发声的“国际友人”,“比如购买他们的著作版权,把他们介绍到全世界去;我们应该给他们评一些中国的书籍奖、新闻奖;应该邀请他们来华访问;我们的大学应该聘请他们当教授……”

“复旦帮”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他因其民族主义立场的出格言论,在中国“小粉红”中人气颇高。小粉红是指被中共洗脑后,党、国不分的盲目的“爱国愤青”。

5月1日,中共政法委官方社媒发布一张题为“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的图片,图片将中国发射火箭的图片与印度给因瘟疫去世的人实施火葬的画面进行对比。沈逸马上在社交媒体为该图片叫好,称这是对印度“妖艳贱货做派”的正常回应。他甚至指责《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这个问题上不够强硬,是投降派。

大纪元专栏作家唐青在本月5日的一个评论中说,“复旦帮”煽动民族主义,表面捧习近平,搞砸了中美关系,实际把习推入百年未有的困局。

当然,习近平本人也意识到“战狼外交”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就在5月31日张维为给中共高层讲课的集体学习时,习近平要求官员调整基调,“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但习近平是矛盾的,他要塑造可爱形象,可又在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上讲话说:外国势力“必将在十四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7月1日当天,《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共领导层正努力调整其“战狼”式外交方式,担心其已经开始损害国家利益。不过当局担心,明显的调控或会促使无数民族主义网民的愤怒。

旅美中国问题时事评论员石山对大纪元说:“复旦大学所在的上海,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和他儿子江绵恒的老巢,父子二人与复旦大学一直有着密切的往来。王沪宁也是江泽民一手提拔的。但江派众多人马被习大面积清洗后,江习二大政治势力展开激烈内斗,目前由江泽民安排给习近平身边‘复旦帮’核心人物王沪宁等处境高危。”

不妙了!中共政法系统为何倒查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