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带“禁书”入境阅读 长沙原副市长陈泽珲被开除党籍

近年来,中共不少官员的落马通报中都出现收藏、购买、阅读所谓“反动书刊”的问题,这也意味着中共体制内一些官员有获取境外资讯、阅读大陆“禁书”的习惯。而当局将上述问题列在通报中在于对官员们的震慑,防止在内部出乱子。近日,原长沙市委常委陈泽珲落马,在其通报中,列出的首个问题就与携带并长期阅览“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书刊”有关。

10月29日,中共湖南省纪委监委官方微信消息指,湖南省纪委监委近日对长沙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陈泽珲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通报开头就称,陈泽珲违反政治纪律,私自从国(境)外购买、携带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书刊入境并长期阅看、私藏,与他人串供,销毁、转移涉案证据材料,对抗组织审查。

通报还指陈泽珲违反“习八条”,违规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解决土地闲置问题、减免土地使用税费、申请银行贷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等。经纪委决定,开除陈泽珲党籍,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并移送司法。

中共官员境外购买“禁书”,再“人肉”回国近年来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由于香港享有出版及新闻自由,因此一些描写中南海内幕的书籍非常受欢迎,每年的大陆长假,都有大量游客到香港“人肉”带书。近年来,大纪元时报及翻墙工具小册子成为更抢手的物品,想了解官场内幕和走向的官员及民众纷纷将这些在海外才能看到真相带回国,中共当局如临大敌,每年都加大海关搜查力度;另一方面,中共还将出版政治类书籍的香港铜锣湾书店的店长及老板全都抓捕,可见这些“禁书”和资料令当局如鲠在喉。

普通老百姓不能看,官员就更不如允许看,奈何中共官员的运书渠道总比普通百姓多一点,加上因公因私出国的机率也相对大,所以中共官场逐渐形成看政治“禁书”的风气。这从近年来一些落马官员的通报中就可看出。

意识形态破产官员都看“反动书刊”

2019年10月12日,中共重庆市纪委监委通报,对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杨宏伟立案审查调查。通报列出头一项就与意识形态管控有关,指其所谓“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另外一项有关的是“阅读、收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籍”。

2019年5月,重庆能源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冯跃被官方指涉“私自购买、阅读、存放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

2018年8月,重庆市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被“双开”,通报显示,吴德华“购买、私存反动杂志,传播政治谣言,加入非法组织……”。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年初,吴德华专门将境外涉及国家政局的政治谣言及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转发给孙政才情妇刘凤洲,让其重点关注孙政才动向;7月,孙政才案发后,怕自己牵连其中,吴德华专门托人从境外带回2本“反动”杂志,意图刺探孙政才案件相关信息;2018年初,吴德华又从境外购买4本“反动”杂志阅读并保留至案发。

重庆粮食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银峰,也被指热衷于阅看、私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书刊、文章”。

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也被通报称其“政治信仰缺失,热衷于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

2019年,长期在湖北省监狱系统任职的官员王宝平被“双开”,通报称他曾购买阅读所谓歪曲攻击中共十八大书籍,又转发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微信文章、图片和小视频等。

2019年2月21日,湖南省纪委监委网站也曾通报,长沙市天心区区委前副书记、区长谢进被开除党职、公职。谢进被列举出收礼、受贿、纵容涉黑涉恶活动等多项违纪行为,但他托人自境外购买反动书刊,违反政治纪律,被列为首要罪名。通报指他违反政治纪律,“指使他人为其从境外购买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等内容的书刊并向外传播”。

不过官方没有列出谢进看的“反动书刊”叫什么名字。

此外,重庆市丰都县国土房管局前局长李强华也有“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的习惯,他于2018年12月被双开。

官员都不相信中共喉舌依靠境外书刊了解更多

对于中共官员为什么要冒险从境外购买书刊,《希望之声》引述评论人士郑中原认为,中共政权目前面临内忧外患,信息又遭严密封锁,中共内部各级官员对于时局“一团迷雾”,因此希望依靠境外书刊了解更多。

法广则分析说,因为中共党内的官员,大都不相信中共官媒的报导。他们或者出于好奇心,或者想了解一点真实情况,便设法从境外购买书籍。

近年中共意识形态走上破产,当局反腐亦引起中共内斗加剧。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共网络封锁愈加严重,习近平对贸易战的做法令一些中共自由派相当不满。进入2020年,中共隐瞒疫情造成中共病毒在全球大流行,中国经济下滑,民生凋敝,外企加速撤离中国,引发红二代和太子党的不满,李克强在中共两会闭幕时所讲的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引发舆论哗然;中共在香港强推港区国安法,招致美国的制裁,取消了香港特殊地位,欧盟除葡萄牙及捷克全都停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中共对台湾的文攻武吓令美国不断出售先进武器给台湾做防卫之用,中共战狼式外交引发多国的不满,目前这个篡政了71年的政权已经风雨飘摇。

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认为,中共严禁“禁书”流通及传看,反映出中共对政治异见的惶恐。“一本书所传递的思想,共产党都认为这比子弹还厉害,会要它的命,所以它才如此恐慌。”

去年“十一”大阅兵之后,中共党刊《求是》杂志10月2日突然公布习近平2018年1月5日一个对高官内部讲话稿。习声称要“敢于进行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祸起萧墙出自《论语.季氏》,指祸乱发生在家里,比喻内部发生祸乱。

对此,评论人未普在自由亚洲撰文认为,习近平当年担心的党内不满和内部发生祸乱的可能性,如今都变成了现实存在。换言之,习近平讲话时要“防止祸起萧墙”,如今却是“萧墙内已生祸乱”。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携带“禁书”入境阅读 长沙原副市长陈泽珲被开除党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