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活寻律师阻港大移走「国殇之柱」 丹麦政党促介入 可酿外交风波 高志活寻律师阻港大移走「国殇之柱」 丹麦政党促介入 可酿外交风波

  • 新闻

高志活寻律师阻港大移走「国殇之柱」 丹麦政党促介入 可酿外交风波


发表时间:

丹麦雕塑家高志活纪念六四的作品“国殇之柱”在港大校园已经24年。如今在国安法压力下,港大要求将雕塑移出校园,引发关注。摄于2021年10月10日 Peter PARKS AFP/Archivos

香港大学要求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移走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的「国殇之柱」,限期今日届满,但在期满前夕,雕塑创作者高志活(Jens Galschiot)表示,他才是雕塑的拥有者,若港大未经他同意移走该柱,会追究法律责任和赔偿,现正在港寻求律师处理,期望「国殇之柱」可以继续留在港大。港大表示,正寻求法律意见,会合法合理处理事件。

与此同时,移除「国殇之柱」争议更可能演变成外交风波,据丹麦《政策报》当地时间11日报道,数个政党要求外长高福(Jeppe Kofod,大陆译作科弗德)利用外交最高权力,与中国驻当地大使举行会议。报道又指,高福正争取把雕塑由香港移送回丹麦。

香港大学上周透过律师去信支联会两位清盘人,要求已宣布解散的支联会于今(13日)天傍晚5时前移走《国殇之柱》,否则会被视为放弃;而清盘人之一的蔡耀昌则反要求港大于昨日澄清其要求的理据。蔡表示,至限期仍未获港大回复,但他留意到高志活自称是国殇之柱的拥有人,对此表示尊重,他已回信港大,促校方直接与高志活的代表律师联络,商讨如何处理国殇之柱事宜。他重申,港大作为具言论及学术自由的空间,有社会责任及使命保留「国殇之柱」,期望校方继续容许「国殇之柱」于港大校园竖立。

另一方面,创作该雕塑的丹麦艺术家高志活连日发表声明,先是指该雕塑仍属他本人所有,因为所有没有买卖合约而在境外展示的艺术品,原则上,拥有权仍然属于他。他当年「借出」雕塑在香港展出,并获承诺永久摆放在港大校园,而港大学生会和支联会则负责维修。他续称,《国殇之柱》已露天展览24年,已变得脆弱,若在移除过程中出现损毁,港大要承担赔偿风险,并对未获港大知会、要从传媒得知移除其雕塑一事,感到困惑。

高志活及28个组织促代表律师行退出

高志活在当地时间11日再发声明,指正寻找可代表他的香港律师行,希望可以阻止港大移走国殇之柱。他形容,过程「极其荒谬」,因为支联会正在解散,无从商讨,而该会领袖亦在狱中。他对港大只给予一星期时间要求支联会移走国殇之柱亦有微言,指移走雕塑并寻找合适地方安放,一般需时几个月,形容如此短促的迁移期是「残酷不仁、迹近犯罪」,是「意大利黑手党在欧洲使用的手法」,不值得学校或政府采用。

他强调,国殇之柱是全球闻名的艺术品,价值难以估量,即使再造,亦会失去它背后非常轰动的历史意义。而若真的重造,以当年人力物力计算,估计需120万欧元,而这尚未计算其历史价值。

除了港大受压,处理该事的律师行亦受批评。来自美、加、英、德、荷等地的28个民间组织及个人昨(12日)发公开信,要求曾致函支联会清盘人促移除国殇之柱的律师事务所撤销与港大的协议,指这间美国律师事务所应支持美国的核心价值,当中包括言论自由。另外,高志活亦在声明中要求最早代表港大发信给支联会清盘人的孖士打律师行退出此案,并促请任何支持人权、艺术和中国人记住历史权利的人,直接向孖士打反映,令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高志活寻律师阻港大移走「国殇之柱」 丹麦政党促介入 可酿外交风波 高志活寻律师阻港大移走「国殇之柱」 丹麦政党促介入 可酿外交风波

相关推荐: 中国为何示好阿富汗?因为它们有巨量的这个…

种植罂粟、生产毒品一度是阿富汗的 ” 支柱产业 ” 之一,如今,在阿富汗塔利班宣布禁止种植罂粟后,如何恢复残破不堪的国内经济,成为摆在阿富汗人面前的一大难题。 阿富汗拥有全球最大的锂矿床和世界第三大铜矿带,美国国防部将阿富汗描述为 ” 锂矿界的沙特 “。这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