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斐,从爆红到无人问津

  • 新闻

距离电影《你好,李焕英》上映,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天。

这两百天里,35 岁的张小斐不仅从默默无闻小配角变成了炙手可热的女明星,还成功化身50
亿票房女王
,成为中国电影票房史上票房最高的女演员之一。

当时,每天微博都有 ” 斐妈 “、” 李焕英太好哭了 ” 等热搜,张小斐彻底变身 ” 国民妈妈
“,大批女儿粉在相关微博下面喊妈。

但半年后,张小斐渐渐从热搜、新闻里消失。

记得电影热映时期,她接受采访时说,” 我希望我这一年,演四部戏,一部悬疑,一部古装,一部喜剧,一部偶像剧 “。

但直到现在,张小斐也不过是在《我和我的父辈》中出演一个小角色。

资源和热度的下跌,让张小斐从爆红走向冷却。

她似乎,再一次不红了。

/ 01 .

1986 年的寒冬,张小斐在辽宁鞍山出生了。

天寒地冻里,算命的告诉王桂香(张小斐母亲):这姑娘,命本分,不惹事,不生非。

往后的日子,张小斐似乎从没逃离这 12 字。

当时特别流行一句话,” 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 “。

王桂香自然也不愿意,那时候她就想,女孩子学什么最有气质啊。

答案无非那几项,弹钢琴,跳芭蕾,学画画。

钢琴太贵买不起,但张小斐打小手长腿长,是跳舞的好胚子。

于是,张小斐就这么跳起了舞。

在张小斐的记忆里,每天放学后母亲便会带自己坐很久的公交车,去市中心学习舞蹈。

一年四季,母女俩风雨无阻。

11 岁时,张小斐离开故乡鞍山,被母亲送到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学习舞蹈。

四年后,15 岁的张小斐从中央民族大学毕业,考入中国武警文工团,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

对此,王桂香喜不胜收,认为女儿有了铁饭碗,这辈子算是稳当了。

但张小斐,其实有个电影演员的梦。

当时一向乖巧听话的张小斐跟母亲说:” 妈,如果我这辈子没去选择一个自己想干的事情,我觉得我会后悔。”

王桂香只劝了她两句,然后就说,” 好,你去吧,妈妈支持你,只是妈妈帮不上你了。”

张小斐当然没靠家里帮忙,在文工团待了四年后,她靠实力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2005 年,张小斐推开北电宿舍门的时候,她的舍友是杨幂、袁姗姗和焦俊艳。

张小斐为了实现自己的电影演员梦,在学业上一直足够勤奋。每次考试,张小斐的考试都会名列前茅。

袁姗姗曾在一次采访里说,当时班里同学和学习相关的问题,都会去找张小斐—— ” 因为她的成绩真的很好。”

张小斐大二时接到了第一部戏,在抗日电影《烽火岁月》中做女主角,饰演女八路林小童。

《烽火岁月》

但也是这个角色,将张小斐推向了一个尴尬的境地里中。

后来,她在励志电影《大饼的莎士比亚》演支教老师,在反映中国偏远山区教育问题的电影《村学的冬天》中演村花,在《飞天》、《天行健》、《敢死队》等影视作品中,演一些像解放军、党员等正气性
非常强的角色。

《大饼的莎士比亚》

不得不说,在立场上,张小斐无比正确。

但对一个刚毕业的演员来说,这些接地气的角色也禁锢住了她的形象

对比刚毕业就被封为 ” 四小花旦 ” 的杨幂,拍《宫锁心玉》” 黑红 ”
的袁姗姗。当时学业成绩最出色的张小斐,一毕业,就凉透了

此后几年间,科班出身的她不得不去跑龙套,在一个又一个剧中穿梭,不断地被人挑拣、否定,以及嘲讽与谩骂。

有一次,一位制片人毫不客气地对她说:”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脸长得有些问题呢?

后来,张小斐听了学院老师的话,开始摸索另一条道路,去考了中国广播艺术团的主持人,再次捧起了铁饭碗。

也是那时候,团里的台柱子贾玲某次排小品《女人的 N 次方》缺个女演员时,想到了学表演出身的张小斐。

贾玲用力一推,把张小斐推向了喜剧舞台。

/ 02 .

但站在喜剧舞台上以后,张小斐依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部分。

她一边把主持人当做职业,一边去贾玲那里客串演小品,同时,还会进组演一些小角色。

有一次,张小斐在一个抗日剧中演小配角,一场爆破戏中,张小斐不小心被炸伤了眼睛,结果剧组负责烟火道具的两个大男人直接组了一个泼妇团把她骂哭了。

当时,贾玲发微博说,” 小演员,命真贱 “

不红的小演员张小斐,就这样认真操持着自己的演艺事业。

后来,在冯巩和贾玲的提携下,张小斐还是靠演小品有了一些识别度,一路登上了春晚舞台。

春晚过后,张小斐跟着贾玲参加了第一季《欢乐喜剧人》。虽然是给贾玲做陪衬,但一季下来,张小斐算是在喜剧圈子里站稳了脚跟。

只不过脚跟站稳并不等于红,因为喜剧界里的女演员几乎按年代和表演风格划分。

从赵丽蓉、宋丹丹、蔡明,到马丽、贾玲,每一个都是在男人堆里厮杀出来的独苗。其次,做喜剧演员要狠得下心扮丑,闯出属于自己的风格特色。

而张小斐,欠缺的就是风格和 ” 吸睛点 “。

不过这也恰好说明了,对于喜剧,张小斐不是 ” 我偏要如此 “,而是 ” 随遇而安 “。

被人夸 ” 长得好笑 ” 时,张小斐这么说

娱乐圈是个势利圈,当一个人不红且脾气还温和时,那多半是要吃亏的。

三年前,张小斐和曾经的舍友袁姗姗一起参与综艺《青春同学会》。

节目里,张小斐去洗澡时,袁姗姗便告诉另外两位一同参与录制的男生,张小斐睡觉会打呼噜。

节目播出后,张小斐发博澄清说自己不打呼噜,没想到袁姗姗跑到微博底下再次调侃说:打呼噜怎么了,找个打呼噜声音更大的男友就好了。

还有一次,张小斐参与《我就是演员》,和在《甄嬛传》中饰演槿汐姑姑的孙茜对戏。

当时两人要共同合作完成一个作品,是搭档,也是对手。

排练时,孙茜坚持按自己的创作习惯来,不断地删改剧本,多次忽略或拒绝张小斐对词的请求。最终使得两人的彩排时间越来越少,又气又急的张小斐直落泪。

结果也可想而知,张小斐惨遭淘汰。

记得当时坐在台下的导师吴秀波给出的淘汰理由是:
不能让你的喜剧天赋埋没了,回去好接着演喜剧。”

就这样,《你好,李焕英》之前的张小斐,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娱乐圈有一席地位,但也仅此而已。

/ 03 .

张小斐爆红之后,一切开始不一样。

黄渤曾说,”红了以后,身边都是好人“。这句话同样适用张小斐。

当时张小斐参与《你好,李焕英》的路演,五天内,服装品牌从几百块的 ZARA 变成了几万块的 Prada。

每次参加活动,张小斐也必定是坐在前排,连当年说她打呼噜的袁姗姗都跑来跟她道歉。

昔日默默无闻的她,和文艺男神秦昊、赵丽颖同台领奖。

艺术家安迪 · 沃霍尔曾提出了一个 15 分钟定律,” 每个人都可能在 15 分钟内出名 “,” 每个人都能出名 15 分钟
“。

张小斐等来了她的十五分钟,但十五分钟之后,她开始被淡忘。

从《你好,李焕英》到《我和我的父辈》,半年的时间里,张小斐没有一部作品追上爆红的黄金期。与此同时,张小斐的代言也一个一个的往下掉。

究其原因,人脉和背景是一个硬性因素,而张小斐 ” 随遇而安 ” 的性格也是一大因素。

仔细想想,张小斐与贾玲,虽是姐妹情谊,但也是亦步亦趋的跟随。

假如《你好,李焕英》没有被拍成电影,那么张小斐又会在什么时候等到她的爆红?

很多业内人士都说娱乐圈里只有有野心和吃得下苦的人才能笑到最后,不可否认,在这点上,作为舍友的杨幂是个很好的 ” 榜样 “。

毕竟,就这个时代来说,不红等于无人无津,而无人无津,等于没有选择。这个道理,什么苦都吃尽的张小斐,必定懂得。

抓 ‘s 日记

说实话,张小斐是我觉得非常可惜的一个演员。她演技够好,也曾在采访说自己想拿大奖当影后。但大概是在低谷太久,她总是不愿意去争一争。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时机过去了,就再也没有了,只希望
” 斐妈 ” 未来能遂愿,即便不大红,但也比无戏可拍来得要好。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张小斐,从爆红到无人问津

相关推荐: 最新:喀布尔机场外恐怖炸弹袭击死亡人数上升至170人

纽约时报最新报道,在星期四晚间发生在喀布尔机场外的两起自杀炸弹袭击事件中死亡的人数已经升至170人,其中并不包括死亡的13名美国军人。根据目前的统计,还有至少200人受伤。 纽约时报说,这些数字是当地卫生官员提供的,并得到了当地医院的证实。这些要求匿名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