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在任期的最后,川普放弃了强迫公布 “通俄门 “档案【编译】

上接:华盛顿沼泽大曝光!川普解密被情报界高层百般阻挠 哈斯佩尔起重要作用【编译】

对云端服务公司报告的依赖”令人发指“

另一组公众尚未看到的关键文件,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网络承包商“云反击”(CrowdStrike)”搞出的报告,以下简称《云反击报告》,这是FBI指控俄罗斯黑客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所依赖的证据。FBI、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都依赖这份报告。

他解释说,”FBI有研究服务器和利用这些信息的专家,情报部门完全可以消化这些信息,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FBI的专家没有权限访问民主党全委会服务器的全部内容。“

帕特尔说,“出于某种令人发指的原因,FBI竟然向民主党全委员会低头,拒绝交出服务器进行分析,反而让这家网络公司做裁判,判断什么可以利用,什么不能利用,什么可以看,什么不能看。”帕特尔认为这一决定”令人发指愤慨”。

不过事情的真相还是泄露了出来。云反击公司的执行长亨利(Shawn Henry)虽然是穆勒手下的前FBI高官,但是他在国会作证不敢说谎。在2017年12月众议院情委会的作证中,亨利承认云反击公司”没有具体的证据”来证明俄罗斯黑客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服务器上删除了任何数据,包括私人电子邮件“。帕特尔回忆说,”我们当时是希望在取得亨利的证词后立即解密证词。“

但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希望解密证词的努力遭遇了”挫折”。帕特尔说,”一开始是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进行阻挠,后来2018年1月民主党人控制国会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又遭到民主党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的阻挠。“

然而,帕特尔与时任情报总监通力合作,总算在2020年,迫使亨利的录音记录和其他几十人的录音记录得以公布。2020年5月,亨利爆炸性的承认了这个隐瞒了近三年的秘密,让云反击公司的可信度遭受了重大打击。可是,《云反击报告》的全文仍然没有发布。

帕特尔说,如果《云反击报告》能发布,不仅会支持亨利自己所承认的一切,而且还会提出新问题,政府为什么要使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雇佣的承包商制作的报告?

中情局在克里姆林宫的内线不可靠

中情局断言,普京亲自下令支持川普的竞选活动。这个论断是依靠了另外一个值得怀疑的消息来源,就是克里姆林宫的内线。这名内线已被揭发为克里姆林宫中层官员,斯莫连科夫(Oleg Smolenkov)。

斯莫连科夫2017年逃离俄罗斯前往美国,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中情局官员对斯莫连科夫的”可信度”抱有怀疑。

帕特尔表示,他无法评论是否相信斯莫连科夫向中情局转达了可信的信息。”在这件事上,我有点陷入困境,我看了所有的机密信息,但还有我们要求解密但还没有得到批准的信息,这是我没有看到的。”

不过,帕特尔也表示,对中情局依赖斯莫连科夫这件事情,提出怀疑的人,”理所当然”的是想”查清”事情的真相。”但在通俄门的《反情报界评估报告》和其它一些文件最终曝光之前,就开始谈论莫连科夫涉及的秘密,那么我很可能会被FBI敲门。”

关键文件会被公布吗?

在川普总统任期最后的一个完整日,也就是1月19号,川普总统下令解密FBI最初的通俄门调查的其余文件。一位熟悉解密令包含文件的消息人士向《真清晰调查”(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证实,这些解密的文件不包含帕特尔希望公布《反情报界评估报告》,也不包含FBI依赖的《云反击报告》。

除了这些被严密保护的文件,帕特尔认为,关于佩奇的欺诈性监视令,还有更多内容需要了解。帕特尔说,公众应该阅读佩奇最终的外国情报搜查令的”整个主体部分”,以及FBI试图证明搜查令合理性的”基本来源核实报告”。

通过阅读FBI用来支持外国情报搜查令的内容,美国公众可以看到FBI所依赖的完全是胡说。”

帕特尔补充道,”美国公众需要自己去了解和阅读,并自行判断为什么他们的政府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这是明知故犯。“

“在涉及总统大选的调查中,如果他们搞出了拙劣的交易,美国公众是有权知道的。”

In Final Days, Trump Gave Up on Forcing Release of Russiagate Files, Nunes Prober Says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