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极权政府决策机制:没有刹车的狂飙 能源之后粮食短缺

  • 新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专栏 | 中国最钱线大家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子朝。本期节目,我们就着上次的话题,来聊聊中国这轮大停电透视出的深层问题,以及它可能出现的多方面长期影响。【中国极权政府决策机制:没有刹车的狂飙 能源之后粮食短缺】
从这轮本不该如此严重的电力危机来看,面对比毛时代复杂百倍的经济,用这届难管的官僚队伍去管理这届不行的人民,恐怕在“掌控大局”实现前,我们得做好准备看到更多的混乱。 亡羊补牢?中国又开始大力抢煤刚刚过去的中共建政72周年长假,中国依然深陷因煤炭供应危机引发的中国电力危机。各地居民限电消息时有传出,沿海工业生产停摆依然蔓延。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却一边通过半强制要求人民观看篡改历史的韩战题材电影长津湖》,大打军国主义鸡血;一边派出空前规模的军机编队,到台湾附近大肆挑衅。据计算,仅这几天军机扰台耗费的燃油,就可以供应200万人民一天的电力。但中国政府真的完全不管人民死活吗?那当然不至于,毕竟没有电就不能接受爱国鸡血,几天下来最坚定的小粉红恐怕也要破防。为了解决煤炭供应问题,中国政府一方面强行用高压式命令要求晋陕蒙三省大力增产;一方面又在国际市场上疯狂找煤,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印尼,来者不拒,甚至对澳洲煤也羞答答地放了行。明眼人都知道,各路“紧急抢购”来的煤炭,很多本身就是澳洲煤,只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中间商转了个手罢了。这些中间商不少还是中共权贵们自己开的。澳洲煤炭价格比去年中共发布进口禁令时,已经足足翻了五倍。中共一番气势汹汹的制裁之后,澳洲反而赚得盆满钵满。中国政府以贸易作为人质索取超经济利益的无赖手段,这次真是被人剥下了底裤。其实我对中国政府把眼下这波缺煤缺电的危机应付过去,还是有信心的。不计成本用行政命令要求煤区增产,高价当冤大头去国际市场收购,再不惜用补贴让亏本的电厂全马力开工。这几招下来,以中国的煤炭和火电产能,应付一阵子是不成问题的。至于以后的事情,唉,中国小粉红的记忆会比金鱼更长吗?下次出问题的时候再说呗。极权政府决策机制:没有刹车的狂飙就像我们上次节目里提到的,中国本来既不应该缺煤也不应该缺电。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我们来看看中国的电力系统,首先南北两家电网公司是绝对的垄断央企,其次发电产能也基本被所谓的“五大集团”即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中国大唐、国家电投、中国华电这五家央企所垄断。央企可以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既然规则是只对上负责,作为离权力较近,实际负责人往往都带有官衔的“关键行业”,电力系统更倾向安装更换所谓“更先进更环保”的机组。这样一来,不仅有漂亮的产出和环保指标可供企业负责人装饰政绩,也确实能够在短期内提升工厂的效益指标,并且也真的改善了空气质量,可以收获大城市新兴中产的一堆点赞。但也正因为这个指标是单维度的,电厂在大干快上购买新设备的同时,却忽视了中国产煤炭普遍热值低、含硫高、灰分大的问题,造成中国的火电厂越来越依赖进口优质煤。再加上习近平为了获得在全球气候问题的话语权,提出了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宏大目标。电力企业作为央企,也会把更多资源投入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建设来配合,忽视了对火电运营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无力进行改造的地方小型发电厂,以及直接使用本地燃煤的中小型工业企业要么被大集团吞并,要么按照环保标准被勒令关停,产业集中度进一步增加。煤炭生产的格局却大不相同。这个行业虽然已不是21世纪头十年的高速增长时期村村挖井、户户开窑的景象,但即使经历了官方推进的几轮整合,相比电力行业,依然具有强烈的“地方色彩”。不论是山西八大煤炭集团,还是陕煤化、内蒙伊泰,这些煤炭龙头企业都是省、市、县政府的钱袋子。资源输出地区同样希望藉由资源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但却长期被中央政府及其所属企业以所谓“全国一盘棋”之类的口号廉价换走资源。电厂技术改造后大量使用进口煤,也压制了煤炭企业进行环保升级、提升煤炭质量的动力。这些地方当然不会甘心了。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的当下,利用政府力量在自己的地盘上“统筹规划”一番,让煤价“创造奇迹”,也是完全可以预料的事情。在这两边的挤压之下,中国的电煤供应在去年下半年已经步入紧绷状态。此时总加速师无事生非,对澳洲实行煤炭禁运,脆弱的平衡立马被打破。首先是煤炭进口的成熟代理环节被打破,沿海很多电厂使用从二道贩子手里高价买来的澳洲煤,除了成本高涨导致越发电越亏,质量和供应稳定性也没有以前有保障。而很多换用国产煤的电厂,则因为设备的不适应,造成机组事故率飙升,运营效率大降。像前几天湖南某电厂就因为劣质国产煤灰分过大,压垮了机组的除尘设备,还造成了人员伤亡。到今年9月份,各地电厂要么存煤告罄,要么设备损坏达到了影响电网稳定性的程度,电力危机终于到了爆发的临界点。据说中共的专制统治特别高效,可以避免民主政治议而不决的问题,怎么能允许“内部矛盾”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呢?实际上,专制国家反而是没有政策协调能力的。因为缺乏像样的利益表达渠道,在实际的政策运行中,往往是更强势的政府部门和利益集团制定自己的政策单方面执行,弱势的部门和集团像殖民地一样被人宰割。而所谓“全国一盘棋”的中央,只会以政治挂帅的形式,让某些地区或行业蒙受正常市场经济下不能承受的损失,去换取某个短期特定目标的实现。这种指定经济,向来是既要又要还要的,既要节能减排,又要强行去产能,还要稳定的电力价格,最后还要禁运澳洲煤炭惩罚“敌国”。每件事都执行得很到位,就有了现在这个局面。当然这种时候,极权政府自然又要“不惜一切代价”去解决自己制造的问题了,方法也十分简单:第一,用所剩无几的外汇存底,在全世界用之前几倍的价钱抢购煤炭;第二,把之前十几年去的产能关掉的矿井煤窑全部开起来;第三,所有的火电机组满负荷发电,电厂眼下的运营费用由各地政府来贴。这种办法当然可以一时应急,至于后面机组如何损毁,外汇如何消耗,那毕竟是遥远的明年的事情了。甚至在眼下山西地区暴雨引发严重洪水的时候,中国政府在反应迟钝的同时,却忙于让山西政府与14个用煤省份签订保证供应协议。以至于山西人民在网上哭诉“十四省的火炉,烧的是我的家乡”。每一次这样的“运动”的“胜利”,都为下一场新的危机和运动做好了准备,真可谓“从胜利走向胜利”啊。“能耗双控”与央地博弈,能源短缺与计划经济到这里大家也应该知道,这一轮的电煤危机应该短期内可以继续靠政治挂帅式的动员来补救。但国际大宗商品持续高位运行,这一轮“不惜代价”带来的设备损耗埋下巨大隐患,而仅9月份外汇储备就减少了300亿美元,以后就算是中国不搞什么矫情的禁运敞开进口澳洲煤,也不见得有那么大能力了。能源短缺的局面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正好在全球联合应对气候变化的当下,中国政府为了抢占话语权,避免被发达国家针对性征收碳税,开始了运动式节能减排。中国当局就像清政府摊牌赔款金额一样,向各省摊派所谓“能源消费总量与强度双控制”的指标。虽说“停电是一盘大棋”的说法被斥为谬论,但从中共当局的角度,这种短缺的局面若是“控制得宜”,可能未尝没有他们“期待”的效果呢——只要别太直接影响到日常生活导致民怨沸腾就行。在中国政府今年发布的能耗双控文件中,已经出现了大量诸如“关停”、“限电”这类用词。这类词汇重点砸向诸如钢铁、电解铝等高耗能行业,有时候也会连带捎上服装纺织、日用品等出口导向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进入2021年以来,中国传统制造业面临限电压力,用电量不断走低,但计算机电子设备等的用电量却在增加。这一赠一减之间,确实能看出中国政府企图以此强推“产业升级”的用心。这轮限电以及看起来并无放松态势的节能减排态势,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中国自己的“碳税”,以后可能会用常态化的高电价模式,淘汰掉那些被认为“不够重要”的行业。这一点确实是有那么点大棋的意思,只是被缺乏协调机制的体制给玩脱了罢了。或者说,正是因为还存在着央企电力集团、三省煤炭集团这样的利益团体,影响了国家如臂使指地执行政策,才出现现在的问题。如果总加速师借着民怨彻底打掉他们,就能又扫除复兴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了。但即使这盘大棋真的实现,它能带领中国完成产业升级,走向制霸全球科技与工业的巅峰吗?恐怕未必。这一布局首先带来的,是为计划经济在中国的全面复辟铺平了道路。中央通过对碳配额的控制,抓住能源这一关键资源的分配,建立了对企业和地方的全面优势。曾经被某些经济学者吹捧为“人类最优制度”的区域经济发展竞争模式,在这一局面下必然无以为继。在核心要素短缺的情况下,各地区各部门都会围绕这些短缺的要素来安排生产,自动形成了计划控制。东欧共产党执政时期的经济学家早已发现,短缺和计划经济是相互促进的关系。中国用计划经济手段打掉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投入所谓的“国之重器”,也许是能砸出来一些成果。但这些在行政权力保护下恣意消耗社会资源的受宠部门,搞出来的东西有没有真正的技术先进性和市场竞争力,也确实要打个大大的问号。而那些传统制造业、依赖于全球化的服务业被调整掉的巨量人口,就只能成为宏大叙事下的代价了。上一次这样拼命攒“国之重器”,还是饿死3000多万农民攒没有实战价值的原子弹那次呢。全球危机谁吃亏?“至贱无敌”可还行?虽然说停电拖垮世界的说法过于荒腔走板,但放在全球背景下,中国这次的煤电危机确实只是全球能源危机的一部分。之前十多年依靠全球性流动性扩张发展的经济因为疫情突然刹车,而疫情又进一步造成了劳动力和物流的混乱,世界各地的生产和贸易都乱了套。像欧洲等一些地方爆发了燃油和天然气的短缺。更严重的是煤、油、气的飙涨已经造成了化肥、农药价格飙涨,加上狂飙的海运价格,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而中国工业停摆造成的影响已然浮现。首先是之前涨破天际的航运指数开始下挫,上海港、青岛港的出口集装箱数也开始减少,这表明中国的出口的确已经出现下降。这当然对于进口中国制造商品的国家都会造成影响。在一段时间里,许多商品都会发生全球性短缺。同时由此引发的供应链混乱,会把这种影响延续更长的时间。虽然对中国经济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对于以出口利薄价廉、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的中国,这一冲击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如果后面欧美日为了安全考虑,进一步将供应链转移出中国,对于中国的就业更是会造成毁灭性打击。但很多人总是笃信,中国人民吃草也能活三年,只要中国政府靠强力稳住局面,中国就能像控制疫情一样,完美管控经济危机。但从这轮本不该如此严重的电力危机来看,面对比毛时代复杂百倍的经济,用这届难管的官僚队伍去管理这届不行的人民,恐怕在“掌控大局”实现前,我们得做好准备看到更多的混乱。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子朝。我们下期再见。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中国极权政府决策机制:没有刹车的狂飙 能源之后粮食短缺

相关推荐: 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40年 最富有人群的起落和变迁

对超级富豪来说,这是不平凡的40年。严格来说,《福布斯》第一次公布美国最富有群体的名单要追溯到1918年,当时的福布斯杂志创始人B.C.福布斯(B.C. Forbes)调查华尔街银行家,从而估算出了美国最富有的30个人。后来,自1982年以来,我们就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