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的她还在做着最爱的工作,你呢?

  • 新闻

谁是最传奇的商业摄影师?


Anna Wintour、摇滚巨星Keith Richards,以及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答案,都是Annie Leibovitz。 


数不清的名人为她宽衣解带,伊丽莎白女王也为她摘掉王冠;她拍过上百张封面,承包了大部分美国总统奥斯卡得主、奥运冠军的肖像……


从Annie拿起相机的那一天开始,关于她的风格与价值的争议就从未停过。后天就要满72岁的她,还在拼命拍照,也根本没想要叫停这些风波。

                       

从上至下依次为:

Mikhail Baryshnikov

Leonardo DiCaprio

Demi Moore

Gwyneth Paltrow & Blythe Danner 
Hillary Clinton

《Rolling Stone》和《Vanity Fair》杂志的首席摄影、世界上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为英国王室拍摄日薪达到10万美元)、第一位在美国史密森学会的国家画廊举办摄影展的女性摄影师……

Annie拍摄的英国王室肖像

Annie Leibovitz顶着数不清的头衔和一叠流传广泛的经典作品,记录了这个时代的许多“关键性瞬间”。图像感染力是最直接的,常被忽略的反而是镜头后面摄影师的性情与思考。

1974年,25岁的Annie拍下了尼克松总统辞职下台,离开白宫的瞬间

2007年,奥巴马一家

2021年,Joe Biden和第一夫人Jill Biden

而当我们开始关注她的言语——

“我恨每个人都笑的照片,太假了。于是我站在相机后面大哭大喊,我妈被我吓得笑不出来,拍完后她一点也不喜欢这张照片,我爸也不喜欢,原因是照片中的人没笑,哈哈哈……”

“我把苏珊(Susan Sontag)葬在巴黎,回纽约后我常常下意识地从相机中看苏珊的房间,期待像以往每个雪夜一样看到她窗口的灯影,但什么也看不见了。”


……

2002年,Annie拍摄的Susan Sontag在巴黎

Annie的自拍

即使不区分男性还是女性、商业还是独立,她的影响力也是同时代无人可敌的。站在这些风格强烈的影像背后的,是一个经历过愤怒、无常、浮华、跌落,始终保有自己棱角的真实的人。

现在就跟Voicer一起,抽丝剥茧地展开72岁的Annie Leibovitz悠长、温柔也复杂的人生故事。

 车上长大的女孩 

1976年,27岁的Annie

在车上长大的人,很容易成艺术家。我们本来就是透过一个相框看世界的,那就是车窗。
– Annie Leibovitz

1949年,Annie Leibovitz出生在康涅狄格州。因为父亲是空军,举家搬迁是家常便饭。旅途中,小小的Annie向外望去,车窗框住的风景就好像一帧帧定格图像,摄影开始在她心中萌芽。

早期Annie抓拍的车内场景

命运总是充满巧合。


1970年,还在旧金山艺术学院求学的Annie,偶然拍下了街头反战示威游行的照片,她当时的男友看见后,觉得这些作品太适合《Rolling Stone》了,当即开车载着Annie到了杂志社门口。

Annie在《Rolling Stone》期间的经典作品,依次为Fleetwood乐队、Meryl Streep、滚石乐队

今天看来,这或许是勇敢却也疯癫的行为——21岁的Annie带着她拍的照片上楼毛遂自荐,这些时效性与创造力具存的作品竟然真的俘获了《Rolling Stone》!履历一片空白的Annie被顺利录用,在这里她开启了为期十几年的首席摄影师工作。

1970年代,Annie的镜头记录下的滚石乐队巡演

为《Rolling Stone》工作期间,Annie被称为“摇滚摄影师”,她接触到那个时代最著名的摇滚巨星,和他们一同经历巡演、成为朋友,拍下他们更私密真实的样子,披头士乐队的约翰·列侬就是其中之一。

Annie一生中拍过太多次列侬。披头士解散仅仅几个月后的1971年1月,她初次为《Rolling Stone》拍摄的封面人物就是列侬。

1971年1月,列侬《Rolling Stone》封面

至于1981年的裸身亲吻封面,原本她只计划拍摄列侬一人,列侬却坚持与刚合作发行了《双重幻想》专辑的妻子小野洋子合影,一组惊世骇俗的作品就此诞生——

全裸的列侬蜷缩在小野洋子身旁,如此松弛,像婴儿依偎着母亲。你看到的不是一个摇滚巨星,而是一个享受着爱的普通男子。

拍完列侬的几个小时后,Annie躺在自家床上接到一通电话,被告知一个看起来像列侬的人被送进了罗斯福医院。

因为他在同一天被杀了,这张拍好的照片又有了别的意味。你看这张照片,会觉得这是一个吻别。
– Annie Leibovitz

之后新闻铺天盖地地传开了:列侬遭遇枪杀,40岁的生命终结在了罗斯福医院急诊室。

这起突发的不幸事件,让Annie成了最后一个拍摄列侬的人。几个月后,封面如常问世。除了刊头,没有标题、也不附任何文字,却永载流行文化史。

 名利场不止纸醉金迷 

年轻的Annie

当我第一次为《Rolling Stone》工作时,我想知道在商业环境里是否可以拍好一张照片。

当时大多数优秀的摄影师对《Rolling Stone》之类的地方不感兴趣,但我发现这份工作大有可为。
– Annie Leibovitz

如果要立马答出“没被Annie拍过的名人有谁?”,可能还真得想一会儿——几乎所有你叫得出名字的一线影星,都与Annie有过多次合作。

Annie从1995年开始,每年都为《Vanity Fair》好莱坞特辑拍摄跨页群封

摘掉王冠的伊丽莎白二世、意气风发的迈克尔·杰克逊、青涩的莱昂纳多、在自行车上开怀大笑的凯特·布兰切特……Annie合作的对象几乎不设限。

如果你打电话给妮可·基德曼,说要拍组大片,一个月后她也没空。但你如果说Annie Leibovitz掌镜,她当晚就兴高采烈地来了。
– Anna Wintour

Nicole Kidman,1997

Cate Blanchett, 2004

Brad Pitt, 1998

Kate Moss & Johnny Depp,1994

Arnold Schwarzenegger, 1988

细腻讲究的光线,一气呵成的构图,名人肖像本身多少有些无聊,她却做得到独具一格。

早在1991年,Annie便鼓励刚以《人鬼情未了》走红的Demi Moore挺着孕肚全裸出镜。这张《Vanity Fair》封面开创了女星裸身孕照的先河,并激起了女性身体权利的讨论。

Demi Moore,1991

2021年,Annie依然热爱拍摄新生命,这是她镜头下的导演Greta Gerwig和儿子

Annie同样懂得“造星”。当时还不太出名的Whoopi Goldberg,曾扮演一位想把自己“洗白”以改变肤色的黑人女孩,于是Annie便让她泡在倒满牛奶的浴缸里,诙谐的隐喻和极有冲击力的构图使这张照片跻身经典。

Whoopi Goldberg,1984

Whoopi Goldberg拍完这张牛奶浴照片后,猫跟了她一周。当然更令她高兴的是,照片发布的第二天一早,她走在街上就被认出来了。

Annie总能捕捉到名人不常被看见的一面,秘诀在于花大量精力去了解被拍摄者,尝试让他们放下戒备。

1972年,Annie抓拍的Keith Richards

Annie跟拍滚石乐队巡演时,长时间近距离地让自己完全融入,把自己隐藏。等到被拍摄者之一的Keith Richards看到照片时,都不记得Annie是什么时候按下快门的……

2006年,Annie为《VOGUE》9月刊拍摄描绘玛丽王后的史诗大片

预算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但这是值得的,拍摄结束的当晚,她就会给你一张别人拍不出的照片。
– Anna Wintour

与单人肖像不同,Annie的时装群像既写实又虚幻、既浮夸又雅致、既饱满又留有余地。

在这些大胆造梦的图像背后,她需要完成大量的前期准备,不停雕琢构图布局、照顾各个角度光线,观察每个模特不断变化的神态。

1999年,《VOGUE》全超模阵容的跨世纪封面

Annie身边的人都知道:Annie想法越来越大、要得越来越多,一开始是道具,后来演变成马戏团动物,甚至一整个乐团都来充当背景布。

Bette Midler,1979

1979年,为了拍摄Bette Midler躺在玫瑰花里的照片,Annie和团队一起把上千支玫瑰逐支剔除花刺。

直到Bette Midler走进来,Annie都还坐在那埋头苦干,Bette Midler见状忍不住说:“她帮我剪掉成千上万的花刺,所以我愿意任她摆布。”

一张图对比展现Annie的强大后期

2007年,她为迪士尼拍摄“Disney Dream Portraits”童话系列。


Beckham扮演屠龙的王子,Scarlett Johansson成了灰姑娘,Beyoncé是爱丽丝,网球名将Roger Federer化身亚瑟王……这几乎是世上任何大导演的电影,都不敢设想的阵容和制作级别。

“Disney Dream Portraits”系列


无论是从故事的丰满程度、后期特效的驾驭能力,还是画面引发的想象空间来看,Annie都是当之为愧的造梦大师。

 放不下的故人和镜头 

Susan Sontag by Peter Hujar

苏珊进入我的生命,又走了,于是工作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关系,拍照成了一种慰藉。
– Annie Leibovitz

时间再往后走些,Annie遇到了一个能鞭策她的人——作家和艺术评论家苏珊·桑塔格。


在外已是大师的Annie这样评价她的模特“苏珊知道怎么拍照,她很自信。对摄影师来说,她根本是抢你的工作。

而苏珊对Annie也很严厉:“你挺好,但你应该更好。”

1993-1994年,Annie和Susan在萨拉热窝期间拍摄的照片

她们一起去往动乱的科索沃、萨拉热窝、卢旺达,在那里Annie抛开既往的风格,尝试更接近苏珊口中“严肃摄影”的纪实照片。

上为1988年,Annie镜头中躺在沙发上的Susan;下为2004年,Annie记录的在西雅图治疗失败后乘机转院的Susan

Annie难得的纪实摄影中,还有一部分是苏珊患癌治疗甚至临终的照片。两人的感情始于1988年,一直到2004年苏珊去世。Annie至今都拒绝用“companion”或“partner”形容苏珊,她认为“friend”更贴切。

Susan和Annie

苏珊走后,Annie仍然做着认识苏珊之前的工作——永不停歇的拍照。

接受采访时她曾说过:“我有机会跨足电影,执导音乐录像带,干这个干那个,但我纹丝不动,这就是坚持。摄影早已不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责任,我一定得拍出好照片。”

Annie 2021年拍的部分新作品

📷

她拍过的许多传奇已不在人世,

72岁的她却从未放下镜头。

祝这位自律又自在的女士生日快乐,

也愿大家从她的人生里,

汲取到忠于自我勇气,

和面对工作的长久热情。

撰文 – Ying
编辑 – Soda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72岁的她还在做着最爱的工作,你呢?

相关推荐: “红豆”王立勇“毁灭史”,他为何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一个人的童年经历过什么,那么在其后的人生中,便会一直试图寻找那种感觉。 歌手红豆的前半生,两次因为猥亵儿童被抓,他的经历,完美诠释了这一点。 少年的红豆,骄傲而自恋。 因为,一帆风顺的生活,让他有自恋的资本。 红豆原名叫王立勇,1968年出生在北京。 那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