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习近平做了一件“大事”将跳级入局掌中宣部

中共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图片来源:网络)

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一年多,有关上位中央顶层的官员预测人选已经陆续有来。仅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的现任中共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因为习近平做了一件“大事”,被认为有望跳级进入政治局,执掌中宣部。

《自由亚洲》发表作者高新的文章日前分析说,过了明年10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现任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目前在位的所有省市自治区党委一把手中的8个60后之一陈敏尔,进常委是十拿九稳。而除他之外的另外7个省级党委一把手中的60后,不可能全都进入二十届中央政治局。比如,半个月前刚刚被任命为甘肃省委书记的尹弘,尹是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的上海旧部,如今仅仅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还是资历太浅。

文章说,到目前为止的所有中共60后省委一把手中,除了尹弘和景俊海只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其他几位都是十九届中央委员。但要说在明年召开的二十大上入局,景俊海却肯定是看好。皆因景俊海为当今中共“一尊“习近平干了一件”大事“。

公开资料显示,1960年12月生的景俊海是陕西白水人。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现任中共吉林省委书记、吉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去年11月,才由吉林省长就地升任省委书记的景俊海在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2007年,还仅仅是陕西省的一个副地市级干部。习近平以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书记身份从曾庆红手中接过中央组织大权之后没几个月,景俊海就被跃升为陕西省副省长。

习近平接任总书记位置前几个月,景俊海又被安排为陕西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

去年11月下旬,当景俊海被从吉林省长位置上就地提拔为省委书记的消息被公布后,官媒《中国青年报》文章以《三年三次职务调整,中候补景俊海任吉林省委书记》为题,向读者暗示这位景俊海的“与众不同”。

这篇文章中说:全国31个省份的省级党委书记中,景俊海是唯一一位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当时的尹弘还只是河南省长)。2017年至今,景俊海职务已经三次调整,先后担任了北京市委副书记、吉林省省长和吉林省委书记。

文章还详细介绍景俊海是1992年才从陕西西安一所高校的教师岗位转而从政的,此后用了16年时间晋升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其间曾短暂担任西安市计委主任;2005年成为西安市委常委。2008年1月,不满48岁的景俊海出任陕西省副省长,晋升副部级。

高新点评认为,西安市委常委只不过是一个副厅局级干部,而景俊海2008年从西安市委常委晋升陕西省副省长是被越级提拔,这种情况在最近十来年里是很少见的。

《中青报》文章继续介绍说:2012年5月,景俊海入列陕西省委常委,任宣传部部长后,多次在央媒发表文章,属于刊文较为频繁的地方省委常委。这些文章多是向中央表忠,其中2014年7月,景俊海在《求是》刊文“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015年6月,景俊海就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在中宣部副部长位置上坐了不足两年,即于2017年4月从中央回到地方,担任北京市委(专职)副书记。在北京任职8个月之后,2017年12月底,景俊海调任吉林,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并于次年1月初任吉林代省长,1月底当选省长,正式晋升正部级。

《中青报》的文章特别强调:此番任吉林省委书记已经是景俊海自2017年以来,三年多时间内的第三次职务调整。

对于景俊海被中共高层如此器重地频繁调动和一步步重用的原因,有海外党媒之称的《多维网》曾连发两文披露原委。

原因之一是:“陕西是中国西部大省,尽管对于习近平而言颇为‘特殊’,其父习仲勋曾在此起家,又是习本人下乡插队当知青的地方。但中共用人有其成熟规则,除去个体间的部分差异,西北干部之所以集体势起,来自于他们的独特优势”;原因之二是:“2012年5月主管陕西省委宣传部后,景俊海曾主导了修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陕西的陵园。”

文章还特别提示:“有观点认为,景俊海仕途快速升迁获益于其身上的‘陕西’标签——因为他主管陕西省委宣传部期间,曾一手策划并推动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父亲的墓园扩建成陵园……。”

2014年中国传统新年期间,《多维网》刊发记者实地探访了习仲勋故里陕西省富平县,重点到访习仲勋陵园的报导,当中提到:在出高速路进入富平县省道106的不远处,伫立着一个明显的地标牌,上面写着“习仲勋故里”几个大字。

习仲勋陵园坐落在温泉河生态园之内。有资料显示,习仲勋陵园总占地约十余亩,整个生态园的面积大约将近四百亩,工程分两期建成。园区内景布局讲究,有坐西北面东南的习仲勋座像。

该报导还说,游客随身携带的背包不论大小都必须要寄存,游客寄存时使用的是指纹录入对比的存取包保管柜,这也保障了物品的绝对安全。令很多人意外的是,尽管已经登记了身份证、存了包,入园仍然要接受检查金属感应器的扫描。游客随身携带的物品,特别是手机等电子产品都要拿出来放到桌子上,以便不影响金属感应器的检查效果。以至于有人不由感叹:“这比机场安检还严格啊!”

入园后,远远可见习仲勋雕像坐落在青山翠柏中。根据工作人员介绍,陵园内植有侧柏、龙柏、白皮松、火球等。其坐西北、向东南的布局,颇有政治寓意,风水极其讲究,生态园内景观规划和打理都显出用心。据园区管理人员透露,陵园内种植的一草一木,位置在哪里都是很有讲究的,“基本上没能脱离开风水”。陵园南有温泉河,北有桥山,占地面积10余亩,这些都跟风水学有关。

习仲勋陵园。(图片来源:网络)

按照《环球实报》评论文章的说法:对比中共已故党国领导人故居陵园,只有邓小平在四川广安的故居纪念园面积比习仲勋大。而据网民统计,孙中山的陵园长不过700余米,最宽处不过300余米,大小是习仲勋的陵园九分之一;而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长不过一公里,最宽处不过500余米,是习陵的四分之一左右。

据悉,习仲勋故居是2005年启动重建的,但直到2012年习近平准备上台时,当地政府才开始大规模扩建工程,至2015年完工。而景俊海则一手策划并推动把习近平父亲的墓园扩建成陵园,不但规模较之前扩大数十倍,而且规格也大大升级,还成为所谓“陕西省爱国主义传统教育基地”。每年当局都组织悼念活动,其声势不亚于北京大会堂的毛泽东纪念堂。

习仲勋陵园的扩建工程第二期完成于2015年年中。工程刚刚完成,景俊海就被中组部任命为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自由亚洲》高新的这篇文章据此预测认为,未来的中共内宣和大外宣总管,明年二十大上将产生的新一任以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兼任中宣部部长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景俊海。

当然,按照另一些观察家的说法,还要看中共二十大换届有没有差池,在这之前会不会发生政权突然倒台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