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印太战略操盘手博明提出追查新冠病毒源头重要建议

在川普政府担任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的博明(Matthew Pottinger)表示,美国已经掌握的大量间接证据显示,新冠病毒(SARS-CoV-2)(中共病毒)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可能性高于自然起源。他建议美国国会成立一个跨党派的调查委员会,调查新冠病毒起源于实验室逃逸的理论。

博明是6月8日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一场有关美中战略竞争为主题的听证会上发表这一看法的。他说:“我认为多数的间接证据,重要的是要知道,它仍然是间接证据,有利于这一假设,即这是一个实验室的意外泄漏,而不是一个自然的人畜共患事件。”

华尔街日报一天前的独家报道披露,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在2020年5月完成的一份关于新冠疫情起源的一份报告得出的结论认为,新冠病毒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露的假设是成立的,应该进行进一步调查。相关研究是由实验室的情报部门“Z部门”进行的。研究人员通过分析SARS-CoV-2的基因组来了解病毒在人群中的演化和传播。报道说,这份报告对美国国务院严肃审视病毒来自于实验室逃逸的说法起到重要影响。

面对各方对新冠源头调查的不同看法,博明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国会应该尽快成立一个跨党派的调查委员会,就病毒来自于实验室泄露的理论进行全面调查。

他说:“我认为应该迅速成立一个拥有传票权力的两党委员会。我认为我们需要停止(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起带头作用,并恢复奥巴马对功能增益研究的禁令,该禁令旨在帮助预测当前的大流行病,但实际上可能反而为这次大流行埋下种子。我认为另一个领域是开始建立一个监控网络。技术已经有了,只要再用一点精力,就能通过全球监测网络检测出病原性疾病。”

来自阿肯色州的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同一场听证会上表示,所有证据都指向病毒来自于实验室泄露,而中共政权应该为此负责。

“我非常怀疑我们是否能得到实验室来源的直接证据,”他说,“但我们根据常识做出合理的推断,这种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中共要对向世界释放这种瘟疫面临严重后果。”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6月6日在接受新闻网站Axio专访时也表示,美国决心彻底追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同时追究中国应该承担的责任。他说:“中共仍然没有给与我们所需的透明度,也没有给予国际检查人员方便或提供及时的咨询。”

北京一直极力否认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