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拟禁非公有资本从事新闻业务 言论自由再受限

  • 新闻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国家发改委上周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时间从10月8日至10月14日。今年新增的禁止准入事项提到”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具体包括了六方面:1.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2. 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3. 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 栏目、公众账号等;4.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5. 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6. 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最初于2018年的版本,禁止准入类仅规定非公有资本不得接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2019年则扩大规定,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与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隔年清单则照旧。

多名中国学者指出,这并非新政,只是对一直以来执行的政策的一次重申。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对《南华早报》表示:”长久以来一直有这类的规定,但实际的执法是选择性的”。报道指出,最初禁止私人资本进入新闻媒体是由中国国务院与2005年制定的。2017年中国网信办颁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非公有资本不得接入新闻采编业务。但这些限制只适用于传统出版业,在过去20年间为私营网络新闻媒体留下蓬勃发展的空间。本次的清单则将禁止准入范围从互联网扩大至整个新闻采编产业。

中国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产业

给非公资本”划红线”

中国《红星新闻》引述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称,此次重申的核心是要”明确红线”。”这意味着要限制排除或者控制各路资本,就是非公有以外的资本进入到新闻信息的生产传播领域,要加强党和政府对新闻的管控力度。” 他也提到,新闻业务中只有特定业务对非公有资本有限制,主要是针对新闻采编,或者新闻标准的评比等。

中国传媒大学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新闻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顾勇华也对该报表示,相关部门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投资和经营新闻机构,主要指的是防止非公资本从事或干预新闻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经营、广告合作上排斥非公资本。”

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主管的《传媒茶话会》援引中国社会科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楚新表示,若意见稿通过,对主流媒体而言,”将敦促其进一步划清新闻业务和经营业务界限,确保新闻业务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同时也对商业媒体”指明了’不可为’的领域”。

还有专家对该媒体指出,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是较新的内容,意味着商业媒体不能再编译境外媒体新闻。王四新认为,这么做主要是防止一些自媒体”媒体成为国外政治势力、商业力量的代言人、二传手,干扰舆论生态”。但自媒体的街坊、原创则不在约束范围内。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投资了多家媒体

马云传媒帝国被针对?

彭博社报道称,这是中国今年对网约车、电子商务、课外辅导等多个行业进行全面监管整顿中的最新举措,加强削弱非公有资本在一系列媒体业务中的影响力。报道以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集团为例,该集团投资了媒体平台、社交媒体、商业平台等,其中包括香港《南华早报》。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则持有财新传媒的股份。

有网络评论认为,若意见稿落实,公有资本报道将成为人们获得新闻的唯一渠道,非公有资本旗下的新闻媒体、杂志报刊等即便不至于倒闭,也将缺乏报道的自主性,显示出中共当局在加紧全面控制中国社会,尤其是对公众话语权。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中国拟禁非公有资本从事新闻业务 言论自由再受限

相关推荐: 布林肯:刚刚提醒了塔利班要遵守承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星期二(9月7日)表示,美方在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提醒塔利班,国际社会继续要求塔利班遵守承诺,让所有拥有有效旅行证件的人自愿离开阿富汗。 布林肯在卡塔尔访问期间表示,据信目前还在阿富汗的美国公民,包括有双重国籍的人,大约有100人。他说,美国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