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洗脑 调查:近9成加州人不满公立教育

图为2020年8月13日,学生在加州的好莱坞高中领取课本

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FER)于上周在全州范围内,发起了一次针对K-12年级公立教育现状的民意调查,最新结果显示88.3%的参与者对当前的公立教育不满。

调查还发现,85.1%的人不希望将《民族研究示范课程》作为高中毕业生的必修课;超过77.7%的人不同意加州推行带有批判性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91.5%的人认为加州K-12年级的整体学术成就需要提高、75%的人希望多注重学生的基本阅读和数学素养培养;78.7%的人认为要注重培养高中生学术的竞争力。

调查中所提到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ESMC),在近几年被再次推进,起源于2016年加州议会通过的AB2016法案,该法案要求7至12年级的学生学习民族研究课程。

在当前释出的教学大纲草案中,很多家长发现,这个民族研究课程的内容与民族文化无关,而是教授学生进行自我社会阶级划分,并将许多暴力革命者列入有影响力的有色人种名单,进行恭维描述。

除此之外,激进性教育与“黑命贵”(BLM)和LGBTQ团体的相关内容,也是该课程的组成部分。

核桃市家长贺女士认为,所谓民族研究课程是在批判和丑化美国传统的价值观,宣传共产主义的“斗争”理论。她说:“课程的内容在有意掩盖一些历史、歪曲另一些历史;不是让学生相互之间建立尊重和理解,而且把学生分为所谓的受害者和压迫者,‘我伪装成受害者,你不同意我,你不是我这个种族的,你就是压迫者’,这种思想是在挑动学生互相斗,这给我的感觉太熟悉了,完全是共产党那一套。”

一位参与调查的人留言说:“这些课程(妇女研究、民族研究等),教孩子们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种族或性别,而不是教育他们努力工作。在今天这个时代,这是相当不负责任的,是在毒害人,适得其反。”

还有人说:“专注于某个特定种族,而忽视其他种族,是在增加仇恨,是真正的种族歧视。”

CFER执行总监吴文渊指出,《民族研究示范课程》的根源理念就是错误的,是带有种族和政治色彩,因此不论怎么修改都是错误的,是在给学生洗脑。

加州教育现状引家长忧心

对于加州当前的教育氛围和所使用的课程内容,不少家长们感到十分担忧。南加州华裔家长刘女士(Sally Liu)说:“看看加州教育系统支持的都是什么?“黑命贵”、种族歧视课程、激进性教育,把什么变性、同性恋、双性恋、各种性行为、如何避孕、堕胎等一系列坏思想,灌给我们很小的孩子,彻底扭曲着下一代的正确价值观。现在,连入学招生都要根据种族来区分了。”

去年11月的大选中,在CFER的主要带领和各方义工的努力下,57%的加州选民投票否决了带有种族歧视性的第16号公投案(Prop16)。换言之,加州人继续可以在“209号法案”的保护下,享有平等的竞争机会,禁止公立大学招生、政府工作招聘以及合同审批时,将种族、性别作为考量因素。

然而,2月10日,旧金山联合学区董事会却以解决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学生问题,通过了洛威高中(Lowell High School)禁止根据学业成绩择优录取学生的新招生政策。

CFER还列举了当前加州其它的一些教育问题,例如加州教师资格认证委员会近期延长一项豁免,将允许还在准备成为教师阶段的人,在完成资格认证前所需的考试、课程作业和实践期间,就开始教学。

另外,让家长们担心的是2月16日,洛杉矶联合学区(LAUSD)董事会投票决定,将削减校园警局2,500万美元的预算,用于支持黑人学生。同时削减133个校警职位。

对此,CFER的联合创始人兼秘书长康罗伊(Saga Conroy)说:“洛杉矶联合学区的资金流向备受关注,如果学区董事会公然根据种族、肤色来决定资金的去向,有极大嫌疑是在违法加州宪法。”◇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