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死亡 中共专家被曝在疫情初期就已经做出疫苗

2月3日,世卫组织团队调查新冠大流行起源期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大门前部署了严密的警力把守。

澳洲媒体6月初报导,一名中共军事科学家周育森在去年2月就申请了COVID-19(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疫苗专利——这说明在疫情大流行开始时,周育森已经研发好病毒疫苗。更加令人疑云丛生的是,他在申请专利三个月后神秘死亡。

中共在去年1月初确认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存在,但说“未找到人际传播的清晰证据”;世界卫生组织在当年3月11日宣布这种疫情进入大流行(Pandemic)。而根据《澳大利亚人报》获得的文件,中共军方(PLA)的科学家周育森于2020年2月24日申请了专利,比世卫宣布大流行还早。

也就是说,在中共向世界确认疫情的五周之后,周育森代表中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提交疫苗专利申请,而几个月后,周神秘死亡,中共对他的去世却缄口不语。

根据报告,周育森兼具美国和中方的研究背景,他在为中共军方工作之前,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并与纽约血液中心合作。

而在中共军方,他任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分子生物学研究室主任、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病原生物学专业实验室负责人,多次获奖。

报告说,周对冠状病毒的研究获得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他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及美国科学家一起密切工作。

《澳大利亚人报》采访了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的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教授,他说科学家能这么快研发出疫苗是“前所未见”的,“让人怀疑这项工作可能早就开始了”。

周于去年5月神秘去世,据说其死亡时间点和原因十分蹊跷,而且死亡前没有任何异常症状。更加奇怪的是,周作为一名屡获殊荣的军事科学家,中共却罕见地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报导或悼念,中共媒体直到7月份才公开其死亡信息。

报导说,在国际上越来越关注疫情或与武汉实验室泄漏有关之前,周就跟武汉实验室密切合作,包括与石正丽本人之间的紧密合作。《澳大利亚人报》称,美国1月份发布的解密情报中,确认武汉实验室正在进行“秘密军事活动”,原因之一就是周和石两人之间的密切工作关系。

情报说,“尽管武汉病毒实验室表面上是一个民间机构,但美国已经确定其与中共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

报告还援引一份于2019年11月提交给《病毒学杂志》的研究论文说,周等人在疫情大爆发前,就在研究通过基因操纵冠状病毒,这个研究项目从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三笔资金资助,而福西(Anthony Fauci)就是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

《澳大利亚人报》说,福西拒绝接受他们的采访。

《澳大利亚人报》的这一爆料将被获奖调查作家沙里·马克森(Sharri Markson)所引用,她即将出版新书《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