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的童话世界也撑不下去了?

  • 新闻

宫崎骏亲自设计

全球唯一一家吉卜力美术馆

日本疫情而举步维艰

国庆假期里,大型游乐场无疑是期间最大赢家。

北京环球人挤人,近千元的袍子几乎卖断货;上海迪士尼玲娜贝尔喜提“川沙妲己“名号,买个娃娃要排队6小时。

当国内大型乐园逐渐恢复了疫情前的红火,日本的吉卜力三鹰之森美术馆却困在疫情里,快要开不下去了。

宫崎骏,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宫崎骏亲自参与设计,它是全球唯一一所官方建造的吉卜力美术馆。

 

在这里,你可以乘坐《龙猫》里柔软的猫猫巴士,参观宫崎骏的工作室,游览《天空之城》里的巨型士兵模型和拉普达石碑,在《红猪》商店“曼马尤特”购物……


这是一个真实的宫崎骏王国,它把电影里的梦幻投射到了现实当中,让人们可以徜徉寻梦。所以从开园起,它就成为无数粉丝的打卡圣地。


乐园内的猫猫巴士

然而从去年开始,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吉卜力美术馆的游客大大减少,长时间闭园。与此同时,已经20岁的乐园又有太多地方需要修缮,一下子花掉了前些年攒下的储备金。


钱花完了,日本疫情却还没结束。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乐园甚至无法再维持运营,更别说继续修缮,以至于不得不开启众筹。

01
财政困难 众人支援
捐款一日即满

2020年,吉卜力美术馆就被疫情拖垮了。

为了公共安全,吉卜力美术馆曾关闭长达五个月。开馆后却因为日本始终没有得到缓解的疫情,游客量大大减少。

但运营费用并不会因为游客稀少而缩减。

如果你去过这里,一定会被它满满的绿意和天真趣味所折服,而这也是最烧钱的——为了维护这一切,短短一年就花掉了美术馆3.5亿日元的储备金(约2020万人民币)。

虽然吉卜力美术馆是宫崎骏参与设计、吉卜力工作室建造的,但已经免费捐赠给了三鹰市。今年三月,三鹰市政府就提供了5000万日元(约577万人民币)的补助金。

但在收入微薄的情况下,这只是杯水车薪。

维修中的吉卜力美术馆

于是从今年7月开始,在三鹰市政府的支持下,吉卜力美术馆开始向公众募集资金,以保全这座为人们造梦的美术馆。为了鼓励更多的当地老百姓伸出援手,三鹰市实行了“故乡税“制度:捐款可以抵税,捐得越多,抵得越多。

所有捐款的朋友都会收到它的感谢卡片。

7月15日捐款开始的当日,就有上千人为美术馆捐款,设置的1000万日元目标立刻就达成了。


捐款网站上,网友们慷慨解囊后,写下了对美术馆的祝福:


请保护好三鹰市的宝物。

我最喜欢的吉卜力和我最喜欢的博物馆。愿心中的这份美好得到保护并延续下去

我爱吉卜力,我男朋友也很喜欢么美术馆,我们会一起继续热爱,下个月举办婚礼。非常感谢。


还有一看就是铁粉的观众:

我从小就喜欢吉卜力。吉卜力电影为我的生活增添了色彩。我很高兴能够以这种方式回馈一点。宫崎骏导演,别说这是最后一次了,请继续创作吧!我也很喜欢宫崎吾郎导演的作品!请制作更多的作品!

第二天,美术馆便在官网对大家表达了感谢,并表示为了应对未来的更多意外,会继续开放捐款至2022年1月31日。

感谢信

  

截至今日,捐款数额已经到到3100万日元,参与人数3932人。这些钱除了用在必要的修缮上,其他都会交给负责运营的公益财团。

02
吉卜力美术馆
真实的童话世界

吉卜力美术馆在2001年开园,到今年是整整20周年。

原本按照计划,美术馆将举办盛大的庆典活动。但因为疫情和资金,活动不得已取消。为了安抚粉丝的心,乐园开设了全新的线上购物网站,不光售卖吉卜力动画的周边,还有20周年限定的产品。

10月3日这一天,馆区内放了一个巨大的龙猫气球庆祝生日,万分可爱。

宫崎骏的动画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而吉卜力美术馆是大师在自己工作室的基础上亲自设计的,建造由其长子宫崎吾朗负责,是不折不扣的“宫崎家的幻想世界“。

相比一般的大型乐园,吉卜力美术馆的面积不大,也没有那么多游戏设施,它更像是一个供玩家自由探索的迷宫。

地下一层的“土星座”放映室用来放映吉卜力工作室独家出品的原创短剧,可以提前在官网查到每月放映的信息。

这个月放映的就是以《龙猫》为原型的《小梅与龙猫巴士》的故事,让人忍不住落泪。

此外还有展览区,不同的时间段展览不同。偶尔还会和皮克斯等大型动画公司梦幻联动,推出合作展览。

目前的展览关于宫崎吾朗的新作《阿雅与魔女》,吉卜力的第一部3D动画是如何制成的?答案都在展览里。

最受欢迎的展区,必然是位于一楼的吉卜力模拟工作室和二楼的龙猫巴士。真实可乘坐的龙猫巴士,和想象中一样柔软——可惜仅限小学生可乘坐。

模拟工作室完全按照宫崎骏本人的画室布置而成。老爷子的图书、画桌、飞机模型、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而我们熟悉的动画小人就诞生于此。此外还有图书馆、纪念商店……全部都装饰成电影里的样子。

乐园内部景观

虽然不华丽也不高科技,但给人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

图书馆

吉卜力美术馆的室内是不允许拍照的,但对着室外的天空之城机械兵,则可有大拍特拍了。

在这里,几乎所有热门宫崎骏IP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在机械兵一侧,还有

刻着神秘拉普达文字的天空之城拉普达中枢石碑。

玩累了,乐园内部还有草帽Cafe餐厅可以休憩和用餐。除了固定菜单之外,餐厅还会配合园内的展览以及IP进行不同的菜单设计。

友情提示,草帽Cafe的餐量不大,点餐时要注意哦。


在募捐的网站上,有这么一段话,“我希望你能看到、触摸、感受并把一些令人难忘的东西带回家。忘记日常生活的喧嚣,在乐园度过一段时光,不仅对孩子们来说,对我们成年人来说都是不可替代的重要时间。“

在吉卜力美术馆创始之初,宫崎骏对它的定义就是“有趣而柔和、可以发现各种事物、可以感受思想、离开时比进入时更放松“。

它带来的情绪没有那么激烈,但就像宫崎骏的电影一样,带给人力量和慰藉。

03
票价20年不变
预约机制单一

这样美好的美术馆,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么无奈的一步?

原因不不只是因为疫情。

根据日本的数据,自2001年创立以来,吉卜力美术馆每年接待的人次超过70万——这个数字看似不小,实际对一个大型乐园来说并不多。

美术馆限制每天只接待2400人,所以每年70多万游客已经是在范围内所能接待最多的游客数量。

举个例子,东京迪士尼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1550万的客流。当然我们不能拿两者相提并论,但就门票而言,吉卜力美术馆的收入很微薄微博。

更何况从创立初期定下的成年人(19岁以上)门票1000日元开始,这个价格再也没有变动过(约合57人民币)。

不光限流严重,在今天各方订票都十分便捷的条件下,美术馆的购票方式也不是那么“现代”。

日本人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海外游客提前三个月预定,黄金时间抢票相当困难。这也导致国内的游客往往要花费比原价高出数倍的金钱找“黄牛”代购。

或许是因为吉卜力美术馆一直以来都把绝大多数精力放在了美术馆本身的运营,反而忽视了一些游客便利性、以及营销上的作用。

所有室内都不能拍照的规定,也在很大程度上劝返了想要打卡的游客,更削弱了宣传性。想吸引人,只剩下吉卜力的名头,和不怎么高清、又“过于写实“的官方图片。

在竞争激烈的当下,适当地提高商业性,反而有利于美术馆的生存。

04
21年后迎来第二家乐园
在日本爱知县

明年秋天,第二家吉卜力乐园将姗姗来迟。

日本爱知县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协议,将2005年爱知县长久手市的万国博览会会场改建为吉卜力乐园。

全区分成青春之秋(《哈尔的移动城堡》《心之谷》)、吉卜力大仓库(《千与千寻》《起风了》)、幽灵之村(《幽灵公主》)、魔女之谷(《魔女宅急便》)、DONDOKO之森(《龙猫》)五个区域。

其中青春之秋、吉卜力大仓库和DONDOKO之森将在2022年秋天开幕,另外两个区域在2023年开幕。

它的面积比三鹰之森美术馆更大,更像一个传统的大型乐园。

不光还原了《龙猫》中小月和小梅的家,建设了真实的哈尔的移动城堡,还可以逛逛《千与千寻》里的市场——如果到时候疫情得到控制,可以去日本旅游了,也要记得别吃太多,小心变成猪哦!

文、编辑/siri110
部分资料来自爱知县政府官网、三鹰之森乐园官网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关注”外滩TheBund”视频
观看更多精彩视频

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
(点击图片查看)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宫崎骏的童话世界也撑不下去了?

相关推荐: 飓风洪灾重创美国东北部 最繁华的地区如此不堪一击

飓风“艾达”周三、周四经过美国东北部数州,带来超强暴雨,已在当地造成至少43人死亡。据报道,有人困在地下室被灌入的洪水夺去生命。此时的“艾达”飓风同几日前相比风力已经减弱。https://t.co/6jcn7vbbVn — DW 中文- 德国之声 (@dw_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