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长津湖》想起越战中集体投降的中国军人

  • 新闻

这段时间,因了一部电影,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朝战,聚焦在长津湖战役。

朝战、越战是1949后我们打的两次最大的战争,两次战争都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在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的整整一个月的战斗中,我军将士战死在越南6954人,负伤14800人。

我们向在越南战场上死去的烈士和活着回来的战友表示怀念和敬意。

今天我们不谈我军的胜利,而谈谈在那一场战争中,我军的战俘和投降这一沉重的话题。

42年前,我曾服役过的那支英雄部队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美战争。并且,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又配属广州军区友军一起在广西边境轮战。

在战友们心中,一直深埋着这样一个真实而又沉痛的故事——

1979年3月11日,对越自卫反击战进入尾声,正准备班师回国。广州军区第50军军长张志礼率领所部150师出境,掩护友军撤回国内。在越战场,该师共歼敌3525人,伤敌891人,俘敌50人。

就是撤退时,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事。由于副军长关豁民逞强好胜,贻误撤退战机,导致该师448团二营被越军包围。

在紧急求援下,又由于部署失误,该师仅派出两个连队(一连和八连约250人)增援该营。

在越南高平市以南40余公里处的150师448团二营遭到猛烈攻击。

这是一支刚从柬埔寨调回的越军的精锐部队,配有美式苏式最先进的武器,他们参加过多次战争,而我们则是一些毫无山地丛林作战经验的新兵。

为保存实力,二营营长命令所有官兵占据有利地形,拖住敌人等候大部队增援。

为避免大路被拦截,上级要求绕小路而不走方便行进的大路。

熟悉地形的越军利用小路边上的水田的山道,借着茂密的丛林,发起猛烈炮火,两边夹击,一连伤亡惨重,而八连又中了埋伏。

这一仗下来,我军以兵力悬殊而被击溃。448团542人失散,丢失各种枪械407支。

Image

当八连被死死围困,连长冯增敏、指导员李和平临危召开党支部会议,以投票方式决定是否投降。

此时,只有支委、副连长王立新一人坚决反对。少数服从多数,支部决定放弃抵抗带领全连官兵集体投降。 

而王立新带着十几个战士拼死突围,壮烈牺牲。活下来只剩两人。

这一战斗伤亡惨重,加上其他部队,共有542人失踪。

在整个越南战场,解放军一共才239人被俘,而一连和八连共202个人(包括团参谋长、二营教导员和十多名连排长)全部被俘。占整个越战俘获人数的八成以上。

说到投降,还有一件事,在其他战场,42军坦克团有一辆坦克打得英勇顽强,当其他坦克纷纷被击中时,这辆坦克独冲高平,所向披糜,直到被反坦克地雷炸毁,四名坦克手全部阵亡。

当时部队报请中央军委追授英雄战车光荣称号,还请来八一厂现场拍摄,不料敌军却将这辆坦克中的二炮手拉出来喊话,使该团深感意外。

从此追授一事无人提起。总政还专门下发文件,要求所有部队认真核实真假信息。

以上真实故事解密后,网上史海钩沉出的所用文章,都以“耻辱”或“奇耻大辱”语句进行抨击。

1979年3月16日,中国宣布解放军参战50余万官兵于当天全部撤军回国。历时30天的对越作战结束。

但仍有数百人下落不明使中国军方一直揪心。其中,448团2营8连也在失踪之列。

当有一天,许世友总指挥得知这个连队集体投降的消息,气得脸色铁青。

最终,还是越南人民军通过媒体透露的这一负面消息,军队才在小范围知道了八连失踪的真相

于是,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1951年的朝鲜战场,60军180师在第五次战役被击溃,被俘1万余人,占志愿军战俘总数的三分之一,而在越南战场,150师448团突然溃败,被俘202余人,占全军被俘人员总数的百分之八十。

这真是“朝鲜出了个180,越南出了个150”。但两者有本质区别,180师是在战斗中指挥失误,而150师一个连队的投降。

1979年5月21日 ,在广西凭祥友谊关零公里处举行了中越双方交换战俘。在联合国代表多米尼克.
保梅尔的监督下,中国战俘219人,越南战俘1636人。各自清点核实无误后,各回各的归所。

只见中方被俘人员一过界线,便脱掉越方衣服,扔到地下,或踩踏,或掷向对方,光着膀子扑向战友大哭不已,有的还扑倒在地亲吻祖国的土地。而七名女战俘更为惹眼,她们神态严峻回到战友们中间。 

越南军人也是拥抱,应接人员命令他们扔掉中方物品,由于物质匮乏,即使扔掉后仍又捡起。外国记者纷纷拍下这一瞬间。

对于这一次惨败,而且发生在即将撤军的前夕是需要很好总结的。总结一下遭遇包围和伏击原因有四:

一是我军的情报不够准确,地图勘测的不够精细。

二是我军没有山地和丛林作战经验。

三是由于逞强好胜抢战功造成指挥失误。

四是采取分散突围战术,未能强制突围、固守待援,给越军各个击破有了机会。

然而,胜败乃兵家常事。双方交战,不可能百战百胜。

回过头来再看八连,在被严密围堵的情况下选择投降,是否就是奇耻大辱,不能按旧有的思维,而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中国的战争史上,为了名节和志气,基本选择决一死战。留取丹青照汗青。

两军对垒,被围困之后可能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生,一种是死。

在强调国家利益时,只能毫不犹豫地慷慨赴死。而从人性和人道上看,选择生并非耻辱。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的生是为了今后更好地活。将在外军命有所不授。一个连队最高指挥官完全可以按照他们的意志来决定。况且八连还以民主集中制的方式,召开党支部会集体表决。它不是个人行为。

我以为,战场上的变节,不可与地下斗争中出卖同志的叛变相提并论。叛变以危害他人生命为代价,而战场投降不存在损害他人利益。就是不变节而抵抗,也不能挽回其他人生命。相反,选择投降,还有保存生命的可能。

历史上曾过不少败兵败将,并未遭到羞辱和惩罚。

美国南北战争时,南方统帅李将军战败后向北方军投降,未受其辱,北方军的格兰特将军保证对手将士完好的人格和尊严,还保留贴身武器。

李将军离开时,南方军肃立致敬,目送败将离开,给足了劲敌体面。其后也不搞俘虏示众游行,没有刑罚、没有战犯、不搞清算迫害,更无笔墨丑化。

李将军呢,解甲归田还敦促同仁与敌合作,体现出宽容、包容和开放精神。

一败成名在国军高级将领与共军较量中,也有不少投降的先例,中共也宽大为怀,给足面子,给以出路。

两军交战不杀降者。但对罪大恶极者,也有大刑伺候。

大唐战神李靖大战四十万精兵的萧铣将军,起先萧胜,后来李靖反败为胜,断绝了萧铣的援军而只能投降。

降前,萧将军曾召集大臣征求意见,如果坚守下去,百姓受苦,没必要为一人而大家遭殃,投降为上。可见这一主旨,见其人性的宽厚仁恕。

古时“兴灭国,继绝世”讲的是不赶尽杀绝,给人一定权利,宽则得众才能天下归心。宽容也是爱护感恩,不是你死我活,是共赢共生,不是仇恨报复,这都体现人道人性。

但历史的有的朝代也有残杀的例证,战国的长平之战,秦国对45万败军全部斩首坑杀,可见其残酷和惨烈。

在我们历朝历代的宣教中,基本沿续气节、教化传统,宁战死,不投降。宁死不屈,视死如归。

我亲历过在越战参战前官兵们各自不同的微妙心理,战前动员、表决心、写血书,表面轰轰烈烈,背地里只能在亲近之人面前呈现忐忑与恐惧。

只要是正常人,没有人不留恋人生。

对父母而言,男儿出国远征,一定是“蛮夷不去,吾儿不还”。在洗脑式的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如果听到上战场而降,一定大逆不道,是辱没祖宗和家族。

所以网上一直沉浸一种声音,对越自卫反击战,投降就是奇耻大辱,投降就是贪生怕死,向来遭到谴责。

冯增敏带全连集体投降,人们除了责骂也有很多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冯增敏这样解释:

人性在战争中是很容易体现出来的。因为我当时已经无能为力。这也就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思考。 

八连的投降官兵回国后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全部被清理出部队。

50军两位副军长一个撤职,一个降职。副政委党内警告处分,连长冯增敏以变节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在1985年大裁军,50军番号被撤消,150师消失。

对于这场战争,我们需要痛定思痛,更要全面分析:

我们为什么要牺牲父老乡亲的利益去支持援助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我们的官兵死在我们自己援助白眼狼的枪炮下究竟值不值?

当官兵们光荣牺牲后,老父老母是何等的呼天抢地?

我们参加的这场战争究竟值不值?

当战争过去42年我们需要反思:

同样有着爹妈有着血肉之躯的好男儿,

在决定生死的一刹那,

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选择自己的生?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看了《长津湖》想起越战中集体投降的中国军人

相关推荐: 华尔街日报警告:关注这计划 习近平是来真的!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图:新华社(资料照片) 中国在本月印发了《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该纲要分成十大点,中国欲藉此敦促中国各地政府机关能持续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并在2025年达到全面建设法治政府的目标。前(22)日,《华尔街日报》发布…