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沼泽大曝光!川普解密被情报界高层百般阻挠【编译】

记者李博文编译,《网关专家》报道, 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工作, 他在接受采访时曝光, 高级情报官员百般阻扰俄罗斯调查中关键材料的发布,他们通常是通过故意的拖延对材料的审查,”不断地阻碍”这些文件的公布。帕特尔说, 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在阻止其中一份最关键的文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

据一名后来加入川普政府的前国会高级调查员称,在对试图破坏他的总统职位的”深层政府”行为者进行了四年的抨击之后,唐纳德-川普在他上任的最后几天向美国情报领导人态度缓和,允许他们阻止俄罗斯调查中关键材料的发布。

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工作,帮助揭露了FBI”交火飓风”调查期间美国情报部门的渎职行为,他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川普没有强迫公布会暴露更多错误行为的文件。但他说,高级情报官员通常是通过故意的拖延对材料的审查,”不断地阻碍”这些文件的公布。帕特尔说, 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在阻止其中一份最关键的文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说。

帕特尔看到了俄罗斯调查的基本情报,并共同撰写了尚未解密的关键报告,他说,新的披露将暴露出CIA和FBI工作中更多的不当行为和证据漏洞。 

他说 “我认为,在情报界内部,在某些情报机构的负责人那里,有人不希望他们的谍报技术被公开指责,即使是在前政府期间,因为这对机构本身并不好看,” 

在上个月川普任期结束,离开政府后,帕特尔在他的第一次深入采访中,告诉媒体《真正清楚的调查(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他曾担任过几个情报和国防角色。

对中间人发出的寻求评论的请求,川普没有回应。

尽管司法部监察长在2019年12月的报告暴露了重大的情报失误和渎职行为,但帕特尔表示,更多的破坏性信息仍被掩盖。尽管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正在对进行川普与俄罗斯调查的官员的行为进行调查,但目前还不清楚关键文件是否会见天日。

 帕特尔并没有暗示颠覆性的铁证被隐瞒。核心情报失误已经暴露–特别是关于FBI依靠克里斯托弗-斯蒂尔( Christopher Steele)现在被揭穿的档案,来确保用于监视川普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FISA授权。但他说,被扣留的材料将揭示更多的不当行为,以及中情局对于俄罗斯的评估,也就是在普京的命令下,进行全面系统的干预2016年竞选活动,以选举川普,中情局的评估的存在重大问题。帕特尔对详细介绍任何尚未解密的敏感信息持谨慎态度。

公开过程“不断受阻’”

在前共和党主席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的领导下,帕特尔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工作,被广泛认为揭露了FBI对斯蒂尔的依赖和对美国外国情报监控法院的错误陈述。然而,国会民主党人和各大媒体却将他描绘成一个试图 “抹黑 “通俄调查的幕后破坏者。

媒体的尖酸刻薄让帕特尔感到不安,他此前曾在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和五角大楼担任国家安全官员–这一任期超过了他在川普手下工作的时间。帕特尔说,在这样一个相应的国家安全调查中确保关键信息的公开披露,是他当初接受这份工作的动机。

“我和德文达成的协议,我说,’好吧,我并不想去国会山,但我会在“问责和披露”这个基础上做这份工作 “帕特尔说。”我们发现的所有东西,我不管它从你的政治角度来看是好是坏或其他什么,我们把它拿出来。所以美国公众可以自己阅读就可以了,在这里和那里有一些保护某些国家安全的措施,但这些都是最低限度的删改。”

 这一任务被证明是困难的。帕特尔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披露工作,”不断受到情报界成员自己的阻碍,用同样单一的字眼说,你要伤害消息来源和方式….,我只是强调,因为,我们没有失去一个消息来源。我们没有失去任何一个关系,没有人死于我们的公开披露,因为我们是以系统和专业的方式进行的。”

“但每次我们强迫他们出示[文件],”帕特尔补充说,”这只会显出他们的掩饰和尴尬。” 他帮助揭露的这些关键迹象包括:司法官员布鲁斯-奥尔(Bruce Ohr)承认,即使在FBI正式终止斯蒂尔的职务后,他仍担任斯蒂尔的联络人;前FBI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 Andrew McCabe)对希拉里-克林顿电子邮件调查相关泄密事件的虚假陈述;以及FBI依赖斯蒂尔档案对佩奇进行监视。 “其实有一条法律规定,FBI和司法部不能为了掩盖尴尬或错误而不向法庭披露材料,在我们的调查过程中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它帮助我们强制披露。”  

对 “情报界评估”的评估

对于帕特尔来说,一份仍然不为公众所知的关键文件是他帮助编写的、川普在情报界压力下选择不解密的完整报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2017年1月情报界评估(ICA)的报告》。

2017年1月的《情报界评估》,简称为ICA,是一份基础性的通俄门文件。在川普就职前两周发布,这份情报界评估,断言俄罗斯发动了一场干预活动,以帮助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尽管媒体普遍认为,这份情报界评估反映了所有17个美国情报机构的共识,但这是由时任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领导的一小群中情局分析师在几周内匆匆完成的工作,他们只是咨询了FBI和国家安全局的同行。国家安全局甚至对俄罗斯和普京专门旨在帮助让川普当选的一个关键判断持异议,只表示 “适度信任”。

2018年3月众议院的报告认为,《情报界评估》的制作 “偏离了中情局的既定做法”。众议院报告认为,核心判断认为普京试图帮助川普 , 是由于 “重大的情报谍报技术的失误,破坏了对《情报界评估》 判断的信心”。

随着2018年3月的那份报告,帕特尔和他的情报委员会的同事们制作了一份仍然保密的文件,对《情报界评估》的 “谍报技术失误”做了更详细地充实

帕特尔说, “我们去看了《情报界评估》,看了基本的证据和电文,并与做这件事的人交谈,”。根据帕特尔的说法,《情报界评估》的缺陷首先是在奥巴马白宫的最后几天,它的制作时间窗口空前的短。”在两到三周内,你不可能对任何事情进行全面的调查,在干扰和网络安全问题方面。”

帕特尔说,仍然保密的信息破坏了另一个关键的说法–俄罗斯下令开展网络黑客活动以帮助川普。2018年3月众议院的报告指出,《情报界评估》判断,”特别是在网络入侵部分,对来源和确定的假设采用了适当的告诫”,但这些被党派坚持认为俄罗斯是罪魁祸首所淹没。

帕特尔说,在讨论这些材料时受到限制,它的发布 “会给 “对穆勒报告中关于俄罗斯为让川普当选,而发动 “全面和系统的 “干涉活动的说法持怀疑态度。

(待续)

In Final Days, Trump Gave Up on Forcing Release of Russiagate Files, Nunes Prober Says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