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外国干涉新法律剑指中国 却引发普遍担忧

对于世界各地的政府来说,外国干涉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威胁,并因社交网络的发展而加剧。但在新加坡,刚刚通过的打击这种现象的法律,几乎让政治反对派、某些记者和学者感到担忧。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SF)称,其精神接近于
“最糟糕的极权主义倾向”。

据本台报道称,新加坡已通过一项法律,严格监管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以防止 “外国干涉 “国内政治。

法案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其长度。就在该国当天创下新的新冠病毒染疫数量的记录时,议会于周一晚上周二凌晨通过了长达250页的《外国干扰对策法》。它涵盖的问题多种多样,如政治人物的财务状况和敌对的在线散布新闻活动。

对于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法律教授尤金-陈来说,这项法律所涵盖的领域范围是前所未有的。”例如,这里有2018年通过的澳大利亚法律(《外国干涉透明度计划法》),该法非常注重必须登记的外国代理人或游说者]的透明度问题;也有美国正试图聚焦在选举期间开展的敌对的信息灌涌问题。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的立法能像新加坡的立法那样全面。如果其他国家的政府看了这部法律,看看他们是否可以采用一些想法或措施,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但是,如果这个法律内容浩瀚而雄心勃勃的,它在某些方面仍然相当模糊,而这恰恰是人们所担心的。例如,关于在线出版物,由内政部决定是否能在线发表,或内政部认为以符合公共利益的理由而禁止发表,而且要求事先申请。还是关于互联网通信的问题上,当局也有可能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提供信息,并阻止某些内容发表。无国界记者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担心,没有保证这项法律可能不被用来压制记者、学者或活动家的不同声音。

Eugene
Tan则不认为这项法律是一个立即的威胁,但他指出缺乏保障和权力平衡:”政府给议会的许多保证都没有载写入法律中。这可能导致人们认为FICA可能是当今新加坡最强大的法律。虽然我们可以相信现任政府会负责任地使用法律,但不能保证未来的政府也会负责任地执行该法。其他的不安,包括在起诉时无法求助于传统的司法机构,以及法律的时间框架。

对于一些像洛基这样的观察家来说,要求放慢立法进程的请愿书的签署者最终会徒劳无功。给公民了解这些法律的时间及其范围也太短了。有新加坡人指出:”自从内政部长表示需要制定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以来,已经过去三年了,但没有什么太多的细节。对我来说,在没有接触到法案的情况下,你无法谈论真正的咨询,而法案在几周前才公开,所以公民还没有真正有时间去全面知道它。

现在法律已经通过,他担心 “恐惧和自我审查在他的国家新加坡正在增加”。反对党议员何廷儒谈到了行政部门的
“特洛伊木马”,政府将利用对外国干涉的合法的关切,来限制自由。这种恐惧让人联想到其他的不安:今年1月,新加坡人得知新冠病毒疫情措施追踪应用程序的数据可能被用于警方的跟踪调查,而在此之前的2019年,所谓的《反假新闻法》获得通过,当时立即就被许多维权人士怀疑是在扼杀自由。

据该报道,新加坡的《外国干扰对策法》被指针对中国。中国处于批评的剑指目标上。推行该法,新加坡政府倒并没有偏离其路线。10月4日星期一,新加坡内政部长在国会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演讲,提醒众议院注意外国干涉对新加坡造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他引用了法国巴黎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来支持这一观点。”他说:”多年来,颠覆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他指出华裔美国学者黄靖的案例,他被怀疑为外国情报机构工作并影响新加坡的精英阶层,黄靖因此被驱逐。当时,当局没有解释这位学者应该是为哪个国家工作。即使在今天,他们也会小心翼翼地不公开说出他们最害怕的外国影响来自哪儿。但看看他们讲话中经常引用的例子,《南华早报》多次提及说,中国经常处于瞄准镜中。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新加坡反外国干涉新法律剑指中国 却引发普遍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