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案件 重压之下 川普律师解读德州诉四个州

川普打击选举舞弊多数共和党议员保持沉默

11月3日以后,2020年美国大选的舞弊证据不断浮出水面,大多数共和党政客仍袖手旁观,只表示川普总统理应有机会上法庭为自己辩护。

英文大纪元报道,在联邦一级,可以预见最直言不讳的是众议院自由核心小组(House Freedom Caucus,又称自由党团)的成员,他们中许多人来自六个有选举争议的关键州,包含: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乔治亚州。

众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和莫·布鲁克斯(Mo Brooks)说,他们相信川普总统赢了这场选战。众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正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也提出要为此案做口头辩论。

12月3日,自由核心小组的十几名成员召开新闻发布会,敦促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调查有关大选舞弊的指控,他们表示,缺乏干净的选举和对制度的信任,将意味着共和体制的终结。

翻阅众议院共和党196名现任议员的推特账号可发现,他们上周团结一致地抗议通过大麻合法化。然而,几乎没有人发文关注大选议题,例如:扩大选举指控、评论最近在关键州举行的听证会等,这表明他们正避免涉入此事。

然而,众议员的态度似乎不符合选民的情绪。据11月9日公布的政客/早上咨询(POLITICO/Morning Consult)民调,超过70%的共和党选民不相信选举是自由公正的。

共和党存在两个团体除了普通共和党员之外

《大纪元时报》撰稿人、政治评论员罗杰·西蒙(Roger Simon)说,这种差距凸显了共和党存在两个团体。

“一部分是普通的共和党员(the rank and file),这些人显然支持川普,因为95%的共和党人都投票给他。而另一部分是长期的建制派,其中一部分是永远反川派(Never Trumpers),另一部分只是建制派的无聊者。”西蒙说。

“所以,你所面对的是投票给共和党的实际选民和管理这个政党的人之间的巨大分裂,但是选民才是政党存在的真实目的。当然,他们中不是所有的人皆是如此,其中有一些好人。”

但是,西蒙警告说,政客们应该“醒悟过来,倾听选民的声音”。

共和党人惧怕民主党、情报部门勾结遭报复

《持久的政变》(The Permanent Coup)的作者、《大纪元时报》撰稿人李·史密斯(Lee Smith)说,“因为民主党人在过去四年里与情报部门和媒体合作”,让许多共和党人感到害怕。

“那真是可怕的事情。”史密斯说。他指的是过去四年里,包括“通俄门伪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以及针对德文·努涅斯(Devin Nunes)等众议员的攻击,原因只不过是他们谴责了联邦调查局调查川普团队成员时的非法间谍活动。

史密斯说,川普的论据是明确的,并且正在反击,但国会山上的成员,并未充分加入他们的阵营。

众议员保罗·戈萨尔说,尽管有可能遭到报复,但更多的共和党政客需要站出来。

“如果会发生,就让它发生吧!”戈萨尔12月8日对《大纪元时报》说:“我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必须有所监督。”

戈萨尔说:“我向大家提出挑战。如果在我们生活的美国,做正确的事情必须担心报复,那么这只是一个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不是一个宪法共和国。而且我们在通往共产主义的沉沦之路上,又走得更远了。”

香蕉共和国是一种贬称,专指那些贪污横行和有强大外国势力介入的国家。

戈萨尔说,政治家需要向人民负责,而关键州的政治家应要求监督。

戈萨尔说,政治家需要向人民负责,而关键州的政治家应要求监督。

美议员提决议谴责要求川普让步的议员

12月8日,美国国会众议员亚历克斯‧穆尼(Alex Mooney)提出一项决议,呼吁共和党议员支持川普(特朗普)总统展开选举舞弊调查和法律战,决议还正式谴责任何要求川普“过早”在大选中让步的议员。

美国媒体政客(Politico)报导,众议院自由党团成员穆尼,在一次私人共和党电话会议上提出这项决议。

“在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上,我呼吁我的同事们与我一起,发出强烈、统一的支持总统川普(@realDonaldTrump)的信息。”穆尼发推说。

他还附上有关自己提出决议的新闻稿。

穆尼写道,“在这些调查完成之前,任何共和党议员都不应过早呼吁川普总统承认(选举结果)。”

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在回应CNN提问时,断然拒绝川普应该让步的说法。当被问及一旦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后,川普是否应该让步时,乔丹说:“不,肯定不(让步),肯定不,肯定不。”

“我们仍应设法弄清楚这里(大选)发生了什么。”他说。

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 Ron Johnson)在被问到是否要祝贺拜登时,也断然拒绝。他说:不,因为没有“什么”需要祝贺他(拜登)。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项最新调查,绝大多数共和党国会议员不承认拜登当选。《华盛顿邮报》的调查对象包括国会参众两院的249名共和党议员,其中222名共和党人不承认拜登当选。将近90%的共和党议员不会表明谁是大选的赢家。

川普律师:德州最高院诉讼是“终极案件

图为乔丹·塞库洛资料照

川普律师乔丹·塞库洛(Jordan Sekulow)表示,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的诉讼,是川普(特朗普)总统长期选举法律战中的“终极案件”(be-all, end-all case)。

塞库洛周二接受极限新闻(Newsmax)电视台主持人斯金菲尔德(Grant Stinchfield)采访时表示:“最高法院不仅考虑德克萨斯州(周二)提交的诉讼,他们现在正进行下一步。”

他表示,最高法院要求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四个战场州必须在美国东部时间周四下午3点之前,对德州总检察长投诉的选举欺诈指控,作出“积极回应”。

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12月8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最高法院禁止对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人票进行计票,同时要求最高法院命令那些已经任命选举人的州,其议会要重新任命选举人。

塞库洛说,“这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主要挑战。”“这是我们一直在谈论,可以送达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案件,这是对结果有决定性影响的案件,这影响了62张选举人团票,足以改变选举结果”,“这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主要挑战。”

塞库洛说,最高法院拥有“初审管辖权(Original jurisdiction)”,将权衡该诉讼提出关于由立法机构安排新选举人的补救措施。

“这些都是德州提出的宪法挑战”,“这是专门针对宪法挑战的核心。”

美国司法体系在地方层面为民主党利益服务

现在需要三个类型的案子能够进入高院:邮寄选票(包含合宪性与作弊);Dominion;多种复合性的作弊。

内华达州的法官判词没否定作弊,但说牵涉太多选票,不能推翻了。这个案子一定要尽快送进高法。

建议有心人将今年判词的荒谬性摘抄出来,让我们看看美国司法体系在地方层面如何为特定党派利益服务。 https://t.co/BT0l32BzOE

— He Qinglian(@HeQinglian) December7,2020

在美国的政经专家何清涟评论道:“需要三个类型的案子能够进入高院:邮寄选票(包含合宪性与作弊);投票机;多种复合性的作弊。内华达州的法官判词没否定作弊,但说牵涉太多选票,不能推翻了。这个案子一定要尽快送进高法。建议有心人将今年判词的荒谬性摘抄出来,让我们看看美国司法体系在地方层面如何为特定党派利益服务。”

为了美国大选欺诈吹哨人呼吁更多知情人站出来

爆料人Jesse Morgan说,“我知道可能还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知情人,我告诉你们,可以站出来。因为我们需要你们,美国需要你们。这比小我重要。站出来,好吗?站出来的人越多越好。别怕恐吓。如果你被恐吓了,不要害怕。只是恐吓而已,你会安全的。我就很安全。站出来!让别人听到你的声音!” https://t.co/oFqJHP8oQU

— Victoria We The Kraken(@Victori93908916) December8,2020

爆料从纽约送至宾州28万选票全消失,的美国邮局(USPS)分包商杰西‧摩根(Jesse Morgan)呼吁:“我知道可能还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知情人,我告诉你们,可以站出来。因为我们需要你们,美国需要你们。这比小我重要。站出来,好吗?站出来的人越多越好。别怕恐吓。如果你被恐吓了,不要害怕。只是恐吓而已,你会安全的。我就很安全。站出来!让别人听到你的声音!”

他就是把24大箱邮寄选票从纽约州运到宾州的卡车司机。https://t.co/S0pvzipImu

— Victoria We The Kraken(@Victori93908916) December8,2020

和他一起呼吁的伊桑‧皮斯(Ethan Pease)是美国邮政局在威斯康星州的一家分包商的临时雇员,他指证威斯康星州邮局下令更改,数万张邮寄选票的邮戳日期到11月3日投票日之前。

皮斯表示,他本人既不是川普的支持者,也不是拜登的支持者。他说,“实际上,我没有给任何主要总统候选人投票。”

“但是,在总统大选期间,威斯康星州发生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美国人民有权知道这一点。”

林仁综合报道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