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名游客滞留新疆冷到发抖 网友痛批:极不负责

  • 新闻

10月6日,受新疆伊犁疫情影响,有大约300多名游客滞留在霍城县两个收费站处超过30小时。大多数人只带了一套厚衣服,滞留期间遭遇雨雪,在车上将就一夜之后,部分老人和孩子忍受不了,在交警带领下提前离开,被就近安置。

6日,霍尔果斯市和可克达拉市再次报告3例新冠病例,高速解封时间无法预知。现场滞留者们一半已经返回那拉提和新源县,剩余的人们还在现场等待,期望能早日返家。

封面新闻记者与游客聊天获悉,事实上,相比假期被冲淡以及何时能返家,游客们更愁的是,即便6日做了核酸检测,也不知道能否算进居家隔离期,“回去后不知会隔离到哪一天,怕影响工作”。

疫情突袭

超300人滞留收费站,车内冻醒车外满地积雪

王女士和朋友9月30日到的乌鲁木齐,随后租车到了那拉提游玩。3日下午,原计划中的道路因疫情封闭,她们一边临时调整路线,一边观望新的信息,想尽快由乌鲁木齐返家结束假期。

果子沟收费站外滞留的游客车辆

“5号凌晨,赶到果子沟收费站,发现已经有车辆滞留了,通往乌鲁木齐的路过不去了。”王女士说,到白天的时候现场已经有上百辆车排出很远的队伍,前边过不去,后边下不了高速,进退两难。

5日晚上,工作人员送来泡面饼干等物资,并现场多方协调。协调到晚上9点多,工作人员后告诉大家可以返回上一个出发地,安顿下来再等待下一步的疫情防控政策。

“有医护人员来现场为大家做了核酸检测。我们还是心存希望,想着道路能尽快解封,好拿着最新的核酸检测离开。晚上开车300多公里返回那拉提也不安全,也是心存侥幸,就在服务区等了一夜。”王女士6日早上在车里被冻醒发现,车窗外已经是厚厚的积雪,现场车辆也离开了不少,还有30多台车在等待。

旅途忧虑

车内取暖燃油耗尽,担心隔离期不确定会影响工作

“常见的服务区也没有更多的配套设施,大家出来都只带了一套厚衣服,气温降到零度左右了,都在车里开着空调取暖。燃油耗尽就有警车带着到附近加油站加油,再跟着回来。吃了一天泡面,胃里发烧,闻到味就想吐。”王女士说,当晚有部分老人孩子受不住,被民警带着离开,找最近的安置点了。

游客泡面充饥

一位游客说,原本有11天的假期,她2号到达伊犁,3号遭遇疫情,一天都没玩就被疫情阻击了,不知道会困到什么时候。“我们租的车已经过了还车期,还不了车租金会继续算,机票退票需要提供疫情证明,现在不知道去哪开证明。即便返回家里了肯定还要隔离,这两天每天都在做核算,算不算进隔离期,相关政策还没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前现状

再确诊新增3例病例,滞留者们正撤往300公里外那拉提

在惠远东收费站一度曾有150多台车滞留。6日上午,新疆新增2个病例的信息出来之后,陆续有滞留者放弃等待,掉头前往300多公里外的城市,寻找落脚的地方。

6日上午,霍尔果斯市报告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0月3日1号无症状感染者的丈夫。6日中午,紧邻霍尔果斯的可克达拉市报告新增2例无症状感染者。

因为地广人稀,伊犁州文旅部门从3日开始,陆续在协调各个城市区的酒店旅馆,安置因疫情滞留的游客。

收费站前滞留的游客车辆

“霍城县的旅店全部腾出来准备接收病例接触者,我们这些游客没办法进去。工作人员协调了300多公里外的那拉提和新源,那边可以放我们进去。”游客李女士说,惠远东收费站的游客们有两天没做核酸检测了,有些人担心现有的核酸检测时效性过期,无法进入城区。

6日下午17点,李女士说现场还有60多台车,经过现场工作人员协商,他们可以先到达那拉提和新源县城区再做核酸检测。“雨雪还在继续,一旦感冒发烧就麻烦了。目前大家正在按工作人员组织,陆续返回城区。”

延伸阅读

男子自驾游新疆被困收费站:冷到发抖 只能馒头就榨菜

到发稿时,浙江人刘旭(化名)已经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东收费站滞留33小时。

按照原计划,昨天他应该通过收费站,抵达乌鲁木齐,还掉正在租用的车辆。今天中午,他应该登机返浙。

10月6日0时至9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62团报告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2例。10月3日霍尔果斯市报告2例无症状感染者后,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立即实施封闭式管理,并启动全域全员核酸检测。10月5日,在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筛查时发现62团2例核酸结果异常,10月6日四师疾控中心复核后结果为阳性,经专家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已转运至兵团第四师定点医院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据《新疆日报》消息,10月5日0时至17时,伊犁州霍尔果斯市新增1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患者为当地10月3日报告的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的丈夫。目前,当地已经展开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

新疆伊犁州疫情防控指挥部曾表示,目前按照相关要求,在伊犁州旅游的游客暂时无法离开伊犁,当地正为游客进行安置。

今天傍晚5点,刘旭观察,惠远东收费站仍有约四十辆车滞留。

刘旭在说话时牙齿发抖,发出嘶气的声音:“太冷了,我没带秋裤,穿着条夏天的裤子和冲锋衣。”他说,车窗外的雪在傍晚5点左右才刚停。

他和同行的三位朋友坐在车上。附近的中石化加油站已经关闭,他们怕油不够用,没敢开空调。

加油站的各项设施也都关闭了。买不到吃的,今天凌晨1点和早上8点左右,有工作人员给滞留的游客分发了馒头,刘旭配着榨菜吃了;要上卫生间,得步行到大约一公里外的旱厕。

刘旭在10月1日抵达乌鲁木齐,而后租车前往赛里木湖,10月3日抵达伊犁,先后去了昭苏县和特克斯县。

紧接着,伊犁疫情出现,刘旭决定配合防控,暂停活动,在特克斯县的酒店待了两天。

昨天,刘旭租用车辆到期。他于早上7点出发,去往乌鲁木齐市,但早上8点多抵达惠远东收费站时,车辆无法通行,只能继续留在惠远东,等候放行通知;或者返回特克斯,等候放行通知。

他给租车行打了电话,对方也没办法,需要等他之后归还再补缴费用。

刘旭原本还购买了今天中午的返浙机票,现在也已经全额退票,暂时无法确定何时抵达机场。

昨天夜里,惠远东收费站所在的霍城县下起了雨夹雪,气温跌破0摄氏度。

刘旭观察,今天滞留的车辆有所减少,目前有约40辆。但他还想再等一会:“我们也愿意返回特克斯县隔离,但目前酒店和隔离时间等等都还不确定,还想再等更明确的消息。”

傍晚5点多,刘旭看到一对父母请求帮助,他们给孩子冲泡的奶粉用完了。刘旭的车上也没有食物了。

傍晚6点多,刘旭发来消息:“我们撑不住了,准备回特克斯县了。”

网友评论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百余名游客滞留新疆冷到发抖 网友痛批:极不负责

相关推荐: 中国经济反弹告终 经济学者 : “从滞胀进入衰退” — 普通话主页

中国统计局刚公布的七月经济数据,几乎全部都比悲观的预期更差,中国大陆和香港股市周二应声下跌。 经常在央媒发表宏观经济分析文章的大陆经济学者任泽平,更认为中国经济正从”滞胀走向衰退”。 任泽平17日在微博发表长文,确认消费投资出口等三家马车全面放缓。7月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