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党史引发中共红二代对文革看法的争执

被称为中共新版党史的《中国共产党简史》淡化了文革的十年历史,自发表以来,引发舆论巨大反响。最近一段时间,大陆官方兴起重新评估文革的风潮。而中共红二代陶思亮以“泯掉文革之仇”为主题的文章在红二代中引发争议,陶思亮最终将文章删除。

今年2月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简史》,将文革与毛执政的前17年合并起来,不仅文革不再专列,旧版党史中的五七年“反右派斗争”,五八年毛泽东为“赶英超美”发动的“大跃进”,大跃进的后果导致四千万中国人被活活饿死在目录页中也统统消失,另外,剥夺农民土地的“人民公社化运动”,“以阶级斗争为纲”指导思想的逐渐形成也不再出现。

新版党史把毛泽东发动的文革这场残酷的大规模罪行运动标以“曲折”掩饰,以中共话语“前进中的问题”来遮掩一场造成无数人死亡的滔天罪恶。而否定文革、平反毛制造的冤假错案,一直是中共所谓改革开放的标志。

中共红二代陶思亮,今年2月写了篇回忆文章,回忆了中共红二代2007年在中共已故元老叶剑英的老家聚会事件。

文章题目《相逢一笑在梅州》,梅州是叶剑英的老家。文章记述2007年5月,叶家子女邀请130多名中共所谓开国元勋、将帅、前省部级官员的后代到梅州参加叶剑英诞辰110周年的纪念活动。

前去参加聚会的包括毛远新(毛泽东的侄子)、刘源(刘少奇之子)、邓林(邓小平之女)和陶思亮以及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子女等等。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父辈在文革期间中共党内残酷的斗争中被打倒。而一部分人则在文革中飞黄腾达。

陶思亮声称,这次聚会的主题只有一个,“相逢一笑泯恩仇”,泯掉文革之仇。

陶斯亮当时对媒体谈到,叶家利用这次机会促成红二代大和解。

陶思亮将文章发到微信朋友圈之后,反响巨大。

资深传媒人吕月的文章表示,张鼎丞之女张九九发文批评陶斯亮的视角:把自己封闭在“红色贵族”小圈子里抱团自肥自嗨。她1966年10月1日上了天安门,当着毛泽东的面控诉军队文革落后,这让林彪感到压力,才迅速出台了《关于军队院校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这个文件首次以政策形式给造反派撑腰。作者正是揪斗总后领导的造反派主力。

“张九九的文章已经揭发起文革老底了。”

张鼎丞曾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省军区政委、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官至副国级。他也是中共第二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

主张反思文革的中共红二代马晓力和罗点点都给陶思亮写了私信。马晓力认为,有些人永远不会认真反思!若毛远新和李讷(毛泽东之女)能带头有点反思,对广大信奉毛的老百姓该是多好的现身说法教育。他们永远苟且在皇权的淫威里不能自拔。

马晓力对于陶思亮提出批评:她的糊涂和内心的纠结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她总想以泥瓦匠的身份去调和红二的恩恩怨怨,总想化干戈为玉帛,化剑为犁。其实文革前后不同经历,早已分化了,各执一端。

在左右夹击之下,陶思亮把自己的文章删除了。

陶斯亮的文章不仅在红二代中掀起风波,网上几乎是一片骂声。

陶斯亮是原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陶铸的女儿。陶铸在文革时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顾问,成为当时名列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之后的中共中央第四号领导人。

1978年12月,陶斯亮因发表《一封终于发出的信——给我的爸爸陶铸》而闻名全国。

1987年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六局副局长。1991年到成立不久的中国市长协会任副秘书长、秘书长,同时兼任中国医学基金会副会长、会长。

陶斯亮还是中共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