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足球梦”破灭 中国足球队大量解散

习近平热衷于足球外交。图为2012年习近平出访爱尔兰时,在都柏林克罗克公园(Croke Park)体育场踢球。

被外界视为正在向毛泽东看齐的习近平,至少有一点没有前者走运——毛靠“乒乓外交”骗开了美国和自由社会的大门,而习近平力捧的“足球外交”只落得一地鸡毛。

大量球队解散 中国足球产业身陷囹圄

今年3月底中国足协正式公布新赛季三级联赛参赛名单,不但中超卫冕冠军江苏队出局,还有3支中甲球队也退出。另据《天津日报》报导,在中乙联赛中,解散潮已经从去年开始蔓延,累计有近20支球队解散。

陆媒亿欧网4月发文称(链接),作为国内最早试水市场化改革的体育产业之一,中国职业足球正身陷囹圄。该文回顾说,中国足坛也曾有过“黄金年代”。例如2015年7月23日,恒大以5:4险胜德甲豪门拜仁队。

该文称这是金元足球的成绩,中国足球迎来有史以来最疯狂的资本投入,例如《东方体育日报》数据显示,中超市场转会投入从2014年的7217万欧元,快速膨胀到2017年的4.03亿欧元。该文认为,中国“金元足球”图的是“社会关系与政府关系”。

虽然有堪比英超的投入,中国足球的战绩却不堪入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去年12月14日表示,“金元足球”侵蚀健康足球的躯体,“中国俱乐部投入是J联赛(日本职业联赛)三倍,是K联赛(韩国职业联赛)十倍;一线球员工资是J联赛5.8倍,是韩国11.6倍”,然而中国男足各级国家队已经有15至20年没进入世界大赛。

习近平“足球梦”砸在自己手中

尽管中国足球没能打入世界杯,习近平却想主宰足球的未来。

据纽时、BBC等外媒报导,足球作为国际上影响最大的体育项目和“全球语言”,一直是中共和习近平觊觎掌控的领域。

2011年7月4日,习近平会见韩国官员时,透露了他的足球梦。(新快报截图)

据陆媒报导,习近平在2011年会见韩国官员时,透露了他的足球梦,“中国世界杯出线、举办世界杯比赛及获得世界杯冠军是我的三个愿望。”

(党媒人民网截图)

2014年,习近平出访欧洲时猛打足球牌,在访问荷兰、法、德等国过程中频频提及足球,并彰显其球迷身份,被党媒捧为“外交舞台上的‘足球先生’”。

2015年3月习近平出台《中国足球发展改革总体方案》,将举办世界杯、男足踢进世界杯定为目标,并计划将5000所足球特色学校增加到2020年的2万所、2025年的5万所。(BBC报导链接)

一时间权贵资本疯狂涌入足球产业。

2015年1月,中国万达集团收购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中的马德里竞技队20%的股份,成为中国对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的第一笔投资。

2015年下半年,海航集团和星辉娱乐甚至就收购西甲西班牙人俱乐部展开竞争,最终星辉胜出,于2015年11月控股西班牙人。

2016年6月,苏宁集团耗资2.7亿欧元收购意甲球队国际米兰约70%的股份。

2016年7月,复星集团斥资4500万英镑收购英冠球队狼队(Wolverhampton Wanderers),并砸巨资助狼队重新升入英超联赛。

2016年8月,中欧体育签约以7.4亿欧元收购意甲AC米兰俱乐部99.93%股权,付账过程中因国内金融管控加强而遭延后,最终于2017年3月完成交割。

据党媒人民网2016年报导(链接),2014-2016年间,中国财团至少收购了15家海外足球俱乐部的股权。

只不过,滚滚而来的金钱并未能助习实现他的足球梦,反而将中国足球腐蚀成一个笑话,并最终迎来习近平自己的重拳。

据《纽约时报》2018年5月30日报导(链接),中共从2017年起开始打击它所说的“非理性投资”(包括足球俱乐部),并对跨国转会费收取100%的重税。

据陆媒新浪体育2017年报导(链接),当年6月14日中国足协为限制高价吸引外籍球员而出台“引援调节费”政策,对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收取与转会费等额的引援调解费用。

2017年6月14日,中国足协公布关于征求《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用相关规定》的通知。(网络截图)

2018年1月中共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共国务院链接),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同比下降约30%,“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没有新增项目”,“非理性对外投资在去年得到切实有效遏制”。

《纽时》称中共这些限制措施是习近平打击腐败和资本外逃行动的一部分。

2018年,被中共列为打击目标的万达集团卖掉了马德里竞技17%股权。

2019年,据陆媒报导,复星集团有意出售狼队两成股份。

斥巨资买下国际米兰的苏宁集团更落魄,2021年2月底不但解散了去年夺冠的江苏足球俱乐部,还发公告引入国资、被迫“卖身”自救。今年1月,有意大利媒体报导说苏宁正在叫卖国际米兰。

中国足球业的凄惨现状表明,习近平许下的“足球梦”已沦为梦幻泡影——从足球学校数量到世界杯出线、甚至夺冠等诸多目标几乎全部落空,除了在政治上的图谋之外,例如以足球之名兜售“一带一路”和渗透国际体育机构。

一带一路渗入中国足球习“足球梦”变味

虽然没能在竞技场上杨威,习近平并未放弃在球场外的努力。

2017年6月14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党媒新华网截图)

2017年6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国际足联(FIFA)主席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

2018年,中国足球没能打入当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但比肩美国成为最多赞助商来源国。据《纽时》2018年5月30日报导,由于国际足联的腐败和俄罗斯的人权丑闻,中共趁虚而入、填补了西方大企业退出而留下的世界杯赞助商空缺。

《纽时》2019年10月24日报导(链接)直言,国际足联在中国“只谈足球,避提人权”。《纽时》报导称,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只对美国、加拿大等自由国家提出人权批评,但绝口不提中共对中国民众的人权迫害。

2015年爆出的国际足联腐败窝案曾经震惊世界。据BBC、纽时等外媒报导,FIFA利用世界杯等国际赛事贪腐的行径已有数十年,最终在美国介入后才被揭破,多名FIFA高官被定罪。

趁著FIFA丑闻缠身而攻城掠地的,不仅仅有中国企业,还包括了中共官员们。

中共体育官员张吉龙顶替涉腐停职的亚足联主席哈曼,成为任期为2011-2013年的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他也是首位进入国际足联最高决策层的中共官员。

2016年,国际足联为摆脱贪腐形象进行了全面改革,将原本25人的FIFA执委会、改为37人的FIFA理事会(FIFA Council)。时任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增补为FIFA理事,任期为2017-2019年。

2019年4月,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任期为2019-2023年。

国际足联理事任期为4年,职责包括了开会审议和决定世界杯的举办地、比赛时间和参赛球队数。中共官员稳步打入FIFA理事会,意味着习近平距离他的足球梦又靠近了一小步,尽管仍然是在球场外。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亦在利用足球,协助中共政府推进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等扩张战略。

例如2016年买下国际米兰的苏宁集团,并不讳言愿意为中共一带一路效力。2017年3月,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中共两会上提出政协议案,呼吁中国企业响应中共“一带一路”的战略对外输出。(链接)

2017年8月,苏宁集团举办了“一带一路”苏宁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链接)。

(苏宁官网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苏宁不但推广用“一带一路”命名的足球赛事,而且还在国际谴责中共新疆暴行的背景下,邀请新疆伊犁的足球队出赛。美欧多国政府和众多国际组织已核实确认中共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行。从去年起多国政府已对涉嫌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和实体实施了制裁。

2018年,苏宁集团再次举办了“一带一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

2019年的“一带一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由中共江西省足协及南昌市的地方政府共同举办(媒体报导链接)。

赞助2018年世界杯的中国企业也不敢忘记推广一带一路的任务。例如根据路透社2017年报导(链接),蒙牛在新闻稿中称,借助世界杯澎湃能量,蒙牛在“一带一路”沿线更多国家开展产业链布局。

新华网报道称,中共举办的“一带一路杯”国际沙滩足球邀请赛“已成为国际足联批准的国际A级赛事”。(新华网截图)

中共并不满足于民间的助推,甚至直接打着国际足联的招牌,为冠以“一带一路”名称的足球赛事做宣传。

官媒新华网2019年4月22日报导说(链接),中国海口市举办的“一带一路杯”国际沙滩足球邀请赛“已成为国际足联批准的国际A级赛事”。

沙滩足球是国际足联三大正式比赛项目之一。中国足协在2017年中共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夕,创办了“一带一路杯”海口国际沙滩足球邀请赛,并于2018、2019年连续举办了第二、第三届赛事。

另据陆媒2017年报导(链接),中国足协还在辽宁省大连市举办了2017“一带一路杯”(大连)沙滩足球国际邀请赛。

中共就连国际足联电竞比赛(FIFA ONLINE)都没放过,2019年专门举办了“一带一路”国家电子竞技大赛(媒体链接)。

2017年7月,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旅游局印发《“一带一路”体育旅游发展行动方案(2017-2020年)》(中共官网下载),指令各地政府利用发展体育旅游,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大纪元评论员李林一分析中国足球前景说,“中国足协最近实施的俱乐部中性名改革或成压垮中国足球产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迫使中国企业只能向海外发展、不愿投资国内足球。”“而随着一带一路在世界名声越来越臭,习近平的足球外交也会撞上南墙,距离其足球梦也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