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等国外交紧锣密鼓 恐怖组织塔利班势力范围逼近新疆

  • 时政

中亚五国国旗。

中共外长王毅将访问与阿富汗有边界接壤的中亚国家。塔利班武装逼近中国新疆边界后,阿富汗局势如何发展直接影响周边地区。在中亚拥有重要利益的中俄等国开始外交等行动应对阿富汗局势变化。

阿富汗局势恶化王毅出访与阿富汗接壤中亚三国

中国7月9日宣布,中共外长王毅将从7月12日到16日访问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王毅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议以及上合组织与阿富汗联络小组会议。

在中亚五国中,除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外,王毅所访问的这三个中亚国家全部都与阿富汗有边界接壤。随着阿富汗局势的变化,中亚地区的安全,如何保护中国在当地的利益,这些无疑将成为王毅中亚三国行将讨论的关键议题。

就在中国宣布王毅访问的同一天,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在莫斯科新闻会上宣布,塔利班目前已控制了阿富汗85%的地区。在王毅将访问的这三个中亚国家中,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边界线最长,长达1300多公里。刚刚巡查塔吉克-阿富汗边界的俄军上将、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总参谋长西多罗夫对俄罗斯媒体说,塔吉克与阿富汗边界目前几乎已全部被塔利班控制。

塔吉克斯坦是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成员。俄罗斯目前在塔吉克驻扎有第201步兵师。塔吉克官员已要求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提供帮助应对边界局势,塔吉克同时开始动员2万名后备役军人。一千多名阿富汗政府军士兵在塔利班发动进攻时逃入塔吉克境内避难。

塔吉克和阿富汗与中国在邻近新疆的瓦罕走廊地带有边界接壤。塔利班武装逼近中国新疆边界后,中国将如何行动和应对,这将成为王毅这次中亚三国行被关注的焦点。

塔吉克配合中国早已在当地布局

中国几年前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共同建立了4方安全机制。近些年来,中国与塔吉克的安全合作十分密切。中国为塔吉克军方提供了各种援助,包括训练边防军,兴建营房和军方办公大楼,为塔吉克建设与阿富汗边界的一批哨所等。许多中亚地区媒体报道,在塔吉克当局的默许和配合下,中国军警人员几年前已开始在瓦罕走廊地带的巴达赫尚地区部署和巡逻。

在中亚国家中,中国与塔吉克在安全领域的合作最密切。此外,中国在当地也有更多政治经济利益。中国帮塔吉克兴建高压输电线,公路,总统议会办公大楼群,开采那里的各种矿藏。塔吉克斯坦也是最陷入中国债务陷阱和欠中国债务最多的中亚国家。

塔利班开始控制与乌兹别克和土库曼边界

塔利班武装最近同样控制了阿富汗与乌兹别克斯坦,以及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边界上的许多哨所。一些中亚媒体说,这些哨所被塔利班武装控制后,阿富汗的国旗都被降下,并升起塔利班所使用的白旗。几天前同样有一些阿富汗政府军士兵越过边界逃入乌兹别克斯坦境内避难。土库曼斯坦已开始向与阿富汗相接壤的边界地区增兵,并开始撤走边境地区的军人家属。

一些中亚国家政治学者说,中亚国家过去已习惯与阿富汗政府军协商处理边界事务。塔利班接手后,他们不得不同塔利班的各种各样战地司令们打交道,而这些30,40岁左右的战地司令们根本没见过和平生活,而且反复无常。

中共借机出兵保护中亚利益?

中国同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同样也有安全合作,包括向这两个国家出售防空导弹,无人机等武器装备。但最多的合作领域仍然集中在经济。

中国目前积极参与土库曼的天然气开发。这个国家所开采的所有天然气几乎都经过中亚天然气管道供应中国。通向新疆的中亚天然气管道过境乌兹别克斯坦时,乌兹别克自己的天然气也注入这条管道供应中国。

与邻国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经常发生反中国抗议示威不同,乌兹别克斯坦并没有类似的抗议活动。这使中国最近几在乌兹别克的经贸活动越来越活跃,在当地的投资规模不断扩大。这三个中亚国家同样都是中共推动一带一路项目的地区。

但阿富汗局势恶化也可为中共提供借口向有关中亚国家派遣私人武装或是军人保护在那里的天然气管道和其他经济项目。一些俄罗斯中国问题学者说,中国近些年来已在私下场合与中亚国家讨论过类似议题。但中国那样做也将意味着挑战俄罗斯在中亚利益,会打破中俄之间在中亚的默契,那就是中国在中亚的活动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而安全则全部由俄罗斯主宰。

但也有俄罗斯的中亚问题学者认为,阿富汗塔利班多次访问过北京,双方有过许多接触。中共与塔利班也可能达成一致,塔利班不挑战和威胁中共利益,换取中共的投资和经济好处。

俄影响阿富汗事务莫斯科成各方外交活动中心

俄罗斯一直在阿富汗事务上拥有很大影响。俄罗斯总统的阿富汗事务特别代表卡布洛夫7月9日对媒体说,俄罗斯正与对塔利班拥有很大影响的巴基斯坦保持密切接触和协调。他说,虽然联合国和俄罗斯早已认定塔利班是恐怖组织需要予以取缔,但并没有禁止与塔利班接触。

塔利班已经多次访问过莫斯科。卡塔尔塔利班办公室的代表团7月9日结束了对俄罗斯为期两天的访问。塔利班代表团会晤了俄罗斯有关高官,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强调塔利班不会输出威胁,也不会禁止妇女就学和就业。许多俄罗斯媒体说,塔利班有意包装和宣传自己的形象。但来自卡塔尔的塔利班与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可能有很大不同。塔利班言论的可信性让人怀疑。

阿富汗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穆希卜这个星期同样也访问了莫斯科。穆希卜会晤了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目前还不清楚,穆希卜是否在莫斯科接触塔利班。但穆希卜在俄罗斯媒体上呼吁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向阿富汗政府军队提供技术援助。

在俄罗斯参与阿富汗事务的同时,印度外长苏杰生7月9日也结束了对莫斯科为期两天的访问。印度也被认为是阿富汗事务上的一个玩家,并与喀布尔的阿富汗政府保持密切关系。一些俄罗斯媒体评论说,印度一直反对与塔利班接触,但随着阿富汗政局改变,印度有可能松动过去的立场,苏杰生这次在莫斯科是否会晤了塔利班和其他阿富汗官员,目前都是未知数。但苏杰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时讨论了阿富汗议题。

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表示,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也将在7月12日到15日访问莫斯科。俄罗斯的一些时事评论人士说,克里访问期间除了可能讨论阿富汗局势外,也可能将讨论困扰俄美关系的网络安全,特别是俄罗斯黑客攻击问题。

塔利班北上形势与20年前不同中亚国家加紧准备

俄罗斯中亚问题学者格罗津说,目前各方最担心的就是阿富汗境内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势力将会壮大,这种威胁将会越出边界影响周边地区。他说,中亚国家早已进行了各种准备。

格罗津:“可以说整个中亚地区正在军事化,到处都能看到军费开支,情报机构的支出,总之安全领域的开支都在大幅上升。包括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这两个不属于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的国家,军费开支也在上升,所有中亚国家都在增购武器装备,举行越来越多的演习和训练活动。”

俄罗斯的中亚问题分析人士还注意到,20多年前塔利班在喀布尔执政时,主要由阿富汗南部普什图人所组成的塔利班势力没能扩大到北部与中亚国家相接壤的边界地带。主要由阿富汗境内的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所组成的反塔利班“北方联盟”当时制了阿富汗与中亚国家接壤的北部边境地区,因此那时在中亚国家与阿富汗的塔利班势力之间有一个缓冲地带。但如今塔利班势力北上控制了与中亚的边界后,今天的形势与20多年前已完全不同。

温家宝七一在天安门城楼 身后并不是薄熙来家族的人?

中共百年党庆现场照片显示,温家宝忧心忡忡站在人群中,他身后站着的人引起关注。(图片来源:推特) 中共在“七一”百年党庆当天大肆庆祝,中共前后任高层集结,前任高层中胡锦涛、温家宝出席,江泽民、朱镕基没有出席。而一批红色后代也获邀请参加。网络连日来热传一张天安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