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的凋零 中国百亿房企“至暗时刻” 还未到

  • 新闻
曾庆红与侄女花样年CEO曾宝宝。(合成图片)

10月4日晚间,花样年控股发布公告称,针对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余额为2.06亿美元的美元债未能按时偿还,构成债务违约。随后,花样年实控人曾宝宝在社交平台发布了电影《至暗时刻》海报,似乎暗喻花样年控股迎来“至暗时刻”。但一号地产的分析称,花样年的“至暗时刻”远远未到。

怎么就还不起14亿的债了?

花样年此次美元债“爆雷”,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意外的。单纯从财务数据上看,很具有迷惑性。

从其不久前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来看,其在手现金及等价物,在今年6月份时尚有271.7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仅为195.45亿元。短短三个多月过去,怎么就连14亿人民币的美元债都还不起了呢?花样年控股的现金去哪里了?

甚至于在债务违约发生前半个月的9月20日,花样年控股还曾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表态表的如此斩钉截铁,但现实打脸又是如此之快,财报的数据、公告的严肃,信任感荡然无存。

失败的自救

事实上,花样年控股也一直在试图自救,但并未挽回局面。

根据统计,今年年初至2021年6月25日花样年控股于公开市场累计回购美元债规模达到5010万美元;6月25日以来已累计回购8次,回购规模合计4220万美元。

但这些零零碎碎的回购,相较于其庞大的美元债,特别是短期内集中到期的美元债规模来讲,可谓是杯水车薪,市场也并不买账。

处置资产方面,花样年集团以33亿人民币将旗下物业上市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资产邻里乐出售给碧桂园服务,总算有了实质性进展。

但与碧桂园服务的这一笔交易达成,还是来得太迟,且不说协议中约定的三期付款,即便是向碧桂园服务借的7亿元短期过桥贷款,也不能及时还上,可见花样年内部现金流之紧张。远水,还是解不了近渴。

销售额已现三连降 至暗时刻还未到

债务风险高企的同时,花样年控股的销售状况怎么样呢?克而瑞研究的数据,花样年9月单月销售额仅为36亿元;而在此前的8月单月销售为40.33亿元,较7月环比下降21.18%;7月份销售51.17亿元,较上月环比下降17.6%.

如此看来,代表房企自身造血能力的销售金额,花样年已经出现了三连降,随着销售规模收缩、现金流入势必减少,如何应对集中到期的债务,特别是年底前还有一笔7.62亿美元的美元债,和16.8亿元的到期债务,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如今看来,花样年控股的“至暗时刻”,还远未到。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花样年的凋零 中国百亿房企“至暗时刻” 还未到

相关推荐: 罗马市议员选举结果揭晓 墨索里尼的孙女连任

Rachele Mussolini wins most votes in Rome election Brothers of Italy candidate is granddaughter of Benito Mussolinihttps://t.co/0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