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前秘书长:抵制习近平政府的威权主义 不能含糊其辞

  • 新闻

10月12日,据《法广》报道, 曾担任北约秘书长和丹麦首相的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10月10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表示,欧洲不能在美中制度性竞争中充当旁观者,“指望山姆大叔来买单”。【北约前秘书长:抵制习近平政府的威权主义 不能含糊其辞】
冷战的言论被过度渲染,但自由社会正面临着来自中国民族主义领导层的挑战。这关系到我们是否希望子孙在一个由民主美国或共产主义中国统治的世界中成长。欧洲不能在这场战斗中做旁观者,指望山姆大叔来承担责任。 拉斯穆森的文章称,“在混乱的阿富汗撤退和美国宣布与澳大利亚建立新的防务关系之后,许多欧洲人对拜登政府关于‘美国回来了’的说法提出质疑。自夏天以来,那些渴望所谓的欧洲战略自主权的人–自拜登当选以来最沉默的人,重新敲响了欧盟与美国脱钩的鼓点。”他说,“现在是那些欧洲人面对新的全球现实的时候了。美国回来了,但世界已经改变。欧洲仍然存在安全威胁,尤其是来自俄罗斯的威胁,但对华盛顿来说,首要任务是北京的霸权运动”。拉斯穆森称,“这是个正确的优先事项。如果美国失去其在印太地区的主导地位,它将引发全球力量平衡的冲击波,也将吞噬欧洲。”他提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欧洲应该在印太地区合作,而不是竞争。”拉斯穆森说,“迄今为止,欧洲一直试图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充当平衡力量。最近,我们对北京的意图变得不再那么天真,部分原因是来自华盛顿的压力。”他指出,“北欧、中欧和东欧的情况尤其如此。然而,欧洲的政策仍然过于受重商主义的驱动,法国德国急于在2020年底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就说明了这一点。”拉斯穆森称,“当时,被指定为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敦促(欧盟)推迟到拜登政府上台以能够协调一个联合计划。尽管许多欧洲国家的首都有顾虑,欧盟还是签署了该协定。”他说,“几周内,在中国对欧盟大使议员和其他人士,包括我自己的民主联盟基金会实施制裁后,该协定不得不重新被搁置。”拉斯穆森称,“欧洲正在学习,在共产主义中国和民主美国之间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点并不容易。撒切尔夫人曾经说过,‘站在路中央是非常危险的。你会被两边的车辆撞倒。’ 我们在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俄罗斯身上尝试了这种做法,使我们的关系陷入了泥潭。在自由与威权主义的斗争中,欧洲不能含糊其辞。”拉斯穆森称,“欧洲对中国的重商主义做法使其在经济上产生了依赖性。北京利用十年前的欧元危机,迅速增加其在整个欧洲的战略投资。当欧洲人意识到我们的弱点时,已经太晚了。中国已经表明,其非常愿意将经济胁迫作为一种武器来部署。”他说,“并非所有欧盟国家都上当了。例如,立陶宛今年夏天决定退出中国的17+1倡议,该倡议的既定目标是扩大中国在中欧和东欧的投资。其隐藏的动机是扩大中国的影响力,并在欧洲的团结中打下一个楔子”。他称,“相反,立陶宛正在发展与台湾的关系。如果一个不到300万人口的国家能够采取立场,欧洲其他国家也可以。”拉斯穆森称,“毫无疑问,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最近达成的奥库斯防务协议(AUKUS)本可以处理得更好。亲密的盟友不应该在新伙伴关系宣布前几分钟才发现它们”。他说,“现在尘埃落定,法国领导人应该扪心自问,使自由世界在印太地区的努力升级和分化是否真的符合他们的利益。在德国大选之后,即使是柏林也可能会加强其对华立场,更注重价值观的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将进入政府。”他说,“潜艇合同并不是推动澳大利亚决定的唯一因素。在与北京的紧张关系加剧的情况下,堪培拉选择巩固其与华盛顿和伦敦的安全关系。巴黎和整个欧洲大陆都应该反思这一选择。”拉斯穆森称,“但中国的挑战不仅仅是军事硬件。从贸易技术,中国正试图重新构建战后的多边体系,为其自身利益服务。民主国家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约60%。这是北京理解的语言,但前提是自由世界必须团结起来,为从贸易到人工智能到太空的一切制定全球规则。团结就是力量,分裂就是失败。”他称,“根据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最近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几乎三分之二的欧洲人认为中国和美国之间正在酝酿一场新的冷战,然而只有15%的人认为他们自己的国家正在与中国进行冷战。”拉斯穆森说,“冷战的言论被过度渲染,但自由社会正面临着来自中国民族主义领导层的挑战。这关系到我们是否希望我们的子孙在一个由民主美国或共产主义中国统治的世界中成长。欧洲不能在这场战斗中做旁观者,指望山姆大叔来承担这个责任。”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北约前秘书长:抵制习近平政府的威权主义 不能含糊其辞

相关推荐: 网友环球影城偶遇佟丽娅 合影时要求路人用原相机

近日,有网友晒出一组在北京环球影城偶遇 ” 丫丫 ” 佟丽娅的照片,照片中,佟丽娅披着一头长发,身穿蓝色上衣和黄色短裙,脚踩一双运动鞋,打扮看起来活力甜美,并附文大赞 ” 丫丫真人真的是太美太瘦了 “。 佟丽娅站在路边与好友交谈,双手还时不时地梳理着头发,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