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情报大战:中共与中企合作 发起数据战

中共情报部门与中国私营公司的合作越来越紧密,这种合作从最初的单向发展到双向合作。一名美国前高级情报分析师说:“这是一个在公司里无所不在的国家。”图为位于东莞的中共黑客组织。

大纪元编者按:《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于2020年12月底发表关于中美两国情报部门近十年来全球数据战争的长篇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三十多名现任和前任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官员的广泛采访。

报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中共用偷来的数据识别美国情报人员(特工);第二部分:奥巴马时代美国情报部门如何在习近平巩固权力的过程中挣扎。第三部分:川普时代的情报部门运作以及中共情报部门与中国科技巨头之间日益增长的合作。

本篇介绍第三部分。

进入川普时代,中共情报部门与中国私营公司的合作越来越紧密,这种合作从最初的单向发展到双向合作。一名美国前高级情报分析师说:“这是一个在公司里无所不在的国家。”

私营公司与情报部门合作公开化

美国官员称,中国私营公司被中共征召处理盗窃来的数据。

2017年,在美中贸易战开打的同时,另一场战斗也在幕后进行。中美情报机构在数据问题上酝酿了十年之久的冲突正在升温。中共在经济,政治和国家安全方面带来的挑战,其规模是美国几十年来从未遇到过的。

2017年,在习近平日益强化的独裁统治下,北京颁布了一项新的国家情报法,规定只要中国企业接到要求,就必须与中共情报和安全机构合作。一位前中情局高级官员说,此举将“此前多年来几乎都在进行的事情写入了法律”。中共情报部门和中国企业之间的合作变得更加紧密。

据多位美国官员称,美国情报界有大量证据证明,声称是私营公司的企业与中共情报部门之间频繁传输数据,“每天都在发生密切的公私合作”,“那些商业实体是该党的商业部门”,“他们当然会与(中共)情报部门合作,以实现党的目标”。

美国最高反间谍官员威廉-埃瓦尼纳(William Evanina)说,北京盗窃数据并筛选数据的能力,“这给(中共)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使其可以针对外国政府、私营行业和世界各地的人员,搜集它们想要的信息,如研究、技术、商业机密等。”

“中国科技公司在处理这些海量数据,为中国(中共)情报部门利用数据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说。

私营公司为情报部门处理数据

中共大规模的洗劫数据,很多入侵活动都是军方主导的。比如2017年,中共军方黑客策划了对美国最大的信用报告公司之一Equifax大规模入侵,盗窃了大量的个人资料,包括社会安全号、家庭住址、出生日期、驾照号码和信用卡信息。大约有1.45亿美国人的个人数据被黑客曝光。

这些海量数据被送往中共情报部门指定的具有大数据分析能力的中国私营公司进行分析处理,处理结果迅速返回到情报部门。

这种公私合作的方式在美国是不可想像的。一位现任高级情报官员说,“试想一下,有一天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收集到了大量信息,比如说,关于(中共军队)的信息,我们可以带回7、8、10、15PB的数据,将其交给谷歌或亚马逊或微软,并说,‘嘿,我们想要所有这些数据的分析结果,下周就拿回来给我们’。这就是它们(中共)的做法。它们有阿里巴巴,有百度。我们没有这些。”

美国官员说,通过合作利用中国公司的数据处理能力,北京的情报机构可以迅速筛选大量信息,找到具有情报价值的关键线索——例如,通过与中共国家安全部(MSS)搜集的其它来源的实时旅行情报进行交叉检查,帮助识别一名卧底的CIA特工。官员们说,通过将这些昂贵的数据处理功能外包给私营公司,中共情报机构还可以利用这些商业能力将情报处理扩展到自己无法达到的规模。

虽然有私营公司员工对于为情报部门做额外的工作感到不满,但他们无力反抗。中国企业在公开场合,尤其是英文场合,都否定与北京的情报或军事机构有任何联系,比如华为,其不切实际地声称公司是其员工所有。但在国内,这些公司都一再宣称自己的忠诚,愿意协助国安部门。一位前反间谍高管表示,所有中国大公司都知道,不能辜负党的期望,尽管他们不是很愿意,但还是必须服从,否则就有可能遭到报复。

有些私营公司与情报部门的联系甚至更为深远。据高度可信的报告,中情局得出结论,中国科技巨头腾讯在成立之初就接受了国安部的资助。一位前中情局高级官员说,当腾讯试图建立长城防火墙和监控技术时,国安部提供了一笔资金。

腾讯对此完全否认,并声称腾讯是一家拥有透明所有权的上市公司。然而当微信成为主要社交媒体时,合作就开始显现了,中共国安部就监控的事情找到他们。这位高级情报官员表示,并不是说腾讯或其创始人随着国安部起舞,但任何时候,如果国安部需要他们,他们都会提供协助。

中共情报部门也为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中共情报部门与中国企业的关系并非单项的。情报部门通过黑客活动盗窃的数据流向中国企业,使得中国企业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虽然私营公司也有知识产权盗窃活动,但长期以来,中共主导的国家在工业间谍活动中一直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据美国国家安全局威胁行动中心前副主任史蒂夫-瑞安(Steve Ryan)表示,早在2000年,美国官员就观察到中国企图入侵美国国防承包商的网络行动,这种攻击到2006年左右就经常发生了,中国人(中共)“在某些领域和技术上,盲目抢劫国防工业基地,然后我们就会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组建公司,美国的利益被抛在一边。”

根据2014年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中共国家黑客在一年内20次成功入侵五角大楼美国运输司令部的承包商网络。2018年,中共特工成功入侵了一家美国海军承包商,窃取了与研发潜射导弹有关的高度敏感信息。然后中共从窃取的设计中复制出新型战斗机和其它武器系统。

美国情报官员说,黑客盗取的信息从国家情报机构控制的数据中心转移到准私人或准公共国防企业,这就像是中共情报部门送给其国防合作伙伴的礼物。

这还是早期单向合作模式,数据从中共情报机构传递到自己的工业基地。合作进行到后来演变称新的阶段,私营公司开始向中共情报界提供服务。这些公司把自己打扮成大型合法跨国企业,不仅帮助处理情报,还为中共情报收集提供便利。

美国政府对中企保持警惕

收集美国公司的数据也可能是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公司的目的之一。当中国企业获得了美国公司的个人数据控制权,他们就可能将其传回给中共情报部门。出于这一担忧,川普政府更多地利用财政部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程序阻止中国企业对美国公司的收购。

另外,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对于中共政府与中国跨国私营企业的关系深感忧心,这些跨国企业包括华为这样的电信巨头,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型电商平台,以及运营TikTok平台的字节跳动这样的社交媒体巨头。

中共已经确定将数据安全等同于政权安全,要求中国的每家公司都设置后门,虽然后门会增加被攻击的风险,降低公司网络安全,但中共领导人把政权安全放第一,尽管这些政策可能会促使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的经济脱钩,尽管这种脱钩可能会加剧国内的不稳定。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