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进自己DIY的棺材里,正在加入很多人的遗愿清单

如果在人们躺进去之前“它只是个盒子”,有些人选择提前给自己一个更漂亮的盒子,这或许也是新时代人们面对死亡时最坦然的态度。

“死亡”,或许一直都是一个生人勿进的严肃话题。如何用合适的心态面对自己和他人之死,逐渐构成了愈发流行的“死亡教育”这一概念。

而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开始追求一个独特的“死亡小目标”——未来有一天,自己能躺进自己理想的棺材中。

有了需求,也就有满足人们需求的地方,自己DIY棺材,就成了这个领域的新高度。总之,人们不想放过这个彰显个性的最后机会,也同时给予了棺材一个前所未有的展现自我的舞台。


1

关于DIY自己的棺材这件事,“棺材俱乐部”里的老人或许最有发言权。几年前,新西兰棺材俱乐部的故事曾一度受到全球媒体的关注,一度颠覆了人们对于死亡和葬礼的想法。

棺材俱乐部最早诞生于2010年新西兰北岛罗托鲁瓦,由一位名叫Katie Williams的老妇人创办。Williams退休前曾担任护工工作,因此见识了无数生命的逝去,现实改变了她对死亡的看法。退休后在老年大学课堂上,Williams在同学面前提出了一个听起来颇为大胆的想法——她想给自己造一个棺材。

几年后,Katie Williams在自己家的车库里组建了棺材俱乐部,她所秉持的理念是鼓励人们自己来制作自己的棺材。Williams认为严肃单一的葬礼仪式,从某种意义上淡化了一个独特的人存在过的痕迹,“我见过太多人逝去,他们的葬礼与他们生活无关。你无法知道他们真正的样子,

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人生的路程终点应该有一个更个人的告别仪式。”

作为非营利组织,俱乐部由成员组装的棺材价格便宜,且理念积极,老人们闲暇之余还经常组织社交,因此棺材俱乐部很快从一开始没有工具、没有会员,发展到不得不换个更大场地来满足人员扩张。

在棺材俱乐部里诞生的棺材,和常见的棺材有着明显的不同。人们会在自己的棺材上创作自己喜欢的事物,有人在自己的棺材上画上了棒球的图案,也有人在棺材上贴满了自己收集的体育剪报,而铁杆猫王粉丝甚至把偶像印在了棺材上。

这样的形式很快激起了很多人创作自己棺材的兴趣。牧羊人将牛羊画在棺材上,音乐家则把棺材做得像一个钢琴,童年梦想成为F1车手却未能圆梦的人则在临终前将棺材做成了汽车模样……

制作棺材不再是临终之人的需求,也成为了很多人当下实现创意的“画板”,他们将自己的创意和喜好迫不及待地画在棺材上,然后将这些棺材带回家,将它们当作床、橱柜、茶几等物品放在室内。同样在俱乐部内聚会时,大家都会带上自己的美食,坐在一堆棺材中间有说有笑。

按照俱乐部创始人的说法,这“只是一个盒子,只有你需要它时它才被赋予了意义”。

短短几年内,棺材俱乐部就在澳洲开设了许多分部,建设并加入棺材俱乐部一度成为了一股老年潮流,这种潮流甚至流传到了更远的英国、美国等地,在这些国家的某些地区,棺材俱乐部也正受到当地人的喜爱。

实际上棺材俱乐部不仅可以DIY棺材,还提供更廉价、更个性化的殡葬指导服务,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颇具颠覆性的葬礼代表着现代人对待死亡的一种接受的态度。

表达自己态度的第一步,当然是从DIY棺材开始做起。如今国外DIY棺材早不是新鲜事了——如果不想自己动手做,那也可以直接上网定制。一些定制棺材的网站不仅提供好看的图片供选择,还会提供自己上传图片的服务,简单来说,任何事物都可以被印在棺材上。

这些网站往往色调清新,其中一些带有随意调整方向预览效果的功能

如果看开这个问题,说不定你也许会为未来有一天自己要躺进什么样的棺材里,触发选择困难症。


2

任何一件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都是艺术繁衍生息的土壤。丧葬文化历来如此。到了现代,人们在棺材上大做文章,让其在当代艺术中也占据一席之地。

在“黑人抬棺”走红之前,加纳人的丧葬文化就已经闻名全球了,这其中最具代表的,要数加纳著名的棺材艺术—— Fantasy coffin。

Fantasy coffin被外界称为棺材艺术,随便挑出几件出自加纳 Fantasy coffin的棺材来,你大概很难将其用途和棺材联系到一起。

你能看出这是个棺材吗?

这种独特的棺材艺术得到了全球很多艺术家的青睐,过去几十年里加纳棺材就频频在全球各地的博物馆或是画廊里展出。而他们都出自加纳大阿克拉地区的一小群工匠之手。

Fantasy coffin正式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一位名为Kane Kwe的加纳木匠。当时这位木匠给当地酋长制作了一副可可豆形状的轿子,谁知轿子刚造好,酋长就去世了,于是这幅轿子稍加改造成为了酋长的棺材,而这个可可豆形状的棺材在葬礼上给Kane
Kwe带来了无数崇拜者。

没过多久,Kane Kwe的祖母去世,从小在机场边长大的祖母对飞机充满好奇,但从未坐过飞机,在酋长葬礼上开了窍的Kane Kwe就给祖母制造了一个飞机形状的棺材,希望她能以这样的方式完成心愿。

渐渐地人们开始追捧Kane Kwe的特色棺材,一开始这些棺材只有地位有身份的人使用,因此他们定制的棺材常会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动物的形象。

当然这些动物看起来也并非那么威猛

后来各行各业的人们开始步入在葬礼上炫耀自己棺材的潮流,于是各种形象的定制棺材出现了——飞鸟鱼龙、蔬菜水果、汽车飞机等等。

在Kane Kwe手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的棺材。

1989年,Kane Kwe制造的棺材被带去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至此加纳棺材艺术走上了世界舞台。

在此之后,加纳棺材艺术多次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展出,Kane Kwe也名声大噪,此时加纳棺材不再仅仅作为殡葬用品,但Kane Kwe和其他工人的工作量依旧繁重,实际上所有的棺材都是纯手工打造,而为了保证艺术展出品的外观、保存等各方面问题,他们还要使用更加坚硬的木头。

1992年去世之后,Kane Kwe曾经的学徒和家人们纷纷继承衣钵,开启了各自的棺材艺术家生涯。其中跟随Kane Kwe多年的学徒Paa Joe凭借更新潮大胆的设计,在全球获得了超越其师傅的名气和荣誉。

Paa Joe的作品中,棺材的模样也愈发新潮。老式诺基亚手机、平放的可口可乐、还有热门篮球鞋,甚至潮牌KAWS,渐渐地更多人带着创意前来,只为收藏其特制的棺材。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都曾关注过这位棺材大师,另一位前总统卡特甚至还从他那里买过两个棺材。

几年前,Paa Joe的棺材铺登上了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柯南秀》,节目组不仅去现场参观了Paa Joe看起来依旧有些简陋的棺材铺,还提前订做了一个主持人Conan模样的棺材。在观众捧腹的同时,Paa
Joe也在互联网上名声大振。

不过这并没有就此改变他的生活。接受媒体采访时,Paa Joe表示自己的主业依然是给周围人做棺材,并且价格合理——国际客户的棺材价格可以达到5000-15000美元,本地人的生意则在几百到1000美元左右。当时Paa
Joe表示过去几年里自己的订单在减少,他认为这和加纳本地逐年下降的死亡率有关。实际上从事棺材制造工作的人也并不多,且大部分都聚集在棺材艺术的起源地阿克拉地区,对此Paa
Joe还表示,他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传承这门手艺,同时也认为这是一项更适合年轻人来从事的工作,“尤其是那些想表达自己且愿意为艺术努力的年轻人”。

Paa Joe并不是唯一一位受到海外博物馆青睐的棺材艺术家,包括Kane Kwe后人在内,几位手艺人在过去几年里频频与海外艺术家合作,或是推出棺材展。按照海外一些媒体的说法,他们在通过棺材推广非洲民俗和手工艺艺术,也算得上是一种文化的输出了。


3

加纳棺材艺术家们对待棺材的态度,一定程度来源于他们对于死亡的看法。尽管一个人的逝世是令人悲伤和遗憾的,但加纳许多地区的人认为这并非是终结,而是一个人去往下一个世界继续生活,所以在不少人眼中,棺材要做成他们生前所在意的事物或是从事的事业相关的事物,方便提醒逝者自己的工作。

在这一点上,加纳工匠所制作的棺材能成为许多人眼中的艺术品,也就不足为奇——在很早之前,他们秉承这样的信仰,平常看待逝者,平常看待葬礼这个和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也无法回避的事情。

也正如棺材俱乐部创始人所认为的那样,他们想在能够选择的范围内,选择一个自己更想要的结果。而DIY棺材,正是许多人想要在未来那个不可避免的时刻到来时,仍能彰显个性的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如果在人们躺进去之前“它只是个盒子”,有些人选择提前给自己一个更漂亮的盒子,这或许也是新时代人们面对死亡时最坦然的态度。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躺进自己DIY的棺材里,正在加入很多人的遗愿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