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2024厉兵秣马:换口号 减重 只当工具人?

  • 新闻

离开白宫之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明显瘦了。

他的前顾问杰森·米勒近日透露,从1月卸任至今,特朗普减掉了 20 到 25 磅(约9到11公斤),而且晒黑了、快乐了许多。

据米勒说,特朗普之所以能减重,是因为再也没有24小时供应食物的白宫厨房了。

听起来,特朗普至少比他的后任拜登健康,就在上个月,现总统还因为记不起澳大利亚总理的名字而饱受嘲弄。

特朗普则看起来精力旺盛,虽然被剥夺了发推特的权利,卸任以来他仍在断断续续举办集会,现身政治场合,从未离开过公共视野。

就连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去世,他也不忘挖苦一番说:“很高兴看到,曾在伊拉克问题上犯了大错误的科林·鲍威尔,在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上,被假新闻媒体这样漂亮地对待。希望有一天会发生在我身上。”

尽管特朗普尚未官宣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但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再度出山。而且比起在任时期,特朗普也更受共和党人欢迎了——至少在爱荷华州是这样。

8月底想宣布参选时被劝阻

10月9日,特朗普在爱荷华州举行了一场集会,虽然无关选举,却宛然开启竞选活动的架势。

爱荷华州是总统大选马拉松的第一站,这里的初选成绩通常决定参选者的势头,不少政客都喜欢在选前来这里试水。

集会前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爱荷华州共和党人中支持率达到91%,这是重返总统大选的好兆头。

美国《华盛顿邮报》透露,前总统原打算在今年8月底宣布出山,当时拜登正因为从阿富汗仓皇撤军而饱受指责。但幕僚们劝住了特朗普,他们认为,如果现在宣布参选,明年的中期选举将被视为对特朗普个人的公投,如若共和党未能夺回参众两院,失败很可能被归咎于他。

虽然该决定大概率会延期宣布,但特朗普近期的言行已与竞选无异,比如卖力筹集政治资金,以及召开政治集会。

而在气氛最热烈的爱荷华集会上,特朗普不遗余力批评拜登政府和本党同僚,集会尾声也像极了总统候选人的造势——他谈论起施政计划,承诺在移民、科技公司监管、经济、教育、退伍军人等事务上采取行动。

特朗普还说,自己如果再度参选,应该用一个新的竞选口号,比如“让美国再次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
Again)”。

对支持者两小时的讲话中,特朗普的一大重点依然是2020年大选。他反复谈及民主党人如何“窃取大选结果”,而自己从未承认失败。

支持者们热情大喊,“特朗普赢了!特朗普赢了!”特朗普回应道,“他的确赢了。”

距离去年败选已经过去快一年,特朗普依然不愿接受现实。几乎每一天,他的工作人员都会向媒体和支持者发送信函,重申选举结果造假,批评民主党人、反对者以及立场有别的共和党同僚。

尽管1月6日的国会山暴乱后,众多共和党人囿于舆论压力纷纷批评特朗普行为不妥,承认选举结果。可随着2022年中期选举临近,共和党内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

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有意无意表现出对选举结果的不认可。谁都想借着特朗普的背书,取悦他雄厚的选民基础。

共和党众议员安迪·比格斯频频质疑去年大选合法性,众议院的共和党二号人物史蒂夫·史卡利斯没这么直接,但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他拒绝承认拜登“公正地”赢得大选。

还有些共和党议员逮住机会,和特朗普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例如在爱荷华州,该州共和党资深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也在集会现身,并受到特朗普的背书。

格拉斯利已经88岁,是参议院在任时间最长的共和党人,并多次连任。如果说共和党里有谁最不需要特朗普的背书,这个人一定是格拉斯利。

而且就在1月,格拉斯利还作出一副与特朗普划清界限的样子。他称特朗普支持者攻击国会大厦是“对美国民主的攻击”,当时他是靠着安保人员的护送才从围攻国会的暴徒中逃离出来。

后来,格拉斯利还谴责特朗普不愿接受选举失败,抨击后者的语言“极端,有侵略性和不负责任”。

但如今,这位资历深厚的参议员却选择和特朗普同台出现,他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特朗普)在爱荷华共和党选民中有91%的支持率,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人的背书,那我未免太不聪明了。”

共和党的资产与诅咒

从一些共和党政客的言行来看,他们更像机会主义者,只想蹭前总统热度,或是让他发挥招徕选票的作用为本党服务,未必真心希望他回来当总统。

皮尤研究中心10月初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虽然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继续担任“主要政治人物”,但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希望他“再次寻求总统候选人提名”。

一旦特朗普回归大选,党内其他政客的总统竞选之路很可能直接画上句号。

特朗普已经开始关注潜在竞争对手,包括前副总统彭斯、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等人。特朗普告诉记者,若他决定参选,竞争对手中很多人将会选择退出。无论对手是被看好的德桑蒂斯还是其他人,都将被自己击败。

2016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广受欢迎时,尚有党内建制派一致反对。可在他入主白宫四年后,已经成功改造共和党,其中的建制派无可争辩地式微,难在2024年给特朗普造成太多阻力。

作为老牌共和党人,格拉斯利的选择再度证明,特朗普已经接管共和党。尽管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此前与特朗普公开显露不合,却依然表态说,如果特朗普获得党内提名,自己“绝对”会支持他。这似乎意味着共和党更加团结一致。

但如果特朗普再度成为候选人甚至入主白宫,既阻碍共和党年轻一代的政治前程,也难以给共和党带来新的政治理念。他更在乎的是掌控权力

菲奥娜·希尔在特朗普任内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她指出,特朗普在酝酿参与2024年大选,但“在他眼中那更像是一个王位而非总统职位”。

对共和党来说,还有更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鉴于特朗普最关心的永远是去年大选,很可能导致共和党支持者不再相信选举的公正性。选民投票率一旦降低,相当于将议席拱手送给民主党,反而会危及接下来的中期选举。

而且没完没了地拿2020年大选说事,也分散了共和党的中期选举重心。他们更希望让选民关注拜登政府面临的挑战和失策之处,比如持续的新冠疫情、严重的通货膨胀、南部边境的移民危机等。

更何况,会被选举舞弊说辞打动的往往是特朗普最忠诚的支持者,尤其是那些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底层白人,可特朗普的劣势也在于仅能稳固这些选票。

他在支持者眼中有多受欢迎,在反对者眼中就有多令人厌恶。尤其对于中间派选民而言,特朗普的吸引力相当有限,因为讨厌特朗普而投票给拜登的选民在2024年恐怕还会这样选择——只要不是特朗普,谁都行。

因此,并非所有共和党人都在不顾一切和特朗普拉近关系,比如格伦·杨金。

作为弗吉尼亚州的州长候选人,杨金将于12月参加该州州长选举。眼下他正处于两难:他想要拉拢特朗普的基本盘,可又担心如果过度热情地和前总统绑定,会疏远独立派选民。

毕竟弗吉尼亚是摇摆州,在2016年和2020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都没能赢下这里。

为了给州长选举造势,共和党人于10月13日在弗吉尼亚州举办了竞选集会,特朗普通过电话连线为杨金背书,称赞他是“了不起的绅士”。尴尬的是,诸多共和党政客现身的这场集会上,杨金本人却没出现。

尽管感谢特朗普为自己背书,杨金仍试图保持距离,他多次强调,“发生在1月6日的暴力行径是错误的。”

民主党人还在穷追猛打

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风头最盛,可要想赢得下次大选并不容易。

年龄是最大的压力,2024年时特朗普已经78 岁了,和拜登去年参选时的年龄一样。

加上特朗普出了名爱吃高热量食品,唯一的运动只有打高尔夫。去年6月,美媒报道了特朗普的体检结果,透露其体重为244磅(约110公斤),虽然身高一米九,这一体重还是超过了肥胖的临床阈值。

如今变瘦是个好消息,但能否维持健康还是疑问。即便健康状况允许特朗普再战四年,民主党人也不会放过他留下的诸多把柄——逃税、煽动国会山暴乱、施压州官员干扰选举等等。

特朗普卸任以来,司法机构仍在持续跟进调查这些案件。

今年5月,对特朗普集团的税务调查已转为刑事调查,而众议院民主党人更是紧抓1月6日的国会山暴乱事件不放。

日前,拜登政府要求特朗普须提交国会山暴乱事件的相关文件,但特朗普于10月18日起诉国会和国家档案馆,要求行使作为前总统的行政特权,即不公开相关档案资料。

他的前高级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亦无视调查国会山暴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发出的传票。众议院特别委员会10月18日晚建议以刑事藐视法庭罪逮捕他,并于19日全员投票赞成的结果决定起诉班农。

特朗普的起诉被认为是阻挠调查的手段,旨在把调查拖延至中期选举之后,一旦共和党人夺回众议院,便可以彻底终结这桩调查。

而对民主党而言,中期选举形势确实不妙。

特朗普指控选举舞弊虽然从未得到司法支持,但他对选举程序的质疑,比如选民投票资格、邮寄选票合法性等等,让共和党人铆足了劲修改选举法,以压制民主党的潜在选民。

据布伦南司法中心的消息,自今年1月以来,美国19个州共颁布了 33
项限制选民投票权的法案。此外,共和党还在积极修改选区划分、扩大选举优势。

另据民调分析机构538(FiveThirtyEight)数据显示,拜登最新支持率为44.8%,比上任时降低了约8%,而在民主党内部,拜登的支持率也有下滑趋势。

尽管上任时拜登喊出的口号是治愈,但两极分化反而愈加激烈。某种程度上,拜登面临和特朗普类似的困境,即难以争取独立选民的支持。只有经济复苏势头良好,才能为拜登和民主党保留更多优势,挺过中期选举,乃至在2024年大选中胜出。

目前来说,美国的建制派们或许正在取得一个悲伤共识——如果特朗普决定参选,他很可能正大光明地赢得下届大选,开启总统事业的第二春。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特朗普为2024厉兵秣马:换口号 减重 只当工具人?

相关推荐: 虐死6岁儿子!亲爹毒打,继母拍200条影音炫耀

如果恶魔有原型,那 29 岁的 Thomas Hughes 托马斯 · 休斯和 32 岁的 Emma Tustin 艾玛 · 塔斯汀必须排在榜首。去年 6 月 17 日,托马斯 6 岁的亲生儿子亚瑟,在父亲和继母艾玛长达 3 个月的折磨中痛苦死去。 本周,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