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拜登完全否认人权的普世性

2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从密歇根州回到白宫。

美国总统拜登最近在谈到跟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通话的时候,声称“在不同文化下,每个国家领导人要遵循不同的规范”。此话遭到美国议员和媒体的炮轰。美媒批评说,这是二战以来专制者和独裁者用来为自己辩护的说辞。

拜登上周二(16日)在CNN举办的市政厅大会上,透露了他最近与习近平的电话交谈。他说,“习近平的核心原则是,必须有一个统一的、严格控制的中国。他做事情的理由都是基于这一点”。

拜登接着表示,他和习近平谈到了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为、中共对中国西部维吾尔人的所作所为、以及试图通过“强硬方式”结束两岸现状。

拜登告诉习近平,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如果其不能体现美国的价值观,那么其作为总统的地位就无法维持下去。

拜登总结道:“从文化上讲,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要遵循不同的规范。”

美媒《国会山报》批评说,拜登此番话似乎是在向习近平交待,他提出人权问题只是为了满足美国选民的期望。更为糟糕的是,拜登用这些话认可了中共的“中国特色人权”的概念。根据这一概念,中共可以定义什么是人权,谁有权享受人权。而“普世人权”的概念是指,人权不是国家赠送给公民的,而是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任何法律都不能剥夺这些权利。

上周四在国会众议院核心小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Republican Study Committee)的一次会议上,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批评,拜登“犯了一个大错误”。他说,所谓“不同文化有不同规范”是“伪装成文化敏感性的偏执”。

《国会山报》评论说,拜登的言论似乎在削弱政府宣布的维护国际准则的计划,也似乎与国务卿布林肯(Tony Blinken)的言论不一致。后者表示,中共对待维吾尔族的做法相当于种族灭绝,美国将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站出来维护人权和民主价值观。

拜登似乎在发出信号,他不会让人权问题阻碍美国政府与中共的合作。《国会山报》文章认为,拜登希望与中共接触,因此寻求避免得罪习近平,这样做的输家是中国人民以及人权原则。

在这一点上,拜登表现出自己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没有什么不同。默克尔作为欧盟当前的掌舵人,在12月30日与中共签署了《全面投资协定》,显然准备忽视人权问题,以满足德国和欧洲商界的利益。

拜登的言论也让人想起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2009年第一次接触中共时,是如何认可中共的所谓就业增长标志着人权进步的说辞。拜登似乎准备把人权放在次要位置,就像前总统奥巴马在伊朗和古巴问题上所做的那样。

2009年,奥巴马将伊朗抗议者晾在一边,没有对他们的政治自由权给予强有力的支持。他还将古巴政权的共产主义人权定义为国家提供的社会权利,从而破坏了美国几十年的人权外交。

《国会山报》评论说,拜登的话表明,他完全否认人权的普世性。这一信息对全世界的专制者和独裁者来说是悦耳的,但对那些希望美国能够捍卫自由的人来说,却令人深感沮丧。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