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The Star”:悉尼赌场被揭卷入中国富豪犯罪

  • 新闻
The Star 赌场(图:看传媒)

墨尔本皇冠赌场被“涉黑”调查之后,近日,上市博彩业巨头、总部设在悉尼的星辰娱乐集团(The Star Entertainment Group)也被澳洲媒体揭露称,The Star也可能一直在进行着可疑的洗钱交易、有组织的犯罪、大规模欺诈和外国干涉。其董事会遭到警告,赌场的“反洗钱”管理措施形同虚设。

据《时代报》、《悉尼晨锋报》和《60分钟》的相关调查称,皇冠的声誉已经被两个皇家委员会和监管机构的调查结果弄得声名狼藉,但The Star赌场也从事了许多类似的不正当行为,却躲过了皇冠所面临的严厉的公开审查。

星辰娱乐集团(The Star Entertainment Group)在悉尼、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都经营赌场,与它的竞争对手皇冠度假村相比,The Star总是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干净”的赌场公司。

报道称,在被星辰娱乐奉为上宾的豪赌客中,有受到指控的悉尼毒贩、一位堪培拉餐馆老板兼贩毒和洗钱者、澳洲最臭名昭著的施加外国影响力者以及一些惹上官司的税务骗子和公司欺诈犯。星辰娱乐允许这些人物进行巨额赌博,同时用奢侈品、免费酒店房间和其他奖励措施来招揽他们的生意。

上述指控在其公司内部文件、法庭起诉书、执法部门的情报简报以及十几个了解星辰娱乐运作的消息来源中都有所披露。

报道称,在被问及一系列问题时,星际娱乐的发言人发表声明回应说,“ 我们受到彻底和持续的监管监督,包括在新州和昆州的整个运营过程中的合规检查和审查。星辰娱乐与包括执法机构在内的当局密切合作,并致力于与监管机构进行透明的接触。”

The Star 赌场(图:看传媒)

无视警告

2018年,全球审计公司毕马威受星辰娱乐委托,向董事会审计委员会提供了两份报告,这些报告概述了星辰娱乐在悉尼和昆士兰经营的赌场中,对有关洗钱、恐怖主义融资腐败风险的管理方面存在严重失职。

毕马威的报告高度批评了星辰娱乐的反洗钱风险评估系统,“没有按照《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法案的要求”,而且对中国高消费旅游团“没有记录在案的洗钱风险评估,或风险评估方法”。

毕马威还发现星辰娱乐内部反洗钱部门的资源不足,未能适当地审查这些来自中国的豪赌赌徒,系统“对豪赌的尽职调查是有限的”。

《时代报》、《悉尼晨锋报》和《60分钟》的调查还发现,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星辰娱乐允许中国的豪赌客使用特殊的中国借记卡和信用卡,从该公司的酒店物业中提取数亿澳元的资金,其方式是将赌博花费伪装成酒店开支。

这种做法曾是皇冠赌场用来逃避中国法律监管的方法之一,皇冠赌场可能因此失去执照。

赌场行业分析师Ben Lee表示,星辰娱乐的一些系统操作,包括允许使用中国银联卡,是不道德的,违背了反洗钱的做法。他认为,星辰公司的经理应该知道所涉及的隐瞒行为, “告诉你……他们知道这是违法行为。”他说。

 豪赌赌客是福利领取者和厨师

报道引用了赌场记录和机密消息来源称,在2007年至2021年的14年间,悉尼The Star赌场最大的赌客之一、大部分时间都失业的Mende Trajkoski,在赌场周转了1.75亿澳元。

Trajkoski是The Star赌场的钻石俱乐部成员,赌场安排一名员工全天候为他服务,满足他的一切需求,包括深夜安排豪华轿车和住宿要求。

The Star赌场曾向Trajkoski、以及他的朋友和亲戚赠送昂贵礼物,包括顶层公寓、豪华手表和手袋。

赌场还允许Trajkoski的一个密切合伙人进入高额赌客区,并使用Trajkoski的钻石成员特权。如果在互联网上对这名合伙人进行基本搜索,就会发现此人是一名刚出狱的贩毒者。

赌场记录显示,在Trajkoski大规模挥霍的最后六年里,提取现金1800万澳元,直到新州警方“反团伙犯罪”小组于6月逮捕他后,他才停止。据称他被捕是因为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分批进口了三吨可卡因。

最近警方因涉嫌贩毒和洗钱逮捕了另一位The Star赌场的高端客户James Mussillon,据悉,Mussillon是堪培拉一家餐馆的老板,他于今年8月遭澳大利亚联邦调查局指控,指控称,他的洗钱活动可追溯至2016年。

2020年,The Star赌场的经理们曾积极地与一家名为Suncity的澳门高消费旅行社打交道。2019年,皇冠度假酒店就是因为与这家澳门公司的交易而被媒体痛斥。据报道,该公司声名狼藉,与亚洲犯罪团伙有联系,并涉嫌洗钱。

还有人透露,当年8月,Suncity的首席执行官Alvin Chau因品行原因被联邦政府禁止入境。但当时被问及赌场是否会继续与Suncity做生意时,星辰娱乐的首席执行官Matt Bekier说, “为什么不呢?Suncity是世界上最大的旅行团运营商……我们以非常规范和合法的方式与旅行团合作,这些旅行团是可信的,而且在一些州得到了监管机构的批准。”

The Star赌场因违反防疫规定而被新州酒类与博彩管理局罚款$5,000。(图片来源:PIQSELS)

 与中国黑社会的关系

几年前,The Star赌场就与中国犯罪团伙有联系,这些犯罪人员通过高端旅游团来到澳洲。据媒体调查透露,涉及的人物包括妓院老板Simon 潘和中国黑社会头目Tom周。这两人与墨尔本皇冠赌场的交易导致该赌场可能面临失去在三个州的营业执照。但直到现在,他们与The Star赌场的互动仍然隐藏在公众视野之外。

2017年,反洗钱机构Austrac的一份报告曾发出警告称,Simon 潘是The Star赌场的 “豪赌团代表”,他可疑的赌场活动可能涉及洗黑钱。

Austrac和澳大利亚联邦调查局还扒出了Tom周与The Star赌场的交易纪录。2016年,联邦当局作为洗钱调查的一部分,搜查周先生在黄金海岸租用的私人飞机时,发现了他在The Star赌场的1500万元交易的详细收据。

报道称,如果星辰娱乐进行了基本的在线尽职调查,就会发现潘和周两人曾经大量涉嫌犯罪的消息。

澳大利亚安全机构ASIO也注意到,Tom周与中共统战部的海外机构有广泛联系,他曾是政治捐助者之一。与ASIO打过交道的多个官方消息来源证实,2019年,联邦和州当局追踪了至少六名中国富豪或旅行团经营者,他们都涉嫌与中国政府施加海外影响力有关。

Austrac于2020年12月公开发布的一份匿名报告中称,反洗钱机构 “发现了少量豪赌旅游业务与可能的外国干涉活动之间有联系”,以及“利用赌场账户进行政治捐款的行为”。

而针对澳大利亚旅游局的深入机密调查,不仅确定了The Star赌场与Tom周的联系,还调查了澳大利亚最臭名昭著的外国干涉者和政治捐赠者、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黄向墨。黄与至少两名澳大利亚的中共统战组织成员一起,在The Star赌场当了数年的高级贵宾。

 2015年3月,黄向墨还雇佣了The Star赌场的一名VIP运营高管,在他的悉尼房地产开发公司玉湖集团担任经理。Austrac发现,2018年,就在黄被ASIO驱逐出澳大利亚之前,黄的亲密伙伴依然在The Star赌场进行可疑交易。

目前,两名中国亿万富翁因涉嫌大规模逃税而被澳大利亚税务局追捕,他们的赌场账户都被澳大利亚当局冻结,因为他们被指控通过该赌场进行可疑的资金流动。

据报道,The Star赌场的一名消息人士称,在2014年和2015年左右,一名叫做Phillip Dong Fang Lee的中国男子曾利用赌场的中国银联卡系统从中国向澳大利亚转移数百万元。去年,ATO指控Zu Neng “Scott” Shi涉嫌企业欺诈,据悉,Scott曾在五年内从悉尼The Star赌场的ATM机上提取了近200万元。

时代报还报道称,执法和监管部门的消息人士透露,针对The Star赌场的案件, Austrac正在作更充分的准备,The Star赌场或将在明年面临重大处罚,这消息给赌场高级管理层和董事会带来了进一步压力。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堕落的“The Star”:悉尼赌场被揭卷入中国富豪犯罪

相关推荐: 恒大投资人怒吼“许家印还钱” 各地抗议不断 官方将维稳

恒大财富受害者日前赴深圳恒大总部大楼抗议,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恒大9月14日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指出,恒大集团预期9月物业合约销售持续大幅下降,为缓解流动性问题采取的其他措施未取得预期效果。中共到底会不会出手救恒大,中国国家统计局15日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