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生酒后失踪,电脑记录细思极恐

  • 新闻

2006年,轰动韩国的李允熙失踪案喧嚣一时,案件主人公即将毕业,步入新的人生,却在一次学校聚会后离奇失踪。

警方起初以为只是简单的失踪案,可深入研究后才发现疑点重重,似乎背后有一双大手操控着这场失踪案。

李允熙

女学霸神秘失踪

李允熙出生在韩国一个幸福的家庭,从小就有父母、姐姐宠着。不过,李允熙是一个性格独立的女孩。

尽管李允熙考上了梨花女子大学,且拿到双学位,可因对自己的专业不太满意,且对相关专业的工作岗位也没有那么多渴望,她决定遵循自己的内心喜好,成为一个兽医。

早在就读大学前,李允熙就想报考兽医专业,只不过那时候家人不同意,认为这个职业没有什么前途。因当时她年龄小,只能听从父母的建议。而如今自己长大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

此时的李允熙已25岁,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希望她早点解决婚姻大事。但固执的李允熙还是选择报考全北大学兽医系,并被如愿录取。

李允熙在全北大学的学习本来十分顺利,但谁曾想,在她还有一学期毕业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

那一天是2006年6月5日,已经临近期末考试,全班同学计划放学后聚一聚,以告别上半学期的学业,

全班40多个同学以及兽医系的教授参加聚会,会上每个人都很开心,大家也因此喝了不少酒。

就这样,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6月6日凌晨,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直到1点50分左右,大家才陆续离开。

此时的李允熙并没有喝多少酒,她整个人情绪看起来并不是太高涨,看着大家都起身,她也朝外面走去。

不过暗恋她的同学金某,因担心她一个人回去,路上不是太安全,当即走了上前,请求将她送回家。

金某喜欢李允熙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且是偏执狂的喜爱。而李允熙对他不反感,但也没有正式同意和他交往。可即便如此,金某仍然寻找各种机会和其相处。

聚会地点距离李允熙的出租屋3里路,大约20分钟可走到,而金同学为了追求她,特意租在她附近,两人刚好顺路,此前两人也经常一起走夜路,因此李允熙并没有拒绝他的提议。

李允熙

一路上,李允熙似乎有什么心事,没怎么说话,等快到住处时,她就让金同学回去了。但金某目送她走到出租屋,且看到房间里的灯亮了后才离开。

6月7日正常上课,同学们陆续到达教室,可大家发现一向不逃课的李允熙,今天并没有过来上课。同学起初以为她睡过头了,可等了一天也没有来。

也有同学想给李允熙打电话,但不巧的是,她的手机、钱包、银行卡等前不久刚被小偷偷走,即便当时就补办了,但也没那么快办下来。也就是说,此时的李允熙处在半失联的状态中。

金同学知道后,趁着下课的时间去找了李允熙,可他发现李的出租屋房门紧闭,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

金某猜测,可能李允熙有事情要忙,毕竟他们已是大四,有些人已开始着手找工作,也有人忙着备考证书,缺上一天课也能理解。

李允熙和金某

现场被破坏

谁知,6月8日李允熙仍没有来到教室,这就让大家好奇了,就连上课的教授也莫名其妙,毕竟她一直是乖乖女,从来没缺过课。

和李关系较好的同学也表示,她作息一直有规律,大学4年来一直没迟到过,为何如今一连2天没出现,也不和老师请假?而且偏偏事情就出在李允熙联系方式中断的情况下,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有同学已有不好的猜想,金某听了后很是着急,连忙拉着班里的3个同学过去看看。

谁知,到了出租屋后,房门依旧紧锁,敲门无人回应,只有房间内的狗汪汪叫喊。这就让金某怀疑了,昨天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难道李允熙一夜未归?

有人猜测,可能李允熙回老家了,给她父母打电话咨询不就行了?然而,电话打通后,李的父母说女儿没有回家,这几天也没和自己联系。

李允熙和宠物

这就让大家愣住了,那李允熙是去了哪里?

有同学发现,李允熙的房间窗户是打开的,可以去对面楼层看看情况。金某觉得可行,连忙跑了上去,大家紧跟其后。

到了楼上后,李允熙出租屋的情况一目了然,尽管距离有点远,仍然发现房间内比较混乱,似乎很多东西掉落满地。

看到这里,4个同学心底生出一丝寒意,大家都有不好的猜测,难道李允熙真的出事了?几个人商议后决定报警,警方很快赶来,并撬开了李的房门。

房间被打开后,满目皆是掉落的物品,两个宠物狗已饿得饥肠辘辘,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它们弄乱的。

警方简单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房间内有打斗的迹象,认为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警方看来,一个29岁的女生,独自一人出门几天都很正常,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不过同学再三强调,他们是学生,且李允熙一直没翘过课,不应该失踪。

同时,有同学联想到近日李允熙遭过抢劫,担心劫匪早就盯上了她,且故意将她的手机卡、银行卡、身份证抢走,造成如今半失联的状态……

越想下去,越是后怕!可固执的警方仍然不太重视,认为这不过是简单的失踪案件,在韩国很正常。

但见同学们如此执着,警方最终给其父母、姐姐打了电话。收到消息以后,李允熙家人表示立马过去。

随后,警方又让2个同学去警局做笔录,而金某和另一名女生留在这里,因考虑到李允熙的家人即将赶来,而李的房间又这么混乱,金某提议将房间收拾收拾,让其家人看得舒服一些。

然而,正是这一行为,却将房间内的所有可能的证据都破坏了,也正因如此,才让后面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难以琢磨。

警方模拟现场

疑点重重的出租屋

01、花瓣为何掉落?

金某和女同学两人分工明确,一人扫地一人拖地,很快将屋子收拾整齐。不过在打扫卫生时,女同学在地上发现了一个干花瓣。

李允熙曾和她说过,花是一个朋友送的,因她非常喜欢,将其挂在墙上。如果不是外力原因,光凭家里的2只宠物狗,无论怎样也碰不到花,更别说将花瓣掰下来。

02、烟头是谁的?

傍晚,李允熙的父母、姐姐来到出租屋。她的姐姐到了屋子里后,就发现了窗台上的烟头,她以为是妹妹抽的,怕父母责备将其丢了下去。

李姐姐表示,妹妹并非不抽烟,在梨花女子大学学习时,因学习压力大,跟着其他同学学会了抽烟。不过父母得知后,认为女孩子抽烟不妥,因此李允熙之后就戒了。

可能是因为如今大四了,毕业、找工作压力大,妹妹借抽烟解压、消愁。

然而,没多久李姐姐就后悔了,毕竟这个烟头不见得就是妹妹留下来的,也可能是“凶手”留下的,这条证据就此被破坏。

03、衣服、日记本哪里去了?

打扫卫生的女同学告诉李允熙父母,当时她将床单、薄被子拿到洗衣机清洗。但在洗衣机内,有4条毛巾、一条内裤已洗干净。闻了闻,发现这几件东西已出了味,看样子已几天没拿出来了。

女同学感觉到有些蹊跷,她所了解的李允熙十分勤快,也爱干净,每天洗澡换掉的衣服都会及时清洗晾晒,不存在衣服几天不晾晒的情况。

这个信息让其父母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一个洗衣机不会只洗这点东西,更何况当天聚会时的衣服并不在洗衣机内。父母和同学找了半天,并没有找到聚餐穿的衣物、鞋子。

难道6月6日凌晨,李允熙并没有回到住处?难道是金同学说谎?

不过金同学郑重其事地表态,当天他虽然没将李同学送到房间内,但直到看到房间灯亮后他才离开,李同学一定回到出租屋了。

很快,金同学的话就得到了证实,李允熙日常背的背包就放在家里。同学也证实,聚会当天李同学确实背了这个背包。

因当时是夏天,衣服穿了一天浑身是味!李允熙回到住处应该立马洗漱,衣服也会随手放洗衣机内。但如今没有发现,这证明衣服可能一直穿在身上,或有人进了她的房间,让她没时间洗漱。

此外,背包找到了,可里面的日记本却没了。

不管是李允熙的父母还是同学,都表示她有记日记的习惯,每天经历了什么事情,都会将其写在日记本中。

有同学也表示,李允熙的手机丢了后,特意将几个关系好的同学的电话写在日记本上。也就是说,只要找到日记本,就足以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可即便怎么找,一直也没有找到日记本的线索。

正当所有人陷入失望之时,日记本又神奇地出现在全本大学兽医系实验室的桌子上,但日记本只记录到6月5日下午,内容是“晚上同学聚餐”。

日记本为何出现在这里?究竟是有人故意混淆视听,还是李允熙自己遗忘在这里的?其同学表示,李同学没有丢三落四的习惯,且大家一开始也没注意到这个日记本。

警方推测,李允熙极可能是6月6日凌晨遇害,不然以她爱写日记的习惯,发现日记本丢在实验室,也会去拿的。

04、茶几、锤子失踪了?

李允熙的好友全同学也提供了一个线索,她和李允熙是实验小组成员,6月5日下午有实习课,李忘记拿实验材料,她陪着李一起来出租屋。

到了屋子后,因椅子上堆满了各种衣物,她只好将就坐在床边。而床前正是一个矮茶几,桌子上还有一个咖啡杯,她顺手将其拿起来摆弄了一番。

然而,事发后全同学来到出租屋,并没有发现这个茶几,她很是好奇,这个茶几哪里去了?

其他同学也证实,确实有这样一个茶几,李允熙将其当成书桌和餐桌,一次茶几腿螺丝松了,还特意让男同学过来拧紧。

难道凶手作案后,又将茶几带离了现场?

警方对附近邻居进行了走访调查,但大家均表示没听见什么打斗的声音。考虑当时已凌晨两三点,即便有动静也难能察觉。

很快,新的发现又来了。

6月13日这天,李允熙的父亲在公寓附近走走转转,在出租屋前20米的斜坡缝隙中发现一个垃圾堆。垃圾堆中有不少废弃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附近居民丢弃的。

而在垃圾堆中,李父发现了一张茶几,而茶几4个金属支脚已消失不见,只有桌面留了下来。从背面看,应该是有人用螺丝刀卸掉的。

难道这就是女儿平时用的茶几?李父将其交给警方,警方又拍了照片发给全同学,全同学言之凿凿地表示这就是李允熙的。

警方这才意识到案件不简单,这应该是一场凶杀案,毕竟桌子的金属支脚极有可能是作案凶器。

不过常理推测,凶手既然能够用螺丝刀从容地将桌腿拧下,证明凶手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很快,警方又在出租屋里找到了一个工具箱,但箱子里唯独少了个锤子。

案件调查到这个地步,警方已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凶手先是用锤子袭击李允熙,打斗中墙上的花瓣掉落,且李倒地后又撞到茶几上,压弯了金属支脚。

为了抹平房间内打斗的痕迹,凶手将茶几和沾有血迹的锤子带走。而因茶几桌面太大不好携带,且金属支脚已经折弯,凶手遂将其卸掉分开丢掉。

不过,此时所有人都有一个怀疑,凶手应该对这附近很熟悉,比如那个隐蔽的垃圾堆,警方调查一周都没能发现,如果不是李父意外发现,案件可能还会定性为简单的“失踪案”。

此时,李允熙的父母已将凶手锁定在金同学身上,毕竟他就住在附近100米处,知道这附近有个垃圾堆很正常。

同时,金同学也是聚会当晚最后一个接触李允熙的人,至于他们离开酒吧后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同时,报警的那一天,金同学提议打扫房间,如此一来指纹、头发等一切现场证据都被毁掉了。

李允熙和同学合影

只是,因没有确凿的证据,警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对金某进行审讯。

电脑记录细思极恐

案件还在继续调查中,最让人细思极恐的莫过于电脑网页浏览记录。

6月8日晚上7点28分,李允熙姐姐打开她的电脑,想从网页浏览记录中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没想还真发现了细思极恐的东西。

上面显示,6月6日2:59-3:02分,短短的3分钟内,李允熙利用中国百度搜索了“112”、“性骚扰”等关键词,且还打错了字。

而“112”是韩国报警电话,可猜测出她当时应该很紧张,或许有人对她性骚扰,她想要报警,可手机卡丢了。

李姐姐立马将这一消息上报给警方,警方初步发现,电脑从3:03到4:21分是处于闲置状态的,而到了4:21分的时候,电脑被人长按电源键关机。

这意味着,李允熙从回家到4点多一直没睡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她强行关机?难道有人在这个时候找她,她担心浏览的网页被发现?

李允熙同学表示,她没有强制关机的习惯,电脑在学校一开就是一天。而强制关机最伤电脑,除非电脑卡机才会按电源键。

警方将电脑拿给技术人员侦查后又发现,3:02-4:21分时,电脑还有浏览或聊天的痕迹,可内容却被人用特定程序删除,以至于警方无法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李允熙本人,她没必要删除这些信息,可见有其他人操控电脑。

难道是凶手为了混淆视听、扰乱警方的思路,故意留下“112”、“性骚扰”等信息?但不管怎么说,6月6日聚会结束后,李允熙的房间内不止她一个人,不然她不会有这些反常的举动。

而且警方还发现,6月8日下午2:18分,电脑时隔2天后又一次开机。而此时正是金某和女同学打扫卫生的时候,没有别人打开此电脑,但对于是否开机的问题,两个同学均表示不清楚,可能是收拾东西时碰到了开机键。

6月10日,警方发现首尔一家酒店内,有人用李允熙的账号访问了音乐网站。难道李允熙真的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旅游散心?

可调查酒店附近的监控,并没有发现李允熙或可疑人员出现。难道有人故意扰乱警方思路,利用黑客技术将IP定位为首尔某酒店?

警方分析,可能凶手的电脑技术高超,且对李允熙比较熟悉,知道其个人账号。

当然,考虑李允熙手机案发几天前被偷,也可能是盗贼用其手机登陆账号。

实验室骨灰多出140斤?

案件进展到这个程度,虽然发现了诸多可疑的迹象,但硬是没有可供继续追查的线索,这让警方很是郁闷。

不过,对李允熙背包进行检查时,警方又有新的发现,其背包内的动物麻醉剂被用了一半。这种东西个人不能携带,但李允熙是兽医系学生,且6月5日下午有手术实习课,因此携带麻醉剂也不难理解。

但使用过的麻醉剂,到底是实习课用掉的,还是凶手为了防止其醒来,特意注射在其体内的?如果是后者,那凶手或对李允熙比较了解,知道她随身携带麻醉剂。

警方又立马去学校进行调查,发现兽医系每周都会对实验室用过的动物尸体集中销毁。但以前每周焚烧的尸体不过80斤,可案发的那个礼拜,尸体竟增多到220斤,多出来140斤。

此时已临近期末考试,课程基本结课,只有一门课还没有上完,没有大型牛、马实习课,按理说动物尸体不该多出来这么多,难道这些尸体中混入了人的遗体?

也就是说,凶手极可能是李允熙身边的人,且对全北大学比较熟悉,而金某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

李允熙同学称,金某曾有过收集李同学头发、衣物的习惯,也会在笔记本上记下她的日常穿搭。有男同学说,最初金某一直是跟踪狂,每天跟踪李允熙的去向。

这样一个“变态狂”,似乎真的和“凶手”能够扯上关系。

不过警方调查时,金某却表示,当晚他送完李同学后就回去睡觉了,直到上午10点多才醒。但他的这番表述,并没有人证明,可信度也不高。

因金某一口咬定和案件无关,警方只能作罢,但要求他提供当天穿过的衣物。金某将衣服交给警方后,警方又拿去化验,发现T恤上确实有血迹,但却是解剖的动物血迹。

但因李允熙的家人一口咬定金某就是凶手,警方又对其进行测谎实验,可在检测中金某情绪波动正常,否定了他的作案可能。

对于这一结论,李允熙家人并不信服,那些心理素质极佳的嫌疑人,确实可以逃过测谎仪的检测,这个结果不应该当做证据。

和教授有关?

接下来,金某提供了一条破案思路。他表示聚会当天,李允熙提出和他换座位,因为其旁边坐着的人是教授。

期间李允熙上厕所后,曾问过金某,教授有没有跟过去,从她的语气来看,她似乎很怕教授,难道是性骚扰?

同时,有记录显示,教授曾私自使用过焚烧炉,且关于聚会当晚回家的供词有过修改。

不过因没有确凿证据,警方并没有对教授进行审讯。

一切的线索都无法继续研究下去,警方曾公开搜集证据,并四处派发传单,希望有人能提供证据,可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线索。

2019年,韩国某节目再次报道“李允熙失踪案”,并给出新的假设,可能是陌生人尾随作案。那个年代,韩国的贫富差距巨大,社会不稳定因素较多,“尾随”事件很是寻常。

再联想案发几天前,李允熙曾遭劫匪抢劫,可能这个劫匪已在暗中观察很久,并伺机在她深夜回家后动手。

不过再多的猜想,也仍然没能确定李允熙是死是活。如果她还在世,今年已44岁。直至今日,李允熙的父母依旧处在悲痛中,且多次公开呵斥金某,甚至公开其真实个人信息,认为他就是凶手。

但法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一切的猜想都只是猜想,不能随意冤枉好人,但也不能放过坏人。

只可惜最初时警方并不重视案件,导致第一现场被破坏,不然也不至于使得案件如此被动。而李允熙的父母仍相信,女儿还活着,他们还在继续寻找,就算只能看到其遗体也已心满意足。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韩国女生酒后失踪,电脑记录细思极恐

相关推荐: 钢架雪车世界杯因斯布鲁克站 耿文强斩获第12名

钢架雪车世界杯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站11月19日结束男子比赛,参赛的3名中国选手均进入决赛轮,其中耿文强获得第12名。钧天 因斯布鲁克站是本赛季钢架雪车首站世界杯赛,也是北京冬奥会的一站重要积分赛,顶尖选手悉数参赛。经过两轮滑行,2014年索契冬奥会冠军特雷迪亚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