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国乐队现状中,我看到了乐手们的另一条出路

  • 新闻

《超级乐队》第二季终于完结撒花了,金属乐队Craxiliver全队通过预选再到登上冠军之位,成功地在主流舞台上得到了认可。

 

 
不得不说,《Super Band》自播出以来,参赛的乐手几乎都以极强的专业能力出了圈,优秀得令人发指,同时也为观众展现了许多个优质乐队现场舞台。

节目中,也有前辈在感叹:在这个节目之前,根本就没有专门给乐手展示的舞台。
 
但是节目结束后,这些优秀的乐手们又仿佛昙花一现,有的人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观众的视线范围里,有的人虽然也在继续坚持发歌、做乐队,但好像再也没有在节目中那样令人惊艳和印象深刻的表现。
 
“出道即巅峰”,这似乎成了所有类似于选秀的综艺节目的“通用结局”。
大神们都去哪儿了?

第一季节目的冠军乐队Hoppipolla这首《Wake me up》一经播出,就冲上油管了实时榜单。
 
根据可查的资料显示,Hoppipolla在赛后的两年时间里,在今年年初发行了一张录音室专辑《And Then There Was Us》,豆瓣评分依然稳居8分以上,但好像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在什么节目中看到过他们出圈的舞台。
除了他们,节目中还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选手。

拥有长达13年的吉他资历的古典吉他乐手张夏恩,在多国有600次受邀演出的经验,2018年还来中国办过个人演奏会,专业技术和功底都完全没得挑。在节目播出期间,她之前公演的视频也一度被网友翻找出来反复品鉴。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这场四个吉他手的合奏演出。

在看这场表演的时候,真的暂时忘却了这是一个音乐竞技节目的现场。它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和自己的好友,在放学后,趁父母下班回家之前,聚在一起玩霸王游戏机的四个死党。
 
还有李炷奕队版本的《Swim》,Fickle Friends的原版是一首动感的流行音乐,但在李炷奕队的改编下,变成了一首结合了小提琴的轻快且结构更丰富的小清新曲目。
 
在这个节目里,最不缺的就是专业度。但在专业度之外,最让人动容、或者说一点也不想快进的关键原因是,乐手们的那种“游戏玩家的自在感”。

然而随着节目的结束,他们身上的光芒仿佛也随之褪去,消失在音乐圈里,再也没激起什么浪花。

虽然在情理之中,但依旧倍感遗憾。

“韩流内核”

在《超级乐队》的豆瓣短评里,看到了这么一条:这个节目给了当代优质乐手一个展现当下年轻人对音乐的理解的机会。
 
 
这不免让人好奇,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样的音乐氛围中,才能通过一个节目就能轻松炸出这么多优质的乐手?

如果说中国的摇滚来自部队大院,那韩国的摇滚就来自于美军基地。

在政策的引导和社会文化的熏陶之下,韩国最早针对青少年的流行文化于80年代末兴起,冷战时期,摇滚是叛逆精神的代表,包括韩流文化,也始于摇滚。
 
说到韩国摇滚,第一个必提的人物就是申重铉
 
1955年,申重铉加入了位于龙山的美军第八军艺术团。经过了六年的打磨,他才组建了韩国第一支摇滚乐队ADD4,并在1964年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雨中的女人》,这也是韩国摇滚第一张原创专辑。
 
 
但这张专辑在韩国那个肚子都吃不饱的时代,直接扑街,哪怕ADD4已经成为了一个发片的乐队,但舞台也仅局限于美军基地的俱乐部里。

直到以制作人以及词曲制作人的身份为Pearl Sisters制作了一张,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的摇滚专辑之后,申重铉才算真正找到了在当时那个时代输出摇滚的正确方式:摇滚乐+性感女主唱
 
包括申重铉后来挖掘的金秋子,也是以这一模式为韩国摇滚乐的发展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在摇滚乐的市场被打开后,也有一些其他的摇滚乐队诞生,申重铉终于可以开始为自己制作专辑,然而这一切在申重铉拒绝了当时官方给出的“忠诚度”命题作文之后,摇滚乐直接在韩国被拉进了官方的黑名单。
 
当时,有的乐手远逃海外,有的乐手直接被刺杀,可以说,瞬间从娱乐新闻演变成了法制新闻。

但也正因为有了这些前辈铺好的道路,后来人才得以找到更好的方式传播音乐,包括八九十年代,韩国殿堂级的野菊花乐队就是在那之后诞生的。
 
可能很多人都是在看过韩剧《请回答1988》之后才知道这个乐队的存在,实际上,韩国大多数一线男女团成员都翻唱过他们的歌。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们看年轻歌手翻唱Beyond乐队的歌曲一样稀疏平常,但无论被多少人翻唱过多少遍,都只会让人忍不住再回去听一听原唱。

 
朋克乐队Crying Nut、韩国摇滚代表Nell等等,都在这一时期(95、96 年)崭露头角,被视为 “独立乐队一世团”。

Crying Nut和Yellow Kitchen在 1996 年发行了合辑《Our Nation 1》,这是韩国历史上真正意义的第一张「独立专辑」—— 独立于主流、传统的制作、发行的专辑。
 
 
时间线走到这里,虽然可以看出乐队的性质依然还保持着摇滚乐队的样子,但其实从申重铉找来性感女主唱这一手法,就已经基本上奠定了韩流音乐输出形式的内核了。
 
包括快进到千禧年后,再看那些出了圈的韩国乐队,大部分都沿袭了这种内核。比如07年出道的F.T Island,就是一个五人组成的摇滚组合,但如果仅仅是看他们海报的画风的话,很难看出这是一支摇滚乐队,和那些偶像男团几乎毫无差别。
 
 
虽然他们乐队的现状简直可以用分崩离析来形容,有的直接成了法制新闻主角,有的直接退队,有的只能偶尔在综艺里露一下脸,但其实他们早期的音乐作品质量还是很不错的。

 
晚了几年出道的CNBLUE,可以说,在画风上,也延续了F.T island的画风。
 
 
可能国内知道的人不多,但在当时一众韩流男团女团中,他们的人气还是很高的,主唱郑容和还和林俊杰出过一首摇滚歌曲《Checkmate》。
 

包括前两年,在韩国兴起的演歌类综艺,郑容和也是多次用现场演唱实力收获了一批新粉,只不过另外两个乐手的发展就没有那么可观了。
那段时期,在亚洲乐坛里算是出了圈的摇滚乐队,几乎都逃不过一个“花美男”的包装。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他们在迎合市场的同时,把控住了音乐质量,可谓是深得前辈申重铉的真传。
 
韩国乐队现状
 
相对于2010年代,乐队还得依附于男女团的形式登场,2020年代,韩国乐队才算随着互联网,正式进入了一个独立自主的时代。

现在说起韩国乐队,我个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hyukoh,乐队的灵魂人物吴赫更是在多个维度,都在亚洲圈层实现了破圈。不说别的,就这画风一对比,是不是终于开始摆脱粉圈经济,终于开始有地下乐队内味了?

乐队主唱吴赫从小在中国生活,和窦靖童关系很好,还曾来中国参加过草莓音乐节,在他的一些音乐中总是能找到一些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的味道,比如这首他用中文唱的台剧《罪梦者》的片尾曲《似是故人来》。

吴赫自己曾说过,他的音乐受英伦摇滚影响最多,但艺术表达方式加中文发音又很东方,他小时候听中国摇滚潜移默化有点影响,不过他并没有刻意去模仿。
这首他们的原创歌曲《wanli万里》,更是从曲风到MV都将这个味道贯穿到底。

 
除了hyukoh,就现在还在市面上活跃着乐队中,还有一个N.Flying,单看他们的海报,可能会觉得画风怎么又倒退回“花美男”了?
 

但其实这是一个结合了说唱曲风的乐团性质的乐队,他们的代表作《屋塔房》被称作是“统一南韩审美”的歌曲。

后期也有像新少年、乐童音乐家等优秀的新乐队诞生,但是打开这些乐队的年收益表就会发现,他们活跃在当下市场中最主要的身份就是OST的演唱者
 
包括刚说了的N.Flying,今年发行了的三组音乐作品里,一个是电视剧的OST,一个就是游戏OST。
 
 
韩国许多偶像剧的插曲也都由乐队来演唱,比如红极一时的《继承者们》《原来是美男啊》等等,就有几首插曲是F.T Island演唱的。
即便是在打歌舞台比内娱多出一倍的韩国乐坛,真正能给到乐队输出的舞台依然很少,想要靠乐队赚钱,首要要被人看见,演唱OST是最快捷的办法。
OST一直是乐坛里竞相争夺的香饽饽,一个是因为影响力大,一个则是因为物质收益。回想一下,当下国内多名歌手的出圈作品都是OST类的歌曲,就能想象出OST对于一个歌手的助推力。
这无疑是当下这个市场能给到乐队的一个非常好的出路。国内也有很多游戏、动画找乐队来做歌,比如我们之前说过的《秦时明月》,就很喜欢挖一些乐队的曲目来做OST。
 

当然,韩国不是所有的乐队都走这样的路线,有些乐队也有着自己的坚守和原则,说到底也只是个人的选择。不管迎合市场也好,特立独行也罢,“音乐”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回过头来,再看看国内,咱们也并不缺优秀的乐手,要论专业度排行榜,每个单项都可以至少排出四位数的名单,但这些人要么因为生活所迫,被副业缠身,要么也不得已走出了“花美男”的画风,在演出形式和演出内容被多方框架的同时,或许我们也能为乐队找到像演唱OST这样的出路。

衷心希望所有玩乐队的人在享受音乐的同时,也能填饱肚子。
(完)
文中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吉他手划重点!
告诉你成为职业乐手所需的学习计划!
@
小烨老师
哎呀音乐长期征稿
关注公众号回复投稿查看详情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从韩国乐队现状中,我看到了乐手们的另一条出路

相关推荐: 从林青霞痴恋 20 年到销声匿迹,他经历了什么

48 年前的一天,秦汉在琼瑶剧组第一次见到小自己 8 岁的林青霞。 彼时 19 岁的林青霞正值妙龄,一双大眼睛明亮而有神,用亦舒的话说就是,” 她的美丽不在五官之间,太阳穴、耳朵、眉毛,甚至连脚趾头都完美无缺。” 秦汉与林青霞的初见可谓 ”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