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三体》、《中华文明史》…俄罗斯人爱看哪些中国书?

  • 新闻

“在俄罗斯,如今人们读得最多的中国文学作品是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陈楸帆、宝树的作品。”一位曾在大连外国语大学留学的俄罗斯“80后”女翻译阿琳娜・佩特洛娃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10月2日,莫斯科宇航博物馆在线举办中俄文学交流活动,中俄两国科幻迷与刘慈欣以及电影《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制片人龚格尔等交流互动。钧天

在俄罗斯各大书店中,中国作家的著作销量正在增长。在今年3月的俄罗斯非虚构作品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中国青年女作家张悦然的长篇小说《茧》被主办方和俄罗斯的文学评论家推荐为“最值得读的书之一”,佩特洛娃正是该书的译者。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位居住在中国的朋友向她推荐了《茧》。她非常喜欢这本书,因此建议俄罗斯的幻影出版社翻译出版。这是俄境内出版外国文学作品最好的出版社之一。“出版社购买版权之后,我开始翻译,总共用了8个月。”钧天

尚斯国际出版集团总裁穆平介绍说,俄罗斯每年翻译出版的中国主题图书,从2012年的每年31种增加到2019年的166种,2020年受疫情影响降低至128种。今年9月24日至27日,第三十四届莫斯科国际书展以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96家中国出版单位参加了此次书展。书展期间,每天来中国图书展位洽谈的外方代表不少,他们感兴趣的中国图书,一是获过国际大奖的文学类作品,比如科幻小说《三体》等;二是经济类图书、汉语教学辅导书的版权。此外,根据俄罗斯图书市场需求,现场还举办了6场俄语版新书推介活动,包括《中华文明史》、少儿版《三国演义》《中国社交网络历史、趋势、法律》《革命者》《朗读者》《中国最美风筝》《美食中国》等作品。钧天


“在俄罗斯,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和绘本一经出版,卖得很好。中国的插画家是真正的大师,你捧着他们的作品阅读,一连几小时都放不下。”佩特洛娃高兴地说。一家国际出版公司的公共关系主管伊琳娜・杜博娃在接受俄罗斯金砖电视台采访时称,中国作家的作品向俄罗斯读者揭示了现代中国人的思维特点、非同寻常的文化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生活环境。现代文学作品中,除科幻作家外,莫言、余华、刘震云和麦家等作家很受欢迎。佩特洛娃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些作家的长篇小说获得文学大奖并被改编成电影剧本。钧天

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东方系常务副主任阿列克谢・罗季奥诺夫认为,在俄罗斯最受欢迎的中国图书是儒家学派经典著作之一《论语》,老子的《道德经》出版量也很大。至于文学作品,他推荐阅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他还提醒俄罗斯读者关注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的作品。钧天

《环球时报》记者在莫斯科各大书店发现,俄罗斯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确很感兴趣,介绍老子、孔孟、孙子思想的书都能买到。不过,也有不少对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误读,比如有俄罗斯译者把《道德经》书名译为《关于生活道路的书》。罗季奥诺夫告诉记者,外国译者和读者对中国文化了解不够全面深入,是制约中国文学在海外推广的原因之一。比如,在翻译中国当代作家刘震云的长篇小说《我不是潘金莲》时,有法国译者将书名译为《我不是包法利夫人》,有阿拉伯译者译为《我不是护士》,俄罗斯译者还是选择了直译和音译法。这样一来,俄罗斯读者如果只看俄语版书名,可能并不了解这本书的主题。钧天

谈及在俄罗斯翻译中国文学作品面临的困难,佩特洛娃坦诚地说,大型出版社为了节省时间和经费,往往倾向于将中国作家特别是科幻小说作家的作品从英文翻译而来,而不是直接译自中文,其结果是中国文学作品的翻译版不仅很难保证原汁原味,而且往往会造成语义的流失。钧天

与普通读者相比,中俄两国在文学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对于作者和译者来说更有必要。在俄罗斯,由于文学翻译的报酬较低,翻译工作者单靠翻译文学作品很难谋生。佩特洛娃认为,“俄中经典与现代文学作品互译出版项目”为促进两国读者了解对方国家的作品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钧天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茧》、《三体》、《中华文明史》…俄罗斯人爱看哪些中国书?

相关推荐: 德州夫妻染疫亡 母遗愿:4子女快打疫苗

  德州盖文斯顿(Galveston)一对夫妻、42岁的莉狄亚和49岁的劳伦斯‧罗德里兹(Lydia and Lawrence Rodriguez)自认平时身体健康,怀疑新冠肺炎疫苗的效力,且排斥接种,几周前他们的孩子从夏令营回来后全家人陆续染疫;劳伦斯最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