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外交官突身亡 据称曾注射中国疫苗

怀疑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导致身亡,吉尔吉斯斯坦外交部领事司副领事沙基罗夫。(沙基罗夫生前脸书账号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外交部一名副领事,上周突然死亡,家人怀疑与接种中国国药集团的新冠(中共病毒)疫苗有关,但其后被该国政府否认。民间质疑北京在背后施压。评论人士则认为中共透过疫苗及债务等手段,掩盖中国疫苗问题,强推疫苗外交。

吉尔吉斯斯坦外交部领事司39岁副领事沙基罗夫(Bakhtiyar Shakirov)上周四(1日)突然死亡。

该国卫生部前发言人巴亚利诺娃(Elena Bayalinova)翌日(周五,2日)在Facebook披露,沙基罗夫疑似因注射中国疫苗身亡。她指称接到死者一名亲戚的电话,指死者曾接种了中国国药集团的新冠疫苗。巴亚利诺娃认为,卫生部门应进行客观的调查并发布调查结果。

不过,巴亚利诺娃其后删除了相关信息并致歉。惟一日后(周六,3日)她再意有所指地在脸书上写道:关上所谓错误的门,真相也将无法进入。其脸书评论中,有吉国网友质疑本国政府惧于中国政府的施压,于是掩盖真相。

巴亚利诺娃在脸书发布沙基罗夫去世后,其亲属透露他是因为接种中国疫苗而身亡。(巴亚利诺娃脸书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旅居法国的哈萨克公民记者阿萨特(Erkin Azat)质疑,中共当局正以隐瞒疫情同样的手法,应对中国疫苗风险事件。他指,中共从疫情蔓延的始作俑者,变身为“全球抗议领导者”角色,并且强力推进它的“疫苗外交”,其路径和手法与“一带一路”有很大的重合,这些都是中共政治工程。

阿萨特说:中国疫苗在国际上没有获得正式的认可,但是中国政府一直在“推销”它们的疫苗,为中共“一带一路”填色彩。中国政府可能会以债务问题而威胁这些国家,逼迫他们推广中国疫苗,吉尔吉斯外交部领事死亡背后,我们不知道在中国和其它受中国影响的国家,有多少平民因打中国未认证的疫苗而死亡?未来中国政府会利用其他国家的官方媒体来影响和阻扰类似真实信息的出现。一如既往的赞扬中国疫苗的“顺利推广”。

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瑞法特告诉本台,有很多在吉尔吉斯斯坦的维吾尔人告知他这个消息,他们相信沙基罗夫是因注射中国疫苗而死亡,并相信是将疫苗当作政治筹码的中共向吉方施压,导致真相无法公之于众。

3月19日,中国政府援助吉尔吉斯斯坦的首批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15万支新冠疫苗运抵该国首都比什凯克。从3月29日开始,吉尔吉斯斯坦开始在全国范围内为国民接种疫苗。

瑞法特说:我吉尔吉斯坦朋友完全相信那个打中国疫苗死亡的信息,真实性不容怀疑。完全是中国施加压力,然后吉尔吉斯坦方面出来“辟谣”,现在澄清完全是欲盖弥彰,中共只要澄清的一个东西,几乎我们就可以认定它的真实性,中共一直在做“疫苗外交”,完全是要挟、威胁外交。

由有关事件,瑞法特也担忧,中共会利用“疫苗外交”向外施压,要求引渡流亡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今年2月,有土耳其反对党议员曝光北京以疫苗做诱饵,施压土耳其议会通过一项秘密引渡协议。土耳其是维吾尔在海外最大的流亡地之一。

本台记者透过脸书向巴亚利诺娃发出置评请求,尚未收到回复。本台亦联系了沙基罗夫生前数名外交部同事或朋友,亦未收到回复。

吉国媒体引述卫生和社会发展部对事件的回应,称沙基罗夫是在国家妇幼保健中心注射抗生素死亡。法医未在沙基罗夫的遗体上发现接种疫苗痕迹,保健中心的疫苗接种登记册中亦没有沙基洛夫的登记资料。最终的专家意见将在14天内公布。吉尔吉斯卫生部还要求公众不要以虚假信息扰乱视听。称来自中国的疫苗仍然是应对新冠病毒的现有方法之一。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