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国政府西藏统治的真相 具有殖民主义的所有基本特征

  • 新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专栏 | 西藏纵览设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近日在一份新报告中表示,中国声称北京的 70 年统治改善了西藏人民的生活,西藏一直属于中国,这不仅歪曲了当今现实,也无视历史事实。西藏流亡政府同时表示,中国在西藏的统治“具有殖民主义的所有基本特征”。此外,中国政府正在推动仅用汉语学习藏传佛教的新计划,有关当局表示,僧尼之间也必须用汉语而不是母语交谈。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揭中国政府西藏统治的真相 具有殖民主义的所有基本特征】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剥夺西藏人民根据他们的愿景和需要发展国家的权利和自由。自占领以来,中国一直在西藏大肆掠夺:砍伐西藏木材,开采西藏矿产资源,建坝和改道西藏河流。 在中国 10 月 1 日国庆日前一天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CTA)驳斥了中共当局在今年五月发表的《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今年5月23日,中共政府大肆庆祝所谓“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周年,而这一天也标志着西藏被迫签署《十七条协议》的第七十个周年。为此,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该月的21日,发表一份名为《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的白皮书,宣称西藏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社会大局更稳定、经济文化更繁荣、生态环境更良好、人民生活更幸福,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的新西藏呈现在世人面前。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司政边巴次仁说,“这不是70年的解放,而是70年的镇压和压迫。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政府不断以基础设施的发展和演变为名压制西藏境内的藏人。”藏人行政中央在其题为“西藏:70年的占领与压迫”的报告中称,中国只是通过建立“一个使用武力和向人民灌输恐惧的压迫政权”来维持对西藏的统治。边巴次仁指出:“在长达96页的官方回应中,全面强调了事实的时间顺序,反驳了中国关于西藏历史地位的叙述,同时也反对中国对西藏的占领合法化。中国声称的所谓 “和平解放西藏 ”只是掩盖真相的一种伪装,其目的是误导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推广中共的意识形态。因此中共对西藏不是70年的解放,而是70年的镇压与压迫。”边巴次仁还强调说:“这份‘西藏:70年的占领与压迫’ 官方回应文件,详细说明了藏人代表被迫签署的《十七条协议》的历史事实,以及中共对西藏人民的压迫与统治的各个方面,并且阐述了当局对西藏人民各项基本权利的侵犯、包括以国家安全为名,变本加厉的限制和监控藏人民众的行动自由,以及在西藏各级学校中限制藏人儿童学习本民族的母语和文化,企图消灭西藏人民的身份认同等一系列错误的治藏政策。”西藏流亡政府同时表示:“今天,通过增加安全化、加强监视和对发展的叙述来使藏人屈服,所有这些都被用作将西藏与中国融合的政治工具。”藏人行政中央还说,中国在西藏的统治“具有殖民主义的所有基本特征”。“和其他殖民政权一样,它依赖于中国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优越性和美德的描述,以及西藏‘异族’的‘落后’。”该报告指出,北京声称西藏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仅是来自历代西藏的民族和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几个世纪前征服中国的蒙古和满族帝国的统治者之间的关系。藏人行政中央表示,“与中国的说法相反,西藏在历史上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是在 1949 年至 1951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侵西藏时被武力占领。西藏被‘解放’的说法,是一种旨在使过去的一切合法化的叙述的一部分,并且是继续对西藏的非法占领”。北京在 5 月发布的白皮书中声称,“西藏人民依法享有当家作主的权利”,在中国的统治下, “西藏社会和谐稳定发展而实现了快速、持续的增长”。藏人行政中央在其报告中并补充说,“但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剥夺西藏人民根据他们的愿景和需要发展国家的权利和自由。自占领以来,中国一直在西藏大肆掠夺:砍伐西藏木材,开采西藏矿产资源,建坝和改道西藏河流。”流亡政府说,藏人经常被要求向中国政府表示感谢,因为他们是受到北京的帮助而感到高兴的少数民族。“并且藏人任何不服从的行为,不仅被视为忘恩负义的表现,而且被视为一种政治犯罪,需要通过胁迫和再教育来纠正。”最后,北京声称它保护和促进藏语的使用,与课堂教学强制使用汉语的教育政策相矛盾,缺乏汉语技能的学校毕业生,在专业职场中越来越被边缘化。边巴次仁在9月30日发布的报告中并说:“中国政府实施的教育政策,不仅降低了藏语的使用,而且旨在消除藏人的身份认同”。他指出,“藏族毕业生找工作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根据藏人行政中央的报告,中国一再声称它在过去 70 年里“和平地”将西藏从封建和落后的统治中解放出来,与其征服和占领的暴力相矛盾。该报告表示,“简而言之,‘和平解放’的委婉说法,类似于当今中国宣传和流行的形象,市场上出售的是‘和平崛起’的中国。 实际上,中国的崛起根本就不是和平的。相反,它一直是暴力的,在西藏、东突厥斯坦、南蒙古和现在的香港越来越受到镇压”。此外,《西藏:70年的占领与压迫》 官方回应文件,还对中国政府以发展和繁荣的名义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的行为提出了建设性的批评。边巴次仁在新闻发布会除了批驳中共的谬言,还就藏中冲突有效解决方法提出建议,他指出:“考虑到中国政府持续在西藏境内实施不同程度的镇压政策,以及中国方面和我们提出的一系列主张和反诉,现在唯一的出路是让中国政府接受由达赖喇嘛尊者提倡、西藏人民所认可、藏人行政中央秉持的藏汉互利的非暴力“中间道路”政策,作为长期解决藏中冲突的唯一可行方案。”另据西藏消息人士称,根据九月在青海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的指示,藏传佛教寺院和学习中心,必须开始将藏语的课堂教科书,翻译成中国的“通用语言”普通话。中国当局于 9 月 27 日在青海省会西宁的省藏语系佛学院举行的为期三天的佛学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课程建设研讨会会议上说,僧尼也必须学习和用汉语而不是母语交流。据了解,来自西藏和中国佛教大学以及其他教育机构的 500 多名宗教人士和学生参加了这次活动,其中包括来自青海省藏语系佛学院的 300 多名学生。此次活动似乎将推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宗教中国化的号召。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斯塔出席会议并讲话,青海省藏语系佛学院院长仁青安杰致辞。斯塔指出,在藏传佛教界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必然需要,是贯彻落实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和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举措,也是推进藏传佛教界与时俱进、不断提高藏传佛教界宗教人士素质的必然要求。各级佛学院要充分发挥在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当中的重要作用,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目前尚不清楚该政策是否还包括:将数千本同样用藏文写成的古典佛经逐步翻译成中文,其中许多是数百年前从梵文翻译过来的。然而,位于印度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达兰萨拉的西藏图书档案馆负责人拉卓格西表示,汉语无法传达佛教教义的全部含义。格西是经过多年严谨研究和其他学术工作后被授予佛教学者的荣誉称号。拉卓格西说,“这项政策只是中国政府的一种无知的权力游戏。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佛经谁来翻译,他们能做什么样的工作?” 他补充说,“这个计划背后没有任何好意,相反的,中国旨在将藏传佛教中国化。尽管有少数藏族学者和研究人员参加了这次会议,但他们是不情愿地被迫这样做”。位于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塔说,在青海省藏语系佛学院举行的会议,只是为了进一步破坏西藏宗教和文化,迫使藏传佛教学者和宗教导师服从中国政府。他说,“西藏人现在必须表现出对共产党政府的忠诚,并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中国共产党以汉语教学取代当地语言教育的努力,不仅激起了藏人的愤怒,也激起了讲突厥语的新疆维吾尔人社区和内蒙古地区蒙古人的愤怒。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揭中国政府西藏统治的真相 具有殖民主义的所有基本特征

相关推荐: 地理志还是志怪小说?《山海经》究竟是本什么书

“古人记录妖怪,最重要的是表达他们的价值观。” 陈连山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连山。大家可能听说过《山海经》,知道这本书里的妖怪和神兽很多。那么《山海经》究竟是什么书?是专门记录妖怪的志怪小说?还是地理志?   其实地理志和志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