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祖宅雨夜遭强拆!7年告诉终于赔了!

  • 新闻

10 月 10 日,熊女士拿到了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重审判决书。

一切源于 7
年前一个下着雨的凌晨,熊女士在洛阳市老城区已被断路、断水、断电的住房遭不明人员强拆。自此,熊女士及家人走上漫长的维权之路。

2018 年 4 月,洛阳市老城区政府相关部门承认,熊女士家的房子系被 ” 误拆 “。2019 年 10
月,洛阳市中院确认洛阳市老城区政府对熊女士一家的拆除行为违法。当时,区政府按照 2013 年、2014 的赔偿标准和 2003
年改造前的房屋面积,决定赔偿 158 万余元,但熊女士一家没有答应。

2020 年 9 月,熊女士和弟弟将洛阳市老城区政府起诉至洛阳市中院,请求赔偿各项损失 1600 万余元。

重审的判决书显示,洛阳市老城区政府之前作出的行政赔偿决定明显不当,不予生效。考虑到违法拆除对熊女士等人造成的实际损失,以及近年来洛阳市区房屋价格上涨情况,和对违法拆除行为的惩戒,洛阳市中院决定将老城区政府对熊女士等人的赔偿标准按房产证上的面积上浮
40%(2013 年、2014 年赔偿标准);同时赔偿熊女士等人室内物品损失 6
万元;赔偿熊女士等人购房补助、装饰装修、临时安置费、搬迁补助费等,赔偿总计 223 万余元。

其实早在 2013 年 9 月,洛阳市老城区政府作出《洛阳古城 ( 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 )
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要求该街区 9000 多户、2
万余居民接受政府的安置标准,搬迁腾地。因不满意征收条件,熊女士等 253 户居民将区政府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洛阳市老城区政府 ”
征收决定违法 “。

判决结果喜忧参半,喜的是老城居民集体胜诉,忧的人家则各怀各忧。熊女士告诉九派新闻,”
重审判决虽然有很大进步,但我们依然对重审判决结果难以认同,将继续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1】对判决赔偿不满,将继续上诉

九派新闻:您接下来还打算继续上诉是吗?

熊女士:老城区政府叫我们申请老城区政府国家赔偿时,才答应赔偿我 158
万。后来我上告到洛阳市中院,中院给我判了 223 万,然后我上告到河南省高院,高院给我发回重审,这回重审给我判了 315
万。告这几回,每次官司我都打赢,赔偿也是一次比一次高,这说明我是站理这一方。

我还是要继续上诉,因为他现在给我按 6000 多元每平米赔偿,但 6000
多元我在老城区只能买半平米的房子,这肯定是不合理的。

九派新闻:您所要求的 1600 万赔偿,是怎么算出来的?

熊女士:我前两天去问,我家旁边有一个地方现在是 10500
元每平米,我家下面那边去一点的房子是卖 12000-13000 元每平方,但那个还没开盘。

我家的话,一楼是商铺,按当时的一个拆迁案例,营业房三倍赔偿,所以我一楼是一平方按三平方算的。二、三楼我按 15600
元每平方算的,因为当时按我们旁边房子的价格,再加上上浮的 3% 购房补助,再加上我这房子没公摊面积,我大概算成了这个价。

最后房子的价格再加上我留下来的家具、房子里的财产什么的,一共是 1600 万。

九派新闻:但房子的市场成交价和评估价格确实会存在一些差异,法院是按什么标准给您界定的呢?

熊女士:我知道有差别,但这出入也太大了。一万多和四千多相比我还是不能接受。而且我那房子面积很实,没有公摊面积,现在的商品房动不动都百分之二三十的公摊面积,折算下来差别更大了。

按照国家的赔偿法,房子也还是应该按市场价赔偿。他(法院)也是按 13 年我建房子时的市场价标准界定的,也就是 4000 多元,但
15 年房价就已经提了很多了。那几年房价涨得很快的。

九派新闻:您对判决还有哪些地方不满?

熊女士:除了单位面积的房价,还有我家房子三楼怎么算的问题。这次判决,说三楼面积给我算二分之一,理由是我三楼的图纸上显示只有
2 米 2 高,不能按正常房子赔,按一半赔。

我觉得那不中,我说你们入户量了没有?图纸上虽然显示 2 米 2,但我实际盖了 2 米
8。当时验收合格三层楼的房子,都说明承认了我三楼有 2 米 8。

而且我家三楼是实际在用的,我姐在三楼住着,我自己由于以前从事化工工作,我的化验室也在三楼,干燥剂、自动搅拌机这一套器械也全在里面,一直没拿出来。现在我姐没地方住了,我也没有了化验室,我的三楼怎么能凭空消失呢?

另外说赔偿我的财物 6 万元,这 6 万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我们一家子毕生的财物肯定高于这 6 万元。

九派新闻:您是怎么将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的?

熊女士:2015 年我房子被莫名其妙给拆了嘛,拆后没人认账。

最开始,我第一时间打 110 报警了。当时有 5
家都报警了,就给我们合并一起立了案,我家房子面积最多。结果我们等了一年多没结果,一问,说案件给撤了,构不成犯罪

怎么能构不成犯罪呢?不说房子,我屋里那么多东西都没了,什么也没拿回来,我的财产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抢了,到现在都没人认账赔偿,为什么报案后又给我撤案呢?所以我一直到现在都在告公安局,告老城区公安分局。

后来我直接上告洛阳中院,才立了案。

九派新闻:18 年老城区政府有承认过这是 ” 误拆 “?

熊女士:当时有一张洛阳市一办事处说是 ” 误拆 ”
的办事回执,我这才拿着回执去洛阳市中院立的案。

【2】凌晨雨夜,断水断电后房子被强拆

九派新闻:当时为什么要拆您家房子?

熊女士:我们这一片属于国家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可是洛阳市当时想建旅游景区,想把我们老城区全部推倒,一户不留。但我们老城区好多人告,有三百多户一起在告,他们执行不下去了,才不继续拆了。但是我这是在示范区内的房子,当时已经被拆了。

我们这边一共被强拆了 9 户,但西南隅那边就厉害了,拆了 8000
多户,现在建成洛邑古城,天天人山人海,还上了那中央电视台。依我看,这老房子都没了,还叫什么古城?

九派新闻:您的房子有多少年历史了?

熊女士:这是我姥爷的爷爷买的房子,我今年 72
岁了,你想想这房子有多少年了?这是我们家的祖宅,我在这里出生、长大,我们熊家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对这个房子有很深的感情的。

九派新闻:您家房子拆之前是什么样的?

熊女士:原本是老城区的一个普通平房。2013
年,洛阳市工程改造指挥部给我下发了一个图纸,叫我把房子改造成古典式房子。然后我就自己找工人来盖房子,建了一个三层小楼。

房子上下加起来有 470 余平方米。一层用来出租给商铺,我们自己家人就住在二、三层。

我那房子当时盖起来特别困难。按照图纸,它不是完全的中式古典风格,房顶是尖的,有点像苏联的古式风格。我找了好多建筑工人、私人民工什么的,都不会弄,工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才建好。但房子盖好后特别漂亮。门和窗户都雕着花,双房顶,房顶上雕着两条龙、一只蜘蛛,取
” 二龙戏珠 ” 之意。

当时他们说,我这房子改造后 50 年不变,谁能想到没两年就给拆了。当时这事都上过报纸,但我现在找不到了。

九派新闻:13 年重建房子咱们花了多少钱?

熊女士:我盖得早,当时花了有二、三十万元。

九派新闻:那天他们是怎么来拆房子的?

熊女士:房子被拆前,我们家就断水断电了,家门口被挖了 3
米多的大沟。当时政府不停给我们打电话叫我们出去住,我坚持说不出去,后来没水没电的房子实在住不了,我们都不得不出来租房子住。我估计他们打电话没人接,就知道我们不在家里了。

2015 年 1 月 25 日凌晨 1
点多,外面正哗哗下着大雨,我家邻居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你赶紧回来,有人在这像是要拆你家房子。

我们去了一看,二三十人在我家房子那,当时还没开始扒。我赶紧就打了 110 报警。110
迟迟不来,但他们已经开始拆了。公安局人跑错了地方,等他们来,我这房子都已经被拆了一半。

27 号又下雨,1
点多又有人来拆我房子了,这次又是邻居给我打电话叫我过来。我、侄子、妹妹妹夫我们去了一看,家已经不是家了。那些拆我房子的车,有大车、有小车,一辆辆正从我家的废墟中开出来。

我一路撵他们的车,到了第二个红绿灯没过去,我只好记住了他们最后一辆车的车牌号,然后去了公安局,但公安局后来立案又撤销了。

九派新闻:当时有人受伤吗?

熊女士:我的房子被车一点点卷进去,我亲眼看着房子一点一点地坍塌掉。邻居叫我冲进去抢救物品,我说我不进去,我进去给我拍死在里面咋搞?你说那天下着那么大雨,那些拆房子的人倒是也不怕触电。

九派新闻:当时家里的东西有抢救出来吗?

熊女士:没法搬家了,门前有个沟咋搬呢?连根针线都没拿出来!我的金银首饰啊、我父亲以前在家留下的字画都在里面,我一辈子的东西都毁在里面了。你现在来我家看,我家所有东西都是崭新的,都是后来买的。

九派新闻:房子被拆后,家人们现在都住在哪里?

熊女士:我们十多口人本来都住在二三层,当时拆房子时,我侄子才刚刚娶了媳妇、结了婚住进来。

房子被拆后,我们一家人也个人寻找个人的地方——我姐姐、兄弟们都去了孩子家住;我自己还好,早就在附近买了一个小房子,想着冬天住楼房、夏天住老房子乘凉。无处可去时,我侄子侄媳妇就住我这里挤着、后来才慢慢搬出去。

九派新闻:老房子所在地现在建成什么了吗?

熊女士:现在还是一个大土坑。周围盖成的仿古式房子现在说是洛阳古城嘛,天天人来人往的,但我这块他们一直都没盖。

【3】70 岁老人的 7 年维权路:” 我只想我和家人有地方住就中 “

九派新闻:您维权多长时间了?

熊女士:从 2015 年房子被拆我就开始维权,到现在快 7 年了,我也 72 岁了。

九派新闻:一直是您自己一个人吗?

熊女士:我侄子我弟弟他们都想和我一起,但我不让他们参与这个事。孩子们都有工作,摊上这个事情也会影响他们,但我反正年纪大了,没什么可怕的。

九派新闻:您 70 多岁了,感觉您对法律认识很深,头脑思路也很清晰。

熊女士:那没办法,法律知识我都是自己一条条地自学的,各种上诉材料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的。别看我年纪大了,但不糊涂,看判决书、写材料什么的都没有问题。

我告诉自己,既然走上这条路了,就必须得走到底,哪怕把生命走到底。

九派新闻:您的诉求是什么?

熊女士:其实我都不想要钱,我一直跟他说你给我再多钱我都不想要,我要房子,你赔我房子。扒我多少赔我多少,现在你给我这些钱,都买不回个房子。

你抢走我多少就应该还我多少,我也不是多吃多占。

我只想我和家人有地方住就中。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七旬老人祖宅雨夜遭强拆!7年告诉终于赔了!

相关推荐: 前美国国安局长:中国网攻能力今非昔比 美国需确立“红线”

华盛顿 —  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前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退役海军上将迈克尔·S·罗杰斯说,中国网络攻击活动的早期重点是窃取外国知识产权,现在扩展到协助假信息宣传工作,并更加关注如何做到不留痕迹。 罗杰斯2014年至2018年在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