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50块的招待所,也能被估值600亿?

  • 新闻

国庆出去玩,我只花了50元就住了一晚国际大牌连锁酒店,这家酒店名叫OYO。

那一晚的体验一言难尽,听着大渡河的咆哮声,我两点才睡着。

旅行归来,我在无意间刷新闻时才发现,我入住的这家OYO竟然是一家印度连锁酒店品牌,而且它马上要在印交所上市了,估值高达90亿美元(约580亿人民币)。

令我惊讶的是,上市敲钟的CEO还是一位印度90后。

我不禁好奇,这么便宜的酒店咋还是个国际连锁大品牌?这OYO的服务实力和我二叔家的招待所别无两样,为啥人家能被估值580亿?OYO的90后创始人到底有啥能耐?

想要搞明白这个从印度崛起的连锁酒店,还要从我那一晚的入住体验说起。

在大渡河旁的丹巴县,我找到了朋友预定的那家OYO酒店。令人惊讶的是,那条街上的各种酒店都冠了OYO的姓。

从酒店的外观来看,好像还不错。进门之后,办理入住也很顺畅,登记好入住信息之后,我们就乘着电梯到了我们订的那个三人间,150元一晚,人均50块。

一进门我就傻了,房间内的各种细节简直没法仔细看。如果你是一个对住酒店有要求的人,那么在这儿住上一晚,你会“浑身刺挠”得整宿睡不着觉。

所谓的OYO品牌化管理,标准化运营,看起来非常简便轻盈,就是在床上放一个带LOGO的抱枕和床饰,卫生间里摆放上有OYO字样的洗漱用品就完事了。

像床和柜子这样的硬件还是酒店自己的。

说实在的,这就是一家开在副食水果店和卤味店中间的招待所。虽然它有着一家酒店应有的硬件设施,但装修很简单,卫生做得不咋地。

尽管我克服了房间内的细节问题,但马路对面大渡河的水流声仍然吵得我睡不着,直到半夜两点我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你以为我就是想吐槽一下OYO的环境艰苦?

不。实际上,这家三个人只花了150元的OYO酒店,已经是我们这些抠B在318国道上住过最好、最舒适的酒店了。

坦白说,这家OYO酒店就是个城乡招待所。但最令我难忘的是,他们竟然还有电梯。

另外几天,我住过高海拔的粮仓民宿,也住过手脚并用爬进房间的野生小旅馆,这家OYO酒店的性价比算是相当可以了。

在辛苦进藏的朝圣之路上,花50块钱住上个有热水的电梯房,我还能要啥自行车啊?

而当我结束这段饱经折磨的旅行后,OYO即将上市的消息让我彻底震惊了。

把招待所干到上市,还能被估值580亿人民币?这财富密码要是被我二叔学会了,那我是不是也能跟着沾光了?

咱必须研究研究。

OYO的CEO叫李泰熙(Ritesh Agarwal),于1993年出生于印度最贫困的区域之一——奥里萨邦东部小镇。

他虽然打小就不爱学习,但脑子特别灵光。小时候卖过SIM卡,也出过畅销书。19岁时,李泰熙放弃了进入大学的机会,转而创立了“印度版Airbnb”——Oravel
Stays 。

这次创业的机会让他得到了1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也得到了与硅谷创业者交流的机会。

2013年,20岁的李泰熙观察到,印度遍地都是条件艰苦的小旅馆,也有很多印度人入住,但小旅馆的个体经营非常困难。于是,他抓住商机,创立了连锁酒店品牌OYO。

他就是要借品牌优势收编破烂的小旅馆。

李泰熙有些手段,他先给小旅馆加装了体面的门脸,安排一些品牌配套设施,比如带LOGO的抱枕、统一的洗漱用品。而且,他还给商家提供了一个Airbnb的酒店预订平台。

这一套包装下来,小破旅馆立马升级成了经济连锁酒店,入住率显著提升了。

资产运营下的OYO,主要靠收佣金盈利,一般会收取加盟酒店每单5%左右的佣金。

这种平台和酒店业主共赢的模式,让OYO迅速抢占市场,成为印度最大的经济连锁酒店品牌。

听起来,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商业模式吧?因此,OYO当时也获得了亚洲创投一哥孙正义的青睐。

有了资本大佬的支持,李泰熙决定干票大的。他要把在印度实践成功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他想在全球最大的酒店市场内下一盘更大的棋。

2017年,李泰熙开始在中国实施他那野心勃勃的计划。

OYO用了20个月的时间,迅速覆盖了300多个城市,加盟了1万多家门店,开店不到两年,规模远超如家、汉庭和7天这三家酒店的总和。

彼时,OYO势头强劲,平均每3小时开一家店,名义是干酒店,实质上干的却是走马圈地的互联网手段。

OYO在互联网创投圈成为一个香饽饽,被冠以“超级独角兽”之名。

当我试图在李泰熙身上找寻他草根逆袭的造富密码时,历史的经验再次验证了成功人士不同寻常的创业履历:上大学耽误赚钱。

从印度贫民窟走出来的李泰熙,靠互联网创业,与扎克伯格一同被评为“最年轻独角兽缔造者”。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OYO在李泰熙的带领下可不就牛B坏了?

然而实际上,OYO的进展并非一帆风顺。截至2021年3月31日,OYO的营收约为5.57亿美元,亏损大约5.26亿美元,实属赚了个寂寞。

混得这么惨,也不全怪疫情。事实上,OYO在2019年就开始在中国大撤退了。

咋回事?在印度被成功验证过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坚持不到两年就败下阵来了?

只是因为OYO水土不服吗?

要讨论这个问题,咱们还得回归酒店管理的企业本质来说。

干酒店这一行,企业最起码得有房地产资源和酒店管理资质吧。

不说干大干小,多少得先运营出一家自己的酒店,再谈加盟。但OYO并非如如此。OYO压根就没有一家自己的直营酒店,全部都是加盟店。

那为啥大家都愿意加盟呢?

因为它的加盟门槛很低,能免费的都免费,这么白给的品牌加盟模式,可以说是“白送扶贫”了。

△我二叔看了这加盟条件,估计也会心动。

OYO给加盟业主提供了两个卖点:一、洋气的品牌名加持,二、提供统一的订房系统。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家人们会发现,尽管OYO的市场规模一度比如家和7天加一起都多,但你们却很少能在居住的周围发现OYO。

实际上,这些OYO酒店只存在于距离市中心几十公里开外的地方,或者在某些三四线城市的大学城周围,甚至直接就是在什么县城国道旁边。

△在地图上搜到北京有3家OYO酒店,都在离市中心五六十公里外的地方。

△OYO混迹于干杂锅盔小吃街里,看起来十分接地气了。

然而,混迹于城市边缘的OYO,并不像蜜雪冰城那样在下沉市场里捞到应有的红利。

因为它烧的钱太多了。

本身开在城市郊区的酒店,房费压得就超级低,从40块钱到100多块钱都有。

但是,OYO也像所有互联网企业刚开始一样,为了扩张市场采取了烧钱搞补贴的模式。

不仅加盟的种种费用都免除掉,OYO还会给酒店提供改造补贴,甚至有时还会每单给业主补贴个几块钱。

遥想当初,OYO还跟业主承诺过“你赔多少我补贴多少”。但这样的补贴,运营三个月左右就进行不下去了。毕竟融来的那点钱,太经不起烧了。

为此,很多酒店业主觉得自己被忽悠了,业主投诉OYO,甚至比用户投诉都频繁。

咱说这OYO可太难了,烧钱补贴出力不讨好,而且还惨遭美团、携程的嫌弃。

“你什么来头,就要上我们的平台?”

直到交了将近6亿的过路费,OYO才成功登上了OTA巨头平台。

这边给业主补贴捉襟见肘,那边还得给OTA平台上供,OYO被挤兑得属实没啥蹦跶的空间了。

2019年~2020年,OYO两个财年合计亏损30亿美元。

在经历了亏损、腰斩裁员的阵痛之后,OYO最近又吵吵着上市了,不知道它是又叩响了成功的大门,还是背后的资本等不及了。

不管怎么说,从我这次旅行的住宿体验来看,OYO算是性价比之王了。

甭看有些人大骂OYO脏乱差,说它就是垃圾酒店,坑的一批。但OYO仍然收获了一批迷恋低价、坚持打卡的死忠粉。

△网友踩坑OYO

△OYO,三和大神梦想的住宿天堂。

我想,他们如今选择OYO的理由只有一个:“便宜能住”就行。

如此看来,在318国道上收割进藏白领和在城中村服务三和大神,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一晚上50块的招待所,也能被估值600亿?

相关推荐: 结束16年的德国总理生涯后 默克尔打算做什么?

据外媒报道,德国将于9月26日举行大选,现任总理默克尔将不会寻求连任。在长达16年的德国总理生涯结束后,默克尔将会做什么? 【大选日“并非结束”】 对默克尔来说,9月26日可能并不意味着总理职责的结束,她仍将继续担任看守总理直到新届政府成立。新近,她强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