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专访大于三峡三倍的水库!习近平要青史留名?(上集)

2020年年底,在中共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和习近平2035年远景目标书中,第一次将开发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水电列入之内。有报道称,中共要在雅鲁藏布江下游建一个三倍于三峡工程的大型水电站。目前,大陆已有8万多座水库,建水库已经成了中共用来提高GDP等基本建设的国策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陆最大的三峡水库的功能已经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为什么也热衷于建水库?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著名环保、水利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中共建水库的政治目的-控制

王维洛指出,中共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建大小水库以来,它的一个目的其实就是两个字“控制”。“它就是控制人的思维,控制人的行为,同样要控制水。它认为水控制了以后,它也就控制了中国大陆。中共1949年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时候,它马上就派了一个代表团到苏联去取经。当时去的有水利部部长傅作义,还有张光斗一大批人,去了一个多月回来,取来了真经了,就是建水库,建大坝。因为大陆它当时认为面临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旱,一个是涝。它说这个水库能抗旱,能防涝,还能发电。”

中共十四五规划-建三倍大的三峡水库

据报道,去年11月底,大陆电力建设集团的董事长晏志勇,在水利发展工程学会成立4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强调,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已被列入中共“十四五”规划中。王维洛对此表示:”他强调是个实施。然后他又说,这将是一个发电装机是三峡工程的三倍这么一个大的工程。这个消息报道出来以后,就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国内的有一批人,就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很振奋。国外特别是东南亚的,像印度的反弹就很大。

到了12月2号这一天,中共驻印度大使馆发言人就说了,中共在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是一贯秉持负责任的态度,实施开发和保护并举的措施,任何项目都会经过科学认证规划,充分考虑下游地区的影响,兼顾上下游利益,目前还只处于前期的规划论证阶段,外界不要过度的解读。在一天以后,外交部发言人又重复了这一段讲话。”

大陆专家对雅鲁藏布江开发的大忽悠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如果大家关心大陆的水电在西部大发展议题,就会注意到,其实在大陆的网站上,几乎是每一年都要忽悠在西藏雅鲁藏布江,要建一个比三峡工程更大的水库。“我们前面也讲过一个工程,叫红旗河工程。就是从雅鲁藏布江这里开始引水,一直引到新疆去,在新疆那里开发八亿亩的农田,再造大陆的辉煌。其实就是红旗河始点的这个水库,和我们现在讲的这个雅鲁藏布江要建的是三峡工程三倍的这个水电站是同一个坝址,都在喜马拉雅山大拐弯的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叫派,有的时候大陆把它叫派镇。

我们还讲过堰塞湖滑坡的问题。2018年那一年,在雅鲁藏布江上,金沙江上都发生了大滑坡,都形成了堰塞湖,而且两边都是两次堵江,先滑坡滑了一次以后,堵了一次江,后来冲开了以后,又一次滑坡再堵上江,发生滑坡的地方也在这个地方。”

据王维洛介绍,其实在早期,中共对外不叫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而是简单的叫作墨脱水电站。中共提出墨脱水电站的设想,最早是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个时候,中共科学院的第一批科学考察队进入西藏,所谓的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你马上就可以知道这里的水力资源很丰富,因为雅鲁藏布江是大陆的一条大河,这里的坡降又很大,从二千九百多米的地方,一下子降到只有五百米的地方。你从理论上是可以利用的,当时就提出来,这里是存在水能资源。

那么到了八十年代的后期和2002年的时候,大陆科学院地理所的叫陈传友一个院士,好几次就提出了要在这里建墨脱水电站,而且还提出了相当详细的计划。我就不知道他调西藏水到新疆去和他的这个墨脱水电站,到底哪一个在前,哪一个在后。这个水如果发了电以后,是不是还能重新回到新疆去?他从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就知道雅鲁藏布江下游是个大峡谷,整条河流成一个马蹄形的形状。当时他提出的这个设想就是在马蹄形的两端,用打隧道的办法连起来,就是说这个水不走这个马蹄形大拐弯的这个形式,而是直接从马蹄形的这一端到马蹄形下面的另一端,用隧道连起来,这样就能够利用二千米的这个水位差来进行发电,建四级电站,用四道钢管引水引下来,建一批发电站,水再往下引,再往下建。他就想有这么多的水位差,我乘一乘,那么就是理论的发电能力。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如果你水从这个隧道里走了,原来的河道里没有水了。他从来不想这个问题。

到2006年的时候,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主任叫蔡其华,他就去考察这个坝址。蔡其华这个人后来是担任了水利部的副部长。按照中国的管理,就是说西南地区的这些河,像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它的开发规划是归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所以当时长江水利委员会就提出了一个更加具体的一个规划,是建二级,后面一级比较大,用钢管引下去,再下面一级建的比较小。他主要考虑到尼洋河的雅鲁藏布江这个地方,有一个重镇林芝县八一镇,它是在军事上,在经济上,和在交通上都有很重要的意义。如果按照陈传友的规划,八一镇就要被淹了。长江水利委员会建议在下面先建一个小的坝,不要把八一镇淹了,在尼洋河入雅鲁藏布江的上游,再建一个大的坝。

还有其它的想法。无论哪个规划都没有晏志勇在去年11月底说的,他能够装到三峡工程的三倍。就是说晏志勇比较呼悠大家呼悠的猛一点。”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