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的命也是命!华人游行,抗议海港城命案凶手因精神病免责

  • 新闻

纽约布碌仑羊头湾“海港城铁锤杀人案”,由于控辩双方的专家皆认为被告患有严重的精神失常,因此法官裁决他不必负刑事责任。钧天

华人社区不轻易放弃,继续抗争,受害者家属代表和华社近百人10月19日在布碌仑法庭外集会示威。家属现场宣读的信揭示出,借精神病脱罪没这么容易,这里面大有文章。钧天

之前庭审的情况显示,法官只能对自主的犯罪行为加以责罚,该案的被告虽然已认罪,但他无法辨识自身行为的对错,就无从惩罚,没有道德缺陷可供矫正,而是有病需要医治。钧天


实际因“有罪但有精神病”成功解脱刑责的案件在数量上很少,如何证明精神疾病(认知的缺失)达到无法理解自身行为的本质和特性的程度,是极具争议性的问题。死者潘子密的太太本月初联系检方,希望获得凶嫌过去的精神病史、在警局接受盘问的材料等,但因隐私问题被拒。钧天

杀人犯真的有精神病吗?钧天

死者潘富晖的太太昨天代读了潘子密的太太的信,对被告的精神状况提出了更多问题。“回顾案发之前,嫌犯在餐馆门口徘徊多次,等待合适的作案时机,这不是没有意识到错误的行为能力,在案发当天,凶手马汤诺域治(Arthur Martunovich)把锤子放在旅行袋中行凶作恶,遇到华人就夹头,锤爆了三个华男,还避开了西班牙裔,这绝不是没有意识到行为错误能力的人。”钧天

“行凶之后逃离现场,这也绝不是精神鉴定提到的没有意识到错误行为的能力。这是反社会人格的人,这是良知丧失的、冷血的人,他对整个凶案精心策划,这就是仇恨犯罪。”潘子密的太太说,因为这场对亚裔的仇恨和残杀,无辜的人被锤杀,她对检控官和辩方达成协议极度不满,呼吁将凶犯以终身监禁绳之以法,而不是不承担法律责任。钧天

关于被告的精神状况,法官钱丹尼(Danny Chun,音译)曾在庭审中特别传召辩方心理专家Alexander Bardey出庭。专家说,综合被告的精神状况报告、他被捕后的警局问讯记录、医院报告以及面谈情形等等,认为被告在案发时无法分辨幻觉与现实,幻听以为耶稣基督要他杀人,因为他看了一部描绘亚洲男性虐待女性的电影,这使得他挥舞锤子攻击杀害三名华裔男店员,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钧天

具体而言,法律对谋杀罪的主观方面有所要求,被告是否“明知或故意”杀害三名华人,如何证明他在案发时相信在场全体华人男子都是电影中的人,是否就不被认为是在“明知”的情况下杀害三人,华人社区难解许多疑问。钧天

纽约州众议员寇顿(William Colton)昨天在场声援受害者家属说,除了倾听并保护被告的权利,还必须保护犯罪受害者的权利,法院和政府官员必须非常小心。钧天

“(对受害者家属的)人道主义在哪里?”潘子密的太太最后表示,这件事如果不能得到正义,她一辈子不能过去这件事,她说已聘请律师加入研究案情。钧天

家属精神崩溃,唯一寄托就是法律钧天

死者潘富晖的太太昨天还代潘富晖的父母表达他们的悲愤之情,“案发近三年的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备受思念(儿子)的煎熬,回想潘富晖7岁从福州到香港,初中毕业后,由妈妈护送到美国,托付给叔叔潘子密教父,在美国十几年他一边学师一边工作,毕业、结婚、生子,就在办理签证准备与亲友回家看望十几年未见的双亲的前夕,发生惨剧。”钧天

两老人说,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等待三年听到庭审结果时,“尤如晴天霹雳,在我们受伤的伤口上又洒了一把盐,华人才知精神病不负刑事责任,试问人世间还有什么能比生命更珍贵更神圣呢?”钧天

潘富晖的太太说,在崩溃边缘的她,唯一的寄托是法律,“都说法律是公平的,但所谓的神经病不应该为自己所犯下的受到惩罚吗?生命、犯罪、法律、治安是什么?一句神经病,难道就要那三条命白白死去,三个家庭破碎吗?三个家庭的人崩溃吗?”钧天

她说,凶手马汤诺域治所涉的罪行及其严重,不能以精神问题免责,这太不公平,她期盼实现真正的公平正义。钧天

在场的华人举着各式横幅标语表达他们的诉求:不做任人宰割的羔羊,不要后门交易,终身监禁凶手。钧天

法官原定10月上旬根据凶嫌的心理评估结果确定他的处遇,日前因他的精神评估未如期出炉,庭审延至11月3日举行。在场华人表示,届时将发动更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要求重罚凶嫌。 钧天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亚裔的命也是命!华人游行,抗议海港城命案凶手因精神病免责

相关推荐: 香港国安法下国际移民博览参观人数升60% 预料明年港人移民潮续增

香港 —  《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香港出现新一波移民潮,星期日闭幕的第二届国际移民博览,据主办单位统计,有超过3万3千人次入场参观,较半年前的第一届移民博览入场人数上升约60%,估计英国加拿大等国家降低港人移民申请门槛,加上明年疫情放缓后,港人移民潮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