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肉夹馍带“潼关”两字就被告 如此维权合理吗?

  • 新闻

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日,河南几十家小吃店的商户们称,他们卖的肉夹馍因带“潼关”俩字,被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告了,要求赔偿3万至5万元不等。想要使用“潼关肉夹馍”这个商标,需缴纳99800元。“潼关肉夹馍协会”最新回应称:“是律师全权代理的,我们也不清楚”。钧天

就在此前,河南焦作一些标有逍遥镇胡辣汤招牌的胡辣汤经营商户接到法院传票,称招牌“逍遥镇”侵权了,要么赔款,要么交会费,商户们连夜拆除招牌上的“镇”字。经舆论曝光后,“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宣布暂停维权钧天

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次“潼关肉夹馍协会”的维权,比起逍遥镇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在近几个月内,该协会就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200余家小吃店、快餐公司等诉至法院,诉讼地域涉及全国18个省份。钧天


一些经营肉夹馍的商户因为遭遇官司压力,怨声载道,有的商户甚至情绪崩溃,这些餐饮商户的日常经营也受到严重冲击。钧天

从目前已有的信息看,“潼关肉夹馍协会”所谓的“维权”,其实站不住脚,更像是一种“碰瓷”。钧天

因为,该协会注册成功的“潼关肉夹馍”商标属于方便食品的分类,并不适用于餐饮。钧天

而且,被告的商户名,也没有使用“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商标图案,而只是店名和产品名称中有“潼关肉夹馍”字样,与侵权差了十万八千里。钧天

商标名称与商标其实是两个概念,“潼关肉夹馍协会”可以有自己的商标,但这不代表它占有“潼关肉夹馍”这个名称,可以垄断全中国“潼关肉夹馍”的经营。钧天

这就和沙县小吃一样,此前,沙县小吃同业公会也注册成功了“沙县小吃”集体商标,但公会没有,也不可能去把会员单位之外的沙县小吃店全部告上法庭,告了也很难赢。钧天

为什么明知赢的可能性很低,“潼关肉夹馍协会”却要给那些肉夹馍商户发出气势汹汹的律师函,滥诉一气呢?这恐怕更多是一种欺骗和恫吓。钧天

对方来势汹汹之下,有些不太懂法律知识或者不愿为打官司而奔波的商户,可能选择妥协赔偿,全国那么多潼关肉夹馍的商户,哪怕有1%的经营者面对维权赔钱认栽,那都将是一大笔钱。钧天

此事被曝光之后,“潼关肉夹馍协会”把锅甩给律师,称是“律师全权代理的,我们也不清楚”。这样的解释显然是糊弄舆论。没有协会的授权,律师怎能拿到代理权?钧天

不过,该协会的这一表态,似乎也让维权背后的利益链隐约现形――一个注册资金只有5万元的“潼关肉夹馍协会”,是不可能有财力和精力,去发起几百场诉讼的。所谓的维权,很有可能是协会和律师事务所的共谋。钧天

从逍遥镇胡辣汤,到潼关肉夹馍,为何一些地方行业协会热衷于“碰瓷维权”?这是因为维权之心过于急切,还是以维权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对于类似维权,恐怕不能简单叫停了事,相关部门该仔细查查背后的动机和利益链了。 钧天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卖肉夹馍带“潼关”两字就被告 如此维权合理吗?

相关推荐: 立陶宛挺台湾后美国以出口信贷协议支持 中国官媒恶言相向

11月19日,据美国之音报道, 立陶宛经济与创新部长阿尔莫奈特(Ausrine Armonaite)星期五(11月19日)对路透社表示,立陶宛下星期将与美国进出口银行签署6亿美元的出口信贷协议。立陶宛允许台湾在该国以“台湾代表处”的名称设立事实上的的外交使团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