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高官公共情妇门的他曾促成邓、陈和解

当年因为深陷“高官公共情妇门”的中共国家安全部长许永跃虽然因此而痛失晋升副国级的大好政治前途,但最终却还能保住自己正部长级退休待遇的过程和原因。

前国安部长许永跃

其实,除了国家安全部长职务的无比敏感这一重要因素,许永跃居然在被中纪委内部通报“严重违纪”之后,还能够被内定保留正部长级退休待遇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他本人的红二代出身和背靠中共党内陈云家族势力的非凡政治背景。

当初许永跃从河北省委副书记兼同级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突然被宣布为国家安全部部长,一时令外界十分好奇。当有中共驻港媒体披露出他的红二代背景之后,台湾媒体随之披露出了他的父亲许鸣真曾在1992年8月以探亲名义到台湾,面见时任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

1995年10月,许鸣真以副部长级离休干部身份去世后,中共媒体用一句“曾为筹备辜汪会谈做出了重要贡献”为他盖棺论定。此时的许永跃刚刚在中共河北省第五届党代会上,再次“当选”为河北省委副书记,次年又被宣布重新兼政法委书记。

正像我们上期节目中所介绍的那样,“文革”结束次年,毛泽东秘书出身的胡乔木出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为科院院办公厅招揽人才时,许永跃和一个叫朱佳木的一起被招募进去。朱佳木被直接安排为胡乔木秘书,许永跃则担任了办公厅下属某处的处长。

按照许永跃本人的回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陈云在其内部讲话中特别要求“要从一些办公室的秀才班子里面,从秘书里面”,选拔领导岗位接班人的培养对象,大力提拔。于是,担任“陈云同志处负责人”才两年多时间的朱佳木,本人请求“下基层锻炼”得到陈云批准。此前已经因为朱佳木的推荐,而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公厅调到陈云身边当政治秘书的许永跃,便接替了朱佳木的“陈云同志处负责人”的职务。

1987年中共十三大闭幕之后,中组部应新任中顾委主任陈云的要求,将许永跃任命为中顾委副秘书长,令许永跃官至副省部级。

按照许永跃自己的回忆,陈云担任主任的这一届中顾委存在的五年时间里,他本人只出席过一次常委会会议,那就是1989年5月,中顾委以“旗帜鲜明反对动乱”为主题的常委会。

陈云在这次会议上讲话说:我们都是在毛泽东的带领下参加了中国革命。你们刚才都说了,有亲人和战友牺牲了,我和你们一样,长征路上,我的警卫员走着走着就看不见了。一回头,别人告诉我,他陷到草地的泥坑里牺牲了。

陈云和邓小平

陈云当时还说,为了社会主义的江山,一共死了2400多万人,有民主人士,也有共产党人。与其说我们这些人是两万五千里长征走过来的,还不如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但现在有人要另起炉灶,我提议,我们要坚决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头子的中国共产党党中央,赞成的请举手。

会议之后,到场《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奉命对外发布消息,新闻审阅稿送到“陈云同志处”后,许永跃在把它送到陈云案头之前,即已经自己作主把“现在有人要另起炉灶”一句给删除了。然后,许永跃又当面向陈云建议,把送审稿中引用的陈云原话“以邓小平为头子”一句,改成“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

次日公开对外发布的会议消息如此引述陈云讲话:第一,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后退。如果后退,二千万革命先烈用人头换来的社会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会变成资本主义的共和国;第二,我们作为老同志,现在就是要坚决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坚决拥护李鹏同志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中共政权日后所谓“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对外公开正式提法,正是由此而来。而坚决拥护李鹏讲话这句内容,根本不是陈云在现场讲过的。最终是陈云本人还是许永跃添加进去的,外界无从得知。

不过许永跃本人倒是亲口对记者说过:大家现在经常用“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这个提法,但谁也没有注意到它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

1998年3月,同样也是红二代出身、父亲是“革命烈士”、已经担任了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长达13年之久的贾春旺被安排转任公安部部长。国安部长位置传给了许永跃。

日后有境外媒体评论说:许永跃的父亲许鸣真曾担任陈赓大将的秘书;许永跃本人曾担任陈云的秘书,而陈赓和陈云都曾经是中共第一个安全机关–“中央特科”的要角。许永跃当上“中央特科”的后继者–国家安全部的部长。

毫无疑问,许永跃被选拔为中共国家安全部长接班人,其本人的红二代出身和“长期在陈云同志身边工作”这两项,是通过严格至极的政治考核的最重要因素。而当时的中共高层应该也是还考察到了他许永跃的“专业背景”,毕竟是公安学校毕业生,而且还有在该校任教的经历。

1992年中共十四大上宣布撤消中顾委建制,其常设机构–有着近百人编制的中顾委办公厅也面临“关停并转”。中组部在征求了陈云和许永跃本人意见之后,同意了许永跃“把基层工作经验这一课补上”的要求,之所以安排为省政法委书记,也是因为他“公安学校”的专业背景。

因为“高官公共情妇门”黯然离职后,人们赫然发现,先后倒在了李薇石榴裙之下的中共副部长级以上高官中,竟然有两个都是出自陈云家族门下。除了许永跃,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过去节目中已经介绍过的,也是被判处死缓的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陈云长子陈元的得力副手王益。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

这位王益是北京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大学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任职。1987年中共十三大开过之后,中顾委重组,王益被安排到薄一波身边,具体工作是负责主持中顾委常务工作的副主任薄一波与主任陈云之间的联系。所以,他也被认为是薄一波和陈云两人的“共享秘书”。

这个王益离开中顾委的时间比许永跃要早几个月,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闭幕后,即被安排进入刚刚成立的国务院证券办公室任副主任。

当时刚刚由朱镕基主导成立的国务院证券委员会下设有正式的委员会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由当时的国务院办公厅代管,只是一个正厅局级机构。担任办公室副主任的王益也只享受副厅局级待遇。

这个国务院证券委员会的首任主任是朱镕基,委员里有朱镕基手下的时任央行第一副行长陈元和国务院财政部的时任第一副部长金人庆。

1995年3月,中共国务院正式批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机构编制方案》,确定中国证监会为国务院直属副部级事业单位。国务院证券委员会下属常设办公室和这个证监委成为同一机构,副主席王益自动升格为正厅局级。

三年后,证监委升格正部级,王益也随之成为副部级干部,但几个月后便被奉朱镕基之命收编国家开发银行的陈元调到了自己身边,国开行副行长的职位一直坐到被关进秦城的那一天。

王益当年随陈元入掌国家开发银行之后,有中国大陆的财经记者如此评论说:建国之后,我们国家早年主持全国经济工作是以陈云为主,薄一波为辅。如今国开行的格局也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巧合:陈云之子陈元为行长,王益为副行长。

之所以得出如此对比,是因为当年北京财经界一度盛传,王益是薄一波的女婿。

这一传闻的基础是,王益和薄一波小女儿、薄煕来妹妹薄小莹1978年考入北大历史系后是和王益同班。1982夏,两人一起毕业后,薄小莹被直接留系任助教,王益则考取了本系的研究生…..。

日后关于此二人之间的传闻制造者说,王益之所以报考本系的研究生就是为了留在薄小莹身边。但事实上,比薄小莹年轻四岁的王益的妻子虽然也是出自北大,但当时的名字是白昭明,考入北大之前已有工作经历,是新侨饭店的团委书记。王益发迹后,他妻子一度为避嫌,曾短暂更名为王昭明。

这期间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就是,曾经担任过云南省副省长的金人庆开始因为纯工作关系接触了王益之后,知道他是云南白族出身,自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王益手中掌握了相当一部分国开银行发放贷款的权力之后,金人庆便不失时机地把李薇介绍给王益共享。

我们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曾经介绍过一位接近陈元的人士的描述:陈元自己不好色,而且最看不起的就是为色而贪的党内干部。这就是为什么,本来是非常被他看好而且已经被他视为自己的行长接班人的国开委副行长王益,被揭发出来的主要罪行居然是所谓“权色交易”,盛怒之下亲自至信最高检察长和最高法院,要求对王益“从重处理”。这也就是为什么,日后对王益的判决词中虽然写明了他只是犯了受贿的单一罪行,金额也不过才1100多万元人民币,且“在归案后如实交代主要犯罪事实,赃款已全部追缴,认罪悔罪”,却仍然被判了死缓。

当年王益被宣判之后,居然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想必是内心已经非常明白:过去一心提拔和栽培他的陈元对他恨之入骨,所以能保住脑袋已是万幸。

此说是否符合实情我们无从考证。但他们陈云家族势力中的一位更重要的角色许永跃也是因为“权色交易”被审查之后,陈云家族政治势力的代表人物陈元的态度与他对王益的态度就截然相反。

2015年6月,中共政权为纪念陈云一百一十周年诞辰举行座谈会。从习近平往下的全部政治局常委悉数出席,正可谓哀荣倍至。而有幸被邀请到场并且接受了习近平等人会前接见的陈云同志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代表中,许永跃被陈元特别向习近平介绍了他正在努力完成其陈云生平研究的重要课题。

知情人士介绍说,如果不是陈元事先的大力争取,因“公共情妇门”被免职之后已经被冷藏八年之久的许永跃,根本就没有可能得到这样一个当面向习近平表示“谢主龙恩”的机会。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