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娟案再起波澜 面临高达10年的联邦监禁和25万美元的罚款

中共军人唐娟被指控签证欺诈和虚假陈述。(取自法庭文件)

涉嫌隐瞒军人身份、遭遇司法部指控签证欺诈的38岁中国研究员唐娟(Juan Tang),将在7月面临陪审团审判。唐娟律师提出的两个动议听证会则于19日以视讯进行。辩护律师认为,所谓唐娟就服兵役(military service)问题做出签证欺诈和虚假陈述的指控有问题,因服兵役定义广泛,在中文指武装的士兵,美国政府未说明具体含义。

如果签证欺诈罪名成立,唐娟可能面临高达10年的联邦监禁和25万元的罚款。如果还被判虚假陈述罪,她可能再面临最高五年的监禁和另外25万罚款。

第三方监护人、华裔民权律师崔轩(音译,Steven Xuan Cui)此前抵押价值75万元房产担保释放唐娟,唐娟住在崔轩家,处于电子监控状态。律师前不久提出两个动议,一个是发现动议(Motion for Discovery)。要求原告司法部提供调查案件的证据和陈述等。另一个是详情单动议(Motion for Bill of Particulars),要求原告提供就指控作出的详细、正式的书面陈述。法官克莱儿(Allison Claire)并未当庭决定,但倾向于支持辩护律师动议,表示会尽快发布法庭命令。

在起诉书中,联邦调查局(FBI)认为,唐娟涉嫌签证欺诈,隐瞒了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的事实。在申请非移民签证的表格中,对于是否有在军队中服役的问题,唐娟回答:没有。有三篇文章、一份文件、两张照片,以及电话和电邮分析等,至少八项证据,可以显示唐娟的军人身份。

唐娟律师西格尔(Malcolm Segal)表示,首先,政府要明晰,服兵役意味着什么。在联邦调查局(FBI)对唐娟询问时,是用中文普通话进行的(注:有会说中文的探员)。但文件是英文书写的,除几个汉字外。政府指控唐娟作虚假陈述。政府在询问唐娟时,到底问了什么问题,得到何种回答,都需要说明。

“比如说,涉及到服兵役,在英文和中文语境下,均有多种含义。在申请签证上,不会具体说明服兵役意味着何种含义,搜索网络,不会有清楚的解释。所以无法清晰的判断服兵役的含义。但唐娟被审判的关键就是签证申请情况,尤其是回答服兵役问题。”

西格尔说,服兵役应指配备武器。政府依靠任何狭义的意思或一般通俗定义服兵役,这两者的审判方式不同,专家证词也不同。所以需要政府按照动议要求,提供相应证据和陈述。

检察官不同意动议

法官克莱儿表示,签证申请不会具体举例说明,服兵役对于任何一个特定国家的含义。但服兵役显然是更广泛的范畴。比如,为军事附属大学工作,或者当事人的工作、涉及民用合同的一部分。或者从事的研究由军队资助。这些都是兵役问题回答的更具体的例子。所以,如果一个人被问到一个一般性问题,有没有在军队服役?若回答没有,后续会有更具体的问题。问题答案仍然可以是真或假。政府不能在回答一个一般的问题时指控和虚假陈述。

西格尔表示,是否服兵役问题的关键,还意味着对于一个说中文普通话的人来说,含义不同。“(专家告诉我),在中文中,意味着武装的士兵。辩方之所以认为,政府违反了正当程式,是因为政府用比较笼统的语言来确定服兵役的含义,迫使被告为自己作证(是否有错)。这不仅仅是有价值的、专家讨论的问题。这场争论的核心是,政府说的服兵役到底是哪种含义?还要考虑到在当事人所在国,服兵役意味着什么。”

助理检察官柯波拉(Heiko Coppola)表示,不同意被告的动议请求。因多份文件已交给唐娟方面,包括搜查令宣誓书、刑事起诉书,以及提交给辩护律师审查的、政府搜查后发现的资料等。这并非强迫被告为自己作证。对于辩方要求询问唐娟时的中文录音,柯波拉表示,两个FBI探员询问唐娟时,其中一个母语是普通话,询问时并未录音。

克莱儿法官并未当庭宣布动议听证结果,但称赞西格尔做出清晰的辩护,倾向于支持他的动议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