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小民余毒未清:华融海外欠债420亿美元

中国华融遭遇债务危机,可能破产。(图片来源:美联社)

赖小民之死留下一个烂摊子,华融正遭遇债务危机,外界猜测,其甚至有破产的可能。作为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坏账银行)之一,4月1日,华融宣布推迟发布年报后,市场对其风险担忧进一步发酵,周四(4月15日),华融美元债继续下跌,明年4月到期的美元债收益率已升破50%。

十一周前的一个清冷周五的上午,有“财神爷”之称的赖小民在天津被执行死刑。

彭博4月15日报导,赖小民之死,给全球金融圈带来不小的震动:从香港到伦敦再到纽约,市场发出这样的疑问:中共政府会为赖小民从海外市场借来的232亿美元兜底吗?国际债券投资者是否得自己咽下苦水?像华融这样重要的国企,到底是不是像全球金融市场一直想的那样,依然大而不能倒?还是会眼睁睁地看着它像别的公司一样,该倒就倒?

澳新银行信用策略负责人Owen Gallimore表示,“像华融这样有政府背景的公司一旦违约,是破天荒的事。”因为,华融一旦违约,将是中国和亚洲信用市场的“分水岭”时刻。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称,“大家本来觉得中资投资级美元债无风险、高收益,之前几次爆雷,市场也没啥反应,都觉得出事就是买的机会,结果这次被整得很惨。”

华融将于2022年4月27日到期的美元债,周四报价再跌3美分至64/64.25美分,对应收益率升至54.038%/53.549%;将于2027年4月27日到期的美元债最新报价跌至60/60.75美分,对应收益率为15.092%/14.828%。

ICE BofA中资投资级公司美元债指数2月创下有数据来新高,随后一路震荡走低,上周以来加速下行,周四跌至212.756,本周跌幅达1.13%,自2月11日的高点已回落2.87%;中资高收益美元债指数跌势稍缓,本周以来下滑约0.64%,较1月初的年内高点则跌近2%。

彭博报导称,自1990年代末发生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如华融这般沉重的风险事件。华融总计欠海内外债券持有人的钱相当于420亿美元。根据彭博汇编数据,其中约有171亿美元将于2022年末到期。

华融资产成立于1999年,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2015年10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作为一家“坏账银行”,华融的目的是安全地解决国有企业发生的大量坏账。

同其他三家坏账银行一样,中国华融将逾期债务换成了数百家大型国企的股权。在此期间,帮助中石化等当时连年亏损的巨头扭亏为盈。

华融资产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此前因受贿、贪污、重婚一案受审,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被指控在2008-2018年间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

2012年赖小民走马上任后,华融将业务拓展至投银、信托、房地产等领域,将自己打造成中国54万亿美元金融行业中的重要一员。

2013年,摩根士丹利亚太区投银业务联席主管Shane Zhang与赖小民会面。据当时华融网站的新闻公告称,Zhang表示摩根士丹利对华融未来非常乐观。

市场投资者认为,中共政府会一直站在华融这种重要公司的背后,华融在境外市场发债融资顺风顺水,利率最低仅2.1%,从国内借的钱也不少。这样,赖小民把华融变成了一家庞大的影子银行,向不受银行待见的公司提供信贷。

赖小民曾在中共银监会担任高官,华融对外发放贷款,董事会或风险管理委员会几乎很少过问。

华融一位信贷员表示,她们部门做的大部分离岸公司贷款是赖小民亲自拍板。

据一家国有银行高管透露,这些钱还流入了被包装成铁路、港口等国内基建项目以及围绕一带一路计划的全球项目。鉴于事关赖小民,以上两名知情人士均要求匿名。

2016年,中资银行处置的5,100亿元人民币坏账中,华融吸纳了一半以上。在巅峰时期,赖小民庞大的帝国在海内外拥有近200个子公司。登陆港交所后,他曾在2017年扬言,很快也要在中国大陆上市。不过,华融回中国大陆上市并没实现。

2018年,赖小民被捕;今年1月,他被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

华融由此坠入谷底,净利润从2017年到2019年减少了95%,降至14亿元人民币,2020年上半年又下降了92%。资产缩水了1,650亿元人民币。

4月1日,华融宣布将推迟刊发2020年业绩,称核数师需要更多时间完成审核程序。目前市场对华融的主要担忧在于实施大规模债务重组,甚至是破产的可能。未来政府救助意愿如何,以及处置方案是否理想,均将直接影响市场对中资投资级美元债的信心。大陆媒体《财新》公开猜测华融的命运走向,其中包括破产的可能性。

知情人士称,华融向监管部门提交了一份包括剥离非核心及非盈利子公司在内的方案,以提振盈利能力;另外华融正在确定一些子公司的股权价值,并敲定哪些将被最终出售,这也是业绩延迟发布的部分原因,目前华融尚待官方批准相关方案。

华融一位领导称,过去两周公司高管一直在与国有银行会面,以缓解他们的担忧。

据悉,中共财政部提出了另一可能性:考虑将其持有的股权划转给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旗下的中央汇金。知情人士称,监管机构已召开了几次会议讨论华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