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国际上成了孤家寡人 拜登唱大戏

拜登总统出访欧洲,可用“三支箭”形容他运筹对付中国的策略。三支箭是指:G7(七大工业国集团)、北约(NATO),和普京的三场峰会。前两个公报都提到中国对新疆南海人权和台海的不利威胁,有如对中国“画红线”。拜普峰会公开讯息似未明提中国,许多评论推测拜登想试探“拉俄制中”;普京态度暧昧,想在美中间左右逢源,大国角力的棋局愈来愈激烈。

相对地,习近平主席高唱“东升西降”“平视美国”,但世界列强峰会开得风风火火、热闹异常,世界两大国美中领袖峰会却障碍重重;三场峰会有形无形之间都冲着“如何对付中国”各自布局,中国成大家心中的假想敌,中国该庆幸或自陷孤立而恐慌呢?

中共喉舌或民族主义者必然说,这是中国强大的象征,列强亡我之心不死;如果中国贫穷落后、国力弱小,人家才懒得理我们。这样说也是事实,但也很阿Q。中国人当然不应容忍100多年前,列强用船坚炮利打开清廷大门,瓜分在中国利益。不过也须省思,为什么40年前改革开放时,美欧都双手拥抱中国,如今却提防、包围和遏制,症结在哪里?那时的中共和现在的中共有何不同?

简单归纳有两大因素:一,是专政极权压制人民自由人权,拒斥民主,打压香港、新疆和台湾等,违反潮流,不得人心;二,所谓中国模式,利用外资、侵犯智慧产权、盗窃机密、抄袭和逆向仿制,藉政府补贴、低价劳工等抢占市场,靠经济壮大推动政治日程,就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百年马拉松”书中说的,创建红色帝国称霸世界。但中共的世纪忽悠被西方识破,使中国陷入不利。

这个大背景下,无论川普或拜登政府,都把习近平视为头号对手,但政治上,G7或北约关切“中国的明确野心和独断行为”,想逼中国改革,否则情势还会恶化。很多评论认为,拜登拉盟国和中国打群架的策略已达到目的,中国今后处境相对更不利。

拜登首次出访不是中国而是针对中国,不与首要对手习近平峰会,外交上故意冷落对方,战略上藐视对手,和盟友峰会绸缪如何应对中国,射出的三支箭都谋定而后动。

对习近平或中共,这应是沉重压力,但也是很大的“恭维”。江泽民胡锦涛都没有这种“待遇”,习总该沾沾自喜或深自警惕呢?北京外交部再三重申,中国无意称霸世界,也没有取代任何国家的野心,美欧却履践中共爱挂嘴上的“听其言观其行”,中国战狼外交只顾内需,国际孤立。

拜登政府对中国政策和川普不同,不称是冷战,对中国采交往、遏制和激烈竞争并存。拜登近日撤销川普对抖音(TikTok)、微信禁令,增加对中国企投资限制;军事外交上派特使访台,用C-17军机载参议员降落台北;五角大厦筹设太平洋常驻舰队,以制约共军突袭侵犯台湾,美日在中国周边已部署至少249架F-35隐形战机。

更重要的,美国与盟友联手追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源头,世卫也转向重启调查,可能成对中国的千钧重击。拜登合纵连横部署“抗中联盟”已拉开阵式。

美俄有许多矛盾,拜登打破欧巴马、川普上任两年才会晤普京的前例,暂撇开俄罗斯干预美大选、双方互召回大使、俄骇客网攻美企勒赎等,“没有敌意”会晤普京,都着眼对付中国。普京曾放话,俄中理论上可结为军事同盟。中国外长王毅也说,中俄战略合作没有止境、禁区或上限。但普京却待价而沽,想在美中之间左右逢源争取最大利益。

拜登与普京峰会具两大作用。一,稳住普京,有利美国自中东撤军,让美国专注应对中国。二,笑脸攻势试探战略上能否“拉俄制中”;包括莫斯科军事科技如先进战机发动机等不帮中国。

拜登布置好国际棋局后,何时和习近平峰会?美中贸易战、科技战持续,军事对峙升高。拜登在拜普峰会后特别回头向媒体说,他和习近平不是老朋友,对习近平提防嫌弃。习近平10月间G20峰会如和拜登会面,恐怕也难谈出什么,作茧自缚让中国知识界忧虑。

拜登有明年期中选举和2024年川普可能卷土重来的压力,不可能对中共示软。除非习近平会晤拜登前能大魄力改革,符合美欧预期,否则美中摩擦压力难纾解。中共高层已18个月未出访外国,习近平也成国际间的孤家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