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鱿鱼游戏”玩得最狠的,果然还是韩国人 国民力量党议员郭尚道之子从“火天大有”获50亿韩元退休金引争议。 9月16日出席国会大事紧急报告会的国民之力党议员郭尚道。 韩国检察厅。 吴一男。 李在明代表共同民主党角逐下一任韩国总

  • 新闻
美国Netflix(网飞)公司投资拍摄的韩剧《鱿鱼游戏》已经火遍全球。即使还没看过这部剧,你大概率也见过关于它的各种梗图和表情包。
自9月17日首播以来,《鱿鱼游戏》在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放排行榜上名列第一,其中也包括美国,成为首部实现这一壮举的韩国电视剧。

该剧海报还占领了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主创登上了《吉米·法伦今夜秀》,西甲劲旅马德里竞技队玩起了马竞版的“鱿鱼游戏”……

继《江南Style》、防弹少年团和《寄生虫》,“韩流”又添了一员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干将。
《鱿鱼游戏》剧情其实并不是特别新鲜,同《大逃杀》《赌博默示录》和《饥饿游戏》颇有异曲同工之味:

一群走投无路、急需金钱的人收到神秘邀请,共同加入一场游戏。只要赢得六轮游戏,就可以获得456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奖金,闯关失败的代价则是死亡。

剧中的椪糖梗。
图源:网络
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韩国电影专家郑雅妍(Areum Jeong)对《华盛顿邮报》说,这部剧集在韩国人中间产生了深刻共鸣。虽然生活在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令他们日趋绝望。

“如今年轻人对失业率感到沮丧和悲观”,她说,正如剧中的设定,赢得巨额奖金的前景“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尽管你的手上可能沾满鲜血”。

《鱿鱼游戏》在韩国火出了圈,关于它的新闻已经冲出了娱乐版。

财经媒体兴高采烈地计算着它为韩国贡献了多少GDP,主流媒体则在关注剧中人物所代表的韩国弱势群体——个体户、外劳、老人、流亡者和女性的处境。至于政治家,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蹭热度的机会。

每一个人,都玩起了“鱿鱼游戏”。

而政治家玩起“鱿鱼游戏”来,意味变得更为深长。

左翼:右翼在玩“50亿游戏”!

《鱿鱼游戏》是一个你死我游戏,输的人连性命都会丢掉。

这像极了韩国政坛——虽然不用杀人,但总是有你死我活的敌人。

明年3月,韩国又要大选了。现在,政坛已经进入了选举前的宣传季。

9月29日,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目前在民调中领跑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便将《鱿鱼游戏》当作标枪掷向了政治对手。

“‘鱿鱼游戏’很流行,而国民力量党(韩国最大在野党)似乎在玩‘50亿游戏’。”

李在明这位中左翼政治家把保守派对手比喻成了电视剧里的幕后黑手。

简单可以理解为,李在明觉得,他的对手国民力量党,是为有钱人服务的,是资本游戏背后的大boss。
《鱿鱼游戏》海报。
图源:NETFLIX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韩国上个月浮出水面的一桩丑闻。

9月底,国民力量党议员郭尚道的儿子从一家名为“火天大有”的资产管理公司离职后,收到50亿韩元(约合2700万元人民币)的离职补偿金。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给公司高管的“黄金降落伞”不少见,但郭议员的公子只是一名普通职员,何德何能拿这么高的补偿?

他在“火天大有”的月薪最高不过383万韩元(约合2.1万元人民币),正常情况下离职金最多2500万韩元,而他实际拿到的金额是这个数字的200倍。

该公司向韩国金融监管机构提交的文件显示,自2015年成立到去年年底,支付给职员的离职金总计才不到2.6亿韩元。

也就是说,郭议员的公子一个人领到的补偿金,相当于过去五年里,全体离职职员总额的20倍。

这个数字就算放到韩国全国也很惊人。

2019年,74.3%的韩国离职者拿到的补偿金在1000万韩元以下,工龄在10年以下者,人均离职金仅为1449万韩元。

人们怀疑,这笔钱是不是“火天大有”假借离职金名义,实际上却是在行贿?

国民力量党议员郭尚道之子从“火天大有”获50亿韩元退休金引争议。

图源:YONHAP News
执政党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立即开始穷追猛打,直接将事件定性为“国民力量门”。

文在寅总统的儿子文俊勇,曾被郭尚道多次指责靠“走后门”获取政府赞助等各种优待。现在,面对这个丑闻,当然要怼回去:之前总是攻击总统的儿子,“自己拔出的剑,现在剑上却沾满怨气、开始反噬,看来要伤到自己儿子了”。

郭尚道百口莫辩,于9月26日狼狈宣布退党。

9月16日出席国会大事紧急报告会的国民之力党议员郭尚道。

图源:中央日报
有趣的是,事件的核心人物、郭公子郭炳才,在辩解时也引用了《鱿鱼游戏》。

“我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鱿鱼游戏中的一匹‘马’。从设计师的角度来看,我是非常忠实的。”他说。

电视剧的主角成奇勋因赌马而欠下巨额债务,而在整个故事中,“VIP”们都在拿参与者的命运做赌注。在全剧的最后一幕中,成奇勋告诉这些幕后黑手,人不是马,不能这样对待他们。

显然,郭炳才说自己被人算计了,很冤。


右翼:“安静点,1号玩家!”

郭尚道在国民力量党内的地位并不是特别显要,在游戏里,也就是一个小配角而已。

随着事情发酵,人们赫然觉得,幕后得资本大佬,真正操控游戏的,可能是那家“天火大有”公司??

“离职金门”曝出前不到一周,“火天大有”把在野党议员拉下马后,又成为李在明的丑闻来源。

《中央日报》等右翼媒体连连抛出重磅炸弹,揭露李在明此前担任城南市市长力推大庄洞开发项目时,参与项目开发的“火天大有”公司曾通过私定合同拿下开发区的五个地块,且拿地价格只有竞标中标价格的65%左右。

低价拿到土地的“火天大有”公司在土地上建房后,通过出售新房获利2000多亿韩元,而与“火天大有”存在直接或间接联系的关系人,则从中获取了超过4000亿韩元(约合22亿元人民币)的好处。

韩国检察厅。

图源:wowkorea
国民力量党一再追问“‘火天大有’是谁的公司?”试图以此为突破口,将左翼未来之星李在明拉下马。

无怪乎国民力量党党首李俊锡10月3日会怒不可遏地对李在明喊话:“1号玩家,安静点!”

他还说:“我第一次看到明明是1号,却还这么炫耀嚷嚷的人。”

《鱿鱼游戏》中,1号参与者、超级富豪吴一男是整个游戏的设计师,金钱和看别人搏命已经不能令他感到快乐,所以他干脆亲自下场来玩。

李俊锡的意思很简单:天火大有这家公司是资本游戏的设计者,国民力量党和其他人都是玩家,而李在明是那个有钱的1号参。

吴一男。

图源:NETFLIX
此前,李在明在大选中的直接竞争对手——正在寻求国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洪准杓,也拿《鱿鱼游戏》轰向了对手。

“现在,总统选举就像一场鱿鱼游戏。”他在脸书上写道,“那些犯下各种腐败罪行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参加这场游戏,企图获取巨额奖金,却在最后一刻成了输家。”

为了攻击对手,洪准杓还不讲武德地直接剧透:“(剧中)在最后走过玻璃桥的游戏中,韩美女抱住背叛自己的张德秀跳桥的场景,让人想起了某位候选人。”

这指的也是李在明:此前,他曾被女演员金扶宣指控发生婚外情。

李在明代表共同民主党角逐下一任韩国总统。

图源:路透社
“希望国民能让这些腐败的候选人下台,让大选成为正常的选举。”洪准杓还说。

“对于李知事来说,《鱿鱼游戏》并不是虚构的电视剧。目前的大选竞争本身就类似于‘鱿鱼游戏’。”《中央日报》的一篇评论写道,“因为如果活到最后,便能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青瓦台;但如果中途落选,就不能排除‘进监狱’的可能性……大选竞争从未是如此可怕的‘死亡游戏’。在以往,即使败选,最多也只是政治地位下降或退出政界。李知事起初也没有感觉到游戏的恐怖。”

在洪准杓留下评论的同时,李在明也在脸书上对《鱿鱼游戏》发表了评论。

“在鱿鱼游戏中,最令人伤心的场面,是为了获得456亿韩元,人们不得不参加‘死亡游戏’。相反,在现实中,甚至没有一丝希望。”他写道。

《鱿鱼游戏》剧照。

图源:NETFLIX
对左派的李在明来说,批判资本操控民众的《鱿鱼游戏》绝对是最好的宣传策略。毕竟,“公平”一直是左派的宣传主基调。

“公平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热门话题……这就是政治和国家角色如此重要的原因。这是为了确保机会的公平,让人们能够在一个平等的起跑线上比赛,并确保他们最终能有一个‘地板’,即使他们不能赢得比赛,也能享受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生活。”李在明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再说,我们需要扩大我们的‘基本收入政策’,同时通过可持续增长增加总的机会。”

“基本收入政策”是李在明的重要竞选承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向全体韩国国民每人每年提供100万韩元(约合5400元人民币)的“基本收入”,而对他想要重点寻求支持的年轻人,则发200万韩元。

李在明最后还补充称,在《鱿鱼游戏》第二季中,主人公将继续对抗VIP们。鉴于编导黄东赫表示第二季还未开始构思,这显然更像是这位左翼候选人自己的政治宣言。


“如果有奖金,我也想玩鱿鱼游戏”

全民发钱的“基本收入政策”听上去有些不靠谱,但相比于下面这位,已经算是可行性强的了。

8月18日,韩国“国家革命党”名誉代表许京宁骑着白马、身披铠甲,一边向李舜臣将军致敬,一边宣布他将参加明年的总统选举,为韩国带来“革命”。

2021年8月18日,韩国“国家革命党”名誉代表许京宁宣布参加下届总统选举。

图源:ICPhoto
许京宁提出了“33项承诺”,如果当选,将向全体18岁以上的公民发放每人1亿韩元(约合54万元人民币),外加每月150万韩元(约合8100元人民币)的补贴。他称此计划为“许京宁游戏”。

“《鱿鱼游戏》代表了当今韩国人的心态,”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被排斥,被破坏,生活动荡,四面受敌。参赛者们已经走投无路,只剩下参加‘鱿鱼游戏’一条路。”

“许京宁游戏”提供不了456亿韩元,但除了每人1亿韩元,他还承诺要向每位老年人每月支付70万韩元(约合3772元人民币),并取消年轻人深恶痛绝的义务兵役制和SUNEUNG大学入学考试——这项“韩国高考”要一口气考9个小时,令考生生不如死。

看起来许京宁给出的利益更大,但见惯了民主选举风浪的韩国人,一开始并没有太把这个承诺当回事。毕竟,这位已经74岁的富二代比特朗普还要浮夸,号称自己拥有超能力(能浮空,还能帮人减肥),智商高达430,曾帮助三星崛起,一度和朴槿惠谈婚论嫁……

许京宁在FACEBOOK上称愿用1亿韩元买下苦主的电话号码,买下后大家可以打电话给他参加“许京宁”游戏。

图源:FACEBOOK
作为一系列不着调之举中的最新一个,他花1亿韩元买下了《鱿鱼游戏》中那个神秘人提供的电话号码(真的有人在用),拯救了被全世界剧迷骚扰得不胜其烦的原主人。

在韩国政坛这场“鱿鱼游戏”中,他才是最投入的那个人。

不管许京宁在大众看来多么古怪,韩国毕竟是一个天天都上演着现实版“鱿鱼游戏”的国家,人们逐渐发现,这个不着调的人,似乎也并非一无是处。

许京宁曾承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把国会议员的数量从300人减少到100人。

为了提高韩国长期以来的低出生率,他打算关闭韩国统一部和性别平等与家庭部,并以“婚姻部”取而代之,同时每月向单身人士发放20万韩元(约合1078元人民币)的“约会津贴”,鼓励他们约会。

每对新婚夫妇可以得到1亿韩元的一次性津贴,并可以无息贷款2亿韩元来购买住房。

有孩子的夫妇将获得5000万韩元的一次性生育津贴,全职做家务的配偶将获得每月100万韩元的“家庭主妇补贴”,直到孩子满10岁。

看起来挺不切实际,然而人们忽然发现,韩国政府出台的新冠肺炎疫情救助政策与“许京宁游戏”惊人地相似,尽管资金支持的数额没有那么大。

网络上开始出现对他表示尊敬的评论,尽管很多也许是半开玩笑,但确实反映了韩国老百姓对政府——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执政——无所作为的不满。

许京宁表情包。

图源:网络
在文在寅政府任上,首尔房价飙升了58%,一些热门住宅区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2020年,全韩有超过1.3万人自杀,其中20至29岁年轻人的自杀率较前一年上升了12.8%。年满30岁的单身男女比例首次超过42%,育龄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则降至0.84名,再创新低。

造梗能力第一名,但很多韩国政客,似乎从未正视社会上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只是玩弄“鱿鱼游戏”梗。

“政客们利用‘鱿鱼游戏’……声称他们将通过奖励努力工作,来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电影研究专家郑雅妍说,“但他们没有真正考虑到其中的矛盾,也没有考虑到某些群体已经在体制中处于不利地位。”

面对疫情冲击、经济重创,以及巨大的生活、社会压力,韩国民众纷纷抱怨,“如果有456亿韩元的奖金,我也想参与鱿鱼游戏”,“还有人只是被淘汰,连参与游戏的机会都没有”。

-END-
我们从《Vista看天下》杂志出发,致力于挖掘
国际热门事件、人物背后的深度报道和新闻故事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我们,
每天对世界了解更多一点▼ 
往期回顾
        你呢,想玩吗?↓↓↓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现实版“鱿鱼游戏”玩得最狠的,果然还是韩国人
国民力量党议员郭尚道之子从“火天大有”获50亿韩元退休金引争议。

9月16日出席国会大事紧急报告会的国民之力党议员郭尚道。

韩国检察厅。

吴一男。

李在明代表共同民主党角逐下一任韩国总统。

《鱿鱼游戏》剧照。

2021年8月18日,韩国“国家革命党”名誉代表许京宁宣布参加下届总统选举。

许京宁在FACEBOOK上称愿用1亿韩元买下苦主的电话号码,买下后大家可以打电话给他参加“许京宁”游戏。

许京宁表情包。

相关推荐: 猫毛围巾完工啦

供应商及围巾成品 失败历史 纺线中 钩织中 细节~很像马海毛 手感超级软滑~~~ 放几张供应商美照 幼年供应商,那时候还很白,越成熟毛色越红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猫毛围巾完工啦相关推荐: NASA为何拒绝了蓝色起源而将合同授予了SpaceX?美国国家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