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界的新问题:在中国做生意还值得吗?

  • 新闻

国际体育联盟和组织得到的回报显而易见:利润丰厚的转播合同,丰富的赞助机会,成百上千万的新消费者。

风险也显而易见:价值观的妥协、公共关系的噩梦、普遍的不透明氛围。

多年来,它们一直在调查中国市场,衡量这些因素,得出了相同的基本计算结论:在中国做生意的好处大于可能的坏处。NBA可能会因为一条推文而陷入令人感到羞辱的政治危机,丰厚的合同可能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但人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潜在的金矿。正因为如此,联赛、球队、管理机构和运动员都千方百计地想要利用它。

但最近的事件可能彻底改变了这种想法,并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在中国做生意还值得吗?

体育世界上周收到了一个表明出现变化的信号,WTA——过去十年来一直努力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的众多组织之一——威胁说,如果政府不能确认彭帅安全,将完全停止在中国的业务。彭帅是一名顶级女子网球运动员,曾被国家媒体誉为
“我们的中国公主”,最近在指控一名著名前政府官员性侵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WTA的威胁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是因为它的理由,还因为其罕见性。

但是,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一种日益严厉的个人世界观来治理国家,加上中国在地缘政治方面咄咄逼人的做法以及在人权方面的记录,使得中国以及在那里做生意的人日益成为批评人士和活动人士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体育联盟和组织可能很快就会被迫重新评估它们长期以来的假设。

这种直接对抗在其他领域已经发生:欧盟的立法者最近呼吁加强与的台湾的关系(中国声称台湾是其领土),而此前几个月,欧洲官员因人权问题阻止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商业协议,并将中国称为
“专制主义威胁”。

对于大多数体育组织来说,WTA的立场仍然显得像是异类。在中国拥有上千万美元合作关系的体育组织——无论是NBA、英超联赛、一级方程式赛车还是国际奥委会,大多不理会这样的担忧。

一些合作伙伴有时会默许中国的各种要求。有些机构会谦卑地道歉。国际奥委会也许是最明显的例子,它似乎不遗余力地避免激怒中国,即使是在前奥运选手彭帅失踪的时候。

但是,不断变化的公众舆论可能会让体育组织越来越难以忽视这一点。例如,皮尤研究中心今年的一份报告发现,67%的美国人对中国有负面情绪,高于2018年的46%。类似的转变也发生在其他西方民主国家。

马克·德雷尔是位于北京的中国体育内幕网的体育分析师,他说,WTA与中国的对峙代表着中国与西方竞争对手之间“要么他们,要么我们”心态的升级。

因此,来自WTA的威胁可能是一种即将摊牌的信号,德雷尔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能会蒙受损失。

“坦率地说,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更大,”他说。“如果人们不得不做出选择,他们不会选择中国。”

因此,在一些专家看来,WTA选择与中国正面交锋,这个非同寻常的决定实际上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而不是一种反常现象。

“这种盘算部分出自政治、部分出自道德、部分出自经济,”法国里昂商学院的国际体育商业教授西蒙·查德威克说。他表示,WTA与中国的争端反映了中国与许多西方同行之间“红线”的增长,双方在社会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的分歧似乎更加根深蒂固。

“我认为我们正迅速走向这样一种局面:组织、企业和赞助商将被迫做出选择,”查德威克还说。

WTA自身态度的转变很明显。就在三年前,该组织宣布了一项协议,从2019年开始的十年里,中国深圳将成为其巡回赛总决赛的新举办地,它还接受了新体育场和高达1400万美元总奖金的承诺。2019年,就在疫情暴发之前,WTA在中国举办了九场比赛。

上周,WTA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如果中国不同意对彭帅的说法展开独立调查,WTA愿意停止在中国的运营。

“如今有太多的决定不是基于简单的对与错,”西蒙说。“而这是正确的做法,百分之百正确。”

这样的措辞引起了体育界的关注。

“他们不是第一批和中国发生冲突的人,”在中国有业务的体育营销公司锐澜体育的董事季哲(音)在谈到WTA时说。“但我没有看到别人发表这么强硬的措辞。”

仅在过去几年里,这样的争执就层出不穷。

举例来说,2004年,NBA首次在中国进行比赛时曾被视为先驱,其中一场比赛中的焦点是休斯敦火箭队的中国球星姚明。随后的几年为联盟带来了繁荣以及相对的和平。NBA因其耐心和对当地文化敏感的发展方式而受到称赞。然后,2019年,时任火箭队总经理的达里尔·莫雷发推文支持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眨眼之间,一段发展了好几年的关系就破裂了。

在中国,火箭队是最受欢迎的体育联赛中一支最受欢迎的球队,它的周边产品从商店下架,电视停止播出该队的比赛。球迷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攻击NBA。后来,NBA发表被广泛视为道歉的声明,这在美国国内引发的批评声浪几乎同样强烈。

国会议员组成的一个跨党派团体寄给联盟的一封信中写道:“在一个由一党专制政府管理的国家开展业务,NBA应该预见到所面临的挑战,包括做好准备坚决捍卫其全球员工、球员和附属机构的言论自由。”

包括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在内的跨党派群体签署了这封信。他们指责NBA损害美国价值观,相当于支持中国的宣传。

NBA发言人迈克·巴斯周三表示:“尽管我们的业务遭受了重大影响,但通过支持达里尔·莫雷和其他人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NBA坚持了自己的价值观。”

归根结底,这件事表明,即使是最小心谨慎的组织也会发现,他们的计划会受到中国政治的冲击,没有企业能够置身事外,成为一场国际风波的幸免者。

“如果你把双方都激怒了,那就意味着没有中间立场,我认为中间立场很重要,”北京的体育分析师德雷尔说。

与其他观察人士一样,德雷尔表示WTA的立场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但他也指出,WTA对抗中国可能相对于其他联盟——例如NBA——更容易,原因有二。

首先,由于疫情迫使WTA取消了近期在中国的赛事,因此巡回赛在短期内不一定会损失大笔资金(但是与中国永久断绝关系则需要WTA巡回赛想办法挽回数千万美元的收入和奖金)。第二,由于中国基本上已经从新闻和社交媒体中消除了任何提及彭帅的内容以及随之而来的国际抗议,WTA的品牌在那里可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许多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彭帅事件,也不知道WTA的回应。

“对于NBA,有人烧球衣以示抗议,”德雷尔说。“对网球不会有那种反应。”

可以肯定的是,除非出现一些极端事件,否则在中国有着深厚长期利益的大型体育联盟不会很快退出市场。一些组织仍在全力投入。

对于批评者要求就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包括西部地区宗教少数群体的遭遇)发表声明的呼吁,将于明年2月在北京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国际奥委会置若罔闻。

一级方程式赛车本月宣布,它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在上海举办的年度赛事中国大奖赛延续至2025年。而英超联赛的危机——一位顶级球员因批评中国人权记录而激怒中国——似乎已经得到了解决。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已经注意到了一些变化,在其他也在考虑进军中国体育市场的公司当中,热情有所减弱。

“随着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以及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复杂性,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重新关注欧洲和美国,那里的回报可能没有那么大,但风险要小得多,”国际体育营销顾问、乔治华盛顿大学体育管理硕士项目主任丽莎·德尔佩·内罗蒂说。

这种形势在欧洲足球界十分明显,五年前,欧洲足球界似乎都把中国视为黄金国一般,但在经历了一系列失望之后,现在似乎逐渐接受现实。在意大利,该国最著名的俱乐部之一国际米兰在其中国老板、消费品公司苏宁经历重大金融危机后陷入困境。球队被迫出售球员来支付工资。

在英格兰,英超联赛仍在与一家中方转播合作伙伴打官司,该转播合作伙伴在签署了一项破纪录的电视转播协议后未能付款。一个新的合作伙伴仅支付之前协议的一小部分,这让一些俱乐部感到失望。

“在过去的五年里,西方一直有一种看法,认为中国是摇钱树——钱多,经济增长强劲,中产阶级不断壮大,有可支配收入,我们可以大干一场,”查德威克说。“但实际上,西方一些体育组织发现中国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么有利可图,而且他们还发现与中国做生意非常困难。”

难度似乎正在加大。

五年前,在北京举办了2008年夏季奥运会后,中国政府在体育事业上更加大胆,宣布计划打造8000亿美元的国内体育产业,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产业。这引起了西方体育组织的注意。

然而,许多组织没有预料到的是,中国商业格局的特殊性、政治与中国经济各个方面交织在一起,以及在日益专制的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民族主义情绪日益增长。

“我绝对认为,从长远来看,重大体育赛事现在会犹豫是否在中国举办,”佐治亚大学体育管理教授托马斯·贝克三世说,他在中国开展过大量工作。“2021年人们与之做生意的中国,已经不是2008年那个欢迎世界的中国了。”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体育界的新问题:在中国做生意还值得吗?

相关推荐: 在密苏里和堪萨斯枪杀6人 FBI逮捕”疑似连环杀手”

联邦调查局(FBI)在刚刚过去的周六逮捕了一名男子,他们怀疑这名男子与密苏里州和堪萨斯州发生的六起谋杀案有关。钧天 圣路易斯郡检察官贝尔(Wesley Bell)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25岁的里德(Perez Reed)周六在该郡被控两项一级谋杀罪和袭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